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和竞争塑造了个性/李耀明

马来亚曾经有数个“封闭”竞赛,意味着只有马来亚人才可参加,或局限于马来人、华人或印度族群。

那是上一个时代了。

如今,竞赛已按地区进行,竞争人数越多,地位越高:奥运会高于共运会、世界杯足球高于美洲杯和欧洲杯。就近来说,东南亚运动会的升级是亚洲运动会。

唯一的“封闭”竞赛(必须如此)是局限于残障者的。首要的残奥会,起源于1948年夏季奥运会。

我认为是愚昧

刘蝶广场灾难后,有人考虑专属马来人营运的数码零售商场,我真的以为只是喧哗反应。那时是7月。

上周一,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有“抵制华商”恶名)在吉隆坡玛拉总部为玛拉数码广场开幕。第一个考虑专属营运的就是沙比里。他希望消费者由各族组成,站在消费者的角度不分肤色。

他强调,玛拉数码无意与其他商场竞争。更多是为无法在其他商场营运或面临高租金的马来企业家制造新机会。

当然,沙比里一定相信自己为马来数码零售商解决了一个严重的社会和经济问题。我却认为是愚昧。

可轻易提出许多严重问题:

·一个商业计划以刘蝶广场为模式,却与其他商场“无意竞争”?商业就是竞争,不是吗?

·马来零售商投诉租金高,就提供低租金或免租金?真的帮助到有抱负的商家吗?这种做法有可持续性吗?

·为“似乎”无法在自由市场竞争的零售商而规划的商场,为何有任何消费者要光顾?

·在最知名商场的大多数摊位可买到所有所需的品牌和产品。结果,竞争环境刺激了表现(否则零售商无法付高租金)。玛拉数码的推动力在哪里?

·如果玛拉数码是美食中心,专属马来人营运的存在理由才可辩护。

做“甘榜冠军”,无论如何都不是荣衔。

听孔子的话吧

REDs帮(我的午餐团)最近聚会时,68岁的吴大喜突然说,成长过程中从未想过自己是华人。现在,几乎每天不断有人提醒他自己是华人。他曾经被激怒,但如今不安减少了。我选择不追问。无论如何,出席的团友似乎都知道为什么。我猜他们已经放弃了。

沙比里的隔离倡议不会有任何持久的正面结果。标准的课本知识:不可排除竞争并建立津贴。幸好,沙扎里未卷入旋涡。

一个想法是:玛拉数码要行得通,必须与刘蝶广场和八打灵Digital Mall等量齐观。

选出两个商场成功的营运商,提供他们与特选马来企业家的50:50合伙。后者必须严格遴选,尤其不能是关键资格为“认识有权力的巫统区部主席”的人。企业家必须有业绩纪录。然后选出没有业绩纪录的潜在企业家名单。认真执行这项导师计划。当然,非马来企业家也会获利,但这肯定是建立好马来企业家基地的更保证成功方式。隐含的制衡,是非马来伙伴要投资有报酬。相信我,这已是充分的保证。

在数十个专属马来人的经济援助计划和组织中,我怀疑有多少遴选委员会有成功的非马来人企业家。老实说,马来职业公务员、专业人士、资深政治家或董事,对成为企业家所需的努力和才智所知有多少?没有那种共鸣、敏锐和“顽强”元素,无论遴选委员会如何真诚或聪明,都会功亏一篑。那对应得的人来说是不公平。国家的努力,必须和施舍分开。

决策者没听过儒家哲学的“授人以鱼,养之一日;教人以渔,食之终生”吗?有所需技能、有意愿和能力扮演导师角色的人很多。

努力和竞争塑造了个性,也塑造了国家。

附笔中国俗话说“富不过三代”。一般解释是,第一代努力赚钱,第二代坐享其成,第三代挥霍殆尽。“不劳而获”的财富就像一个傻子,很快与金钱分开。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