沙叻土崩灾民怨救灾慢
盼速修家园恢复生活

灾民抱怨救灾进展缓慢,只用帆布一些帆布覆盖倾泻的泥土和斜坡,其他工程只能等报告出炉。

(沙叻15日讯)沙叻土崩灾民盼雪邦市议会及有关当局,尽快处理崩塌泥堆和清理,同时安排修复家园工程,以便他们能恢复正常家居生活,尽快结束日夜心惊胆跳的日子。受灾居民纷纷表示目前生活如梦魇,寝食难安,尤其是下雨天,听到雷电声更是心跳一百,随时准备逃命。

有些灾民说,住家后院都出现天窗,宵小轻而易举便可进入屋内行窃,内忧外患使他们如热锅上的蚂蚁,心焦如火,但偏偏救灾进展龟速不前。

他们申诉,土崩发生后,有很多单位及人员前巡视,但是没有单位给予明确的方案,而目前土崩部分,只用帆布覆盖,至于何时修复,他们一概不知道。

沙叻土崩埋没一辆轿车及压毁5所民宅,居民清晨逃命。

墙壁龟裂恐土崩恶化

他们也说,由于一些单位的厨房被摧毁,墙壁也龟裂,加上大雨几乎天天都下,担心土崩会进一步恶化。

有的灾民指出,如今屋子变得不像样,房间不能睡,全家只能在客厅当“厅长”,厨房无法煮炊,家里水电中断,让饱受损失的他们,还得天天打包,加重生活负担。

他们希望当局尽快修复家园,以便他们能尽快恢复日常生活。

雷健强(站者)听取灾民意见获取共同意识和协调土崩修复和善后工作,右起为黄添佑及陈泽荣。

雷健强:追究责任非首要先解决灾民困境

领养沙叻雪邦市议员雷健强今午1时和市会房屋发展组官员,在沙叻民众会堂会见灾民,向灾民汇报调查进展和听取灾民意见,以期取得更好的共识和协调修复和善后。

或与两年前炸石有关

雷健强在会上说,两年前的炸石工程极可能是肇因之一,当时炸石行动导致下方的排屋出现震动和裂痕,他即刻喊停有关工程。

“当然也不排除上方双层洋房扩建围墙工程影响土崩的可能性,惟肇因有待调查才能确定。”

他指出,现在不是追究责任归谁的时候,主要还是要如何尽速解决灾民的困境和善后工作。

他也提到,雪邦市议会于2012年曾接到纪观兴针对上方洋房违建的投诉,由于投诉内容没有提及围墙工程,因此市议会相关部门负责人到场巡查时只针对装修工程作出评估。

“因此关于上方洋房是否获取扩建围墙许可准证,还需近一步调查才能下定论。”

厨房被压毁,灾民只好把炊具搬到屋前煮食。

飞速队每日巡灾场确保土崩斜坡安全

雷健强说,飞速队(Pasukan Pantas )每日到灾场巡视3至5次,确保土崩斜坡处于安全状况以保障灾民安全和降低灾难风险;必要时协助灾民紧急疏散到安全处。

他要求市会工程部及地质专家顾问公司到场勘察,只要报告出炉并确定斜坡地质结构适合后续修复,即会给予灾民修复家园。

居民受促耐心等候

“惟目前因连日豪雨,灾场泥土较松散不坚固,因此劝请居民耐心等候当局发出的许可报告才动工。”

他也说,当务之急就是先解决清理土崩遗留的泥土和相关物体,以免造成另一波伤害和减低土崩风险。而下一步工作是在民宅后方斜坡修建约2米高的防崩墙,墙上设有排水沟渠及石头覆盖层。

“清理工作及防崩墙的费用全由市会承担。”

雷健强坦言,他能理解灾民目前生活水深火热,但修复家园的费用不在市会拨款范围内,因此他将向相关的国州议员申请拨款及和要求洋房业主资助,希望能协助减轻灾民的负担。

他也希望州政府能下放特别拨款,帮助灾民解决眼前的生活需求和开销。

由于灾民诸多顾虑,不愿离开家园,因此他促请沙叻民联乡村治安与发展委员会主席陈泽荣及村委随时候命,一旦发生紧急状况,火速到现场支援和协助疏散灾民。

厨房的后墙出现龟裂,灾民终日过得战战兢兢。

村长:盼助修后院灾民不愿接受赔偿

沙叻联邦村长黄添佑表示,灾民要求负责单位尽快清理灾场,让他们能修建破损的厨房,回归正常生活。

“灾民不乐意接受金钱的赔偿,只希望当局说服上方洋房业主或其他援助单位协助修建压毁的后院,还原厨房。

他也说,当务之急是要先买帆布给灾民盖住开天窗的厨房。

好几吨重的危墙悬挂在屋顶上,一旦掉下后果不堪设想。

损失约6万元
——退休人士●纪观兴(73岁)

我家就在角落,厨房毁了,车也没了,还有其他家具等的损坏,损失估计约6万令吉。土崩后,我们一家六口过得提心吊胆,吃睡都不安。

现在暂时把炊具搬到屋前煮食,代步工具压毁了,出门也难。

好多单位和人员来看却没有一个明确的方案,只用了一些帆布覆盖倾泻的泥土和斜坡;什么时候修复后院等相关问题都没有进展。

担心裂墙随时倒
——家庭主妇●陈女士(47岁)

我家在第二间,共有6位成员,我们是在睡梦中经历土崩,幸好后院厨房的墙壁是连到屋顶,缓冲了泥石流的冲击。

厨房后面的墙壁出现明显的龟裂,泥土都堆压在后门和墙外,现在天天都下雨,负责单位又阻止我们动工,厨房不能用,水电也中断,只好天天在外打包用餐,非常麻烦。

目前未见到实际的补救工程,我担心裂墙随时倒塌,把厨房的器具都移到屋前,全家就在客厅打地铺,不敢冒险在房间休息。

犹如精神虐待
——巴刹业者●邹镏再(63岁)

我家是角落算起第四间,一家大小六口人;后院被倒塌的围墙砸了一个大洞,只要下雨我就要“扫”水到停雨为止,一扫就好几个小时,否则就淹入客厅。厨房水电供应中断,洗衣吃饭都不能,天天吃外卖,简直精神虐待。

围墙悬挂半空
——商人●拉贞(40余岁)

我的房屋在第五间,被一道围墙压中,不偏不倚压在我家和隔壁邻居的间隔墙位置,现在这道好几吨重的围墙还悬挂在半空中,随时都会坍塌。

如此情况,叫我们如何能睡得安稳,全家就睡在客厅,一有风吹草动我们就要冲出屋外。在镇里的店铺也因为淹水暂停营业,收入也成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