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行为,祸乱根源/张金发

欧盟有两大棘手问题,除了刚获得妥协的希腊债务问题,另一个便是叙利亚难民问题。尤其是难民潮成为欧盟的软肋,一张小孩扑死在海滩的照片,便震撼全球!

叙利亚是世界古老文明发源地之一,公元7世纪以前,基督教在此盛极一时,同时也是发祥地和传播中心,直到被阿拉伯帝国侵略并被统治。因此,从7世纪至今,叙利亚反而成为回教的温床。

基督教在叙利亚虽然曾经辉煌一时,可是目前基督徒只占总人口的10%,回教徒则约占90%,其中逊尼派又占约70%,什叶派各支派占接近20%。

自1516年叙利亚被鄂图曼帝国并吞之后,不论十字军200年东征的耐力赛过程,基督教会也无法稳固势力。 18世纪又遭法国侵占,直至1946年才正式独立。

叙利亚独立后内战连年

从历史过程看,叙利亚长期饱受宗教战争的苦果,也经过多个帝国王朝的兴衰,却屹立不倒,相信这一个古老国都与民族的生命力是蛮顽强的。可是自独立以来,内战连年,阿以战争中戈兰高地又被以色列占领,令人质疑这个国家在处理政治与宗教问题是否有能力。

2011年,中东地区多国接连爆发“阿拉伯之春运动”后,叙利亚也首当其冲暴发反政府示威活动,政府军镇压,但随后反政府示威活动演变成新的内战因素至今。

根据资料显示,哈里发回教国组织利用叙利亚内战之际陆续占领叙利亚一半以上领土。双方激战导致20多万人死亡,约80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超过400万人逃到国外成为难民,加重各国的维安、财援与人权困扰。

今年,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包括恐怖组织在内如虎添翼,得到土耳其、沙地阿拉伯和卡塔尔加强援助,造成叙利亚政府军在多场战役上节节败退。因此,叙利亚政府向盟友俄罗斯请求出兵援助。

美俄角力中东战乱不己

俄罗斯一直是叙利亚最大的武器供应国,叙利亚也是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唯一重要盟友。自从以美国为首的多国联军于去年中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两国展开空袭以来,回教国等恐怖组织并无多大创伤。

俄罗斯一直担心恐怖分子夺得叙利亚后,便会寻隙入侵俄罗斯。在得到叙利亚政府的同意下,迅速部署,从今年9月30日开始出击,可是却向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展开空袭。虽然与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组成反回教国的联盟,然而同样是隔空喊话,做个样子吧了!

以美国为首的多国联军与俄伊叙联盟都有共同目标,皆有打击回教国极端恐怖分子力量,为何却不能联手抗战呢?实际上,美俄互相角力,各有支持目标与目的才导致中东战乱不已,加上回教国极端分子的唆使威吓,叙利亚内乱又怎会平息?

利用宗教渲染暴力为祸

各国联军只是形式而已,各怀鬼胎,也担忧俄罗斯坐享其成;而俄罗斯也不愿美国魔爪伸入欧洲与中东,尤其在军备、石油、天然气等的相关利益。两大帝国因冲突与矛盾,互扯后腿,又岂会诚心合作打恐,所以回教国狂徒才能游刃有余,支撑至今!

回教国以神权治世观念,排除异教的激烈手段,思维极端保守,行为怪诞偏激,利用宗教渲染血腥暴力,四处为祸,激起全球反恐的目标。可怜长期生长在当地的黎民百姓,因为宗教凌驾政治所造的孽,祸延后代,民主国家理应引以为戒!

有的国家标榜政治民主公正平等,明明是一个多元种族的社会,政经文教各种政策皆偏重单一族群;有法定宗教自由,却排斥异教徒;或千方百计阻挠多元教育发展等等,都是极端行为的表现,依旧发生在现实的社会中。因政客的平庸、短见与自私而祸延后代子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