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与言/杨邦尼

《说文》:“能斋肃事神明者, 在男曰觋,在女曰巫。”巫、觋事神明,或舞,或歌,所以动人而感神。杜甫说:“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一言以蔽之,文学就是“巫言”。

小说家朱天文干脆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巫言》示人,巫不是一般人,是少数,是异类,她站在巫界那边,张看人世,巫言何其恋物,情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