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润岳何显敏
默恋淡如水/马仑

去年8月14日清早,我接到一个噩耗:我的中学校长黄润岳夫人——师母何显敏女士不幸辞世了。

何师母是于8月13日加拿大时间上午10时在当地安息主怀的;她生于1922年,与黄校长同是湖南长沙人,两人相差1岁。黄校长(1921-2005年)辞世约9年后,黄师母以92岁高龄回归主家。 

前年7月间,我编选《龙中文采》73位师生合集时,录用了黄何显敏师的大作〈点点滴滴,都是神的恩典〉;探悉她高中毕业于省立常德中学。1948年9月中旬,随夫婿黄润岳南来马来亚,曾任霹雳州和丰兴中学教师;1953年1月与黄校长服务于龙引中、小学;1964年举家移居马六甲,与黄校长继续任教于培风中学;1974年底举家迁居加拿大渥太华,与4女1男相聚,但仍与马新二地的亲友及学生保持密切联系。 

工于绘画及书法

何师母似乎极少发表作品。她工于绘画及书法;拜读她悼念黄校长的散文时,始敬佩她也能够写一手好文章。请欣赏其大作中〈新居〉中的片段文字: 

“新居宽敞明亮,落地窗对着后园,斜坡上一片丛林,润岳经常坐在厨房的窗旁,欣赏从树隙洒下的斑驳日影。有一天,一只灰色松鼠从右边树下,跑向左边钻进丛林,惊起一大群麻雀,飞到屋檐下一洼水边。有的喝有的拍翅膀打水、有的浮在水面,自得其乐。润岳发现了奇迹般又惊又喜,那种欢欣愉悦的表情像个孩子,深印我脑海中,至今不忘。”

黄师母写得出这么优美的散文;上文是黄校长离世后她写的悼念文字。我想:倘非她相夫子生活太忙的话,让她勤写它数十篇,谁不认同她是位了得的女作家? 

黄润岳校长是多产的名作家,我不必在此再推荐他宏富的著作。我偏爱他的〈熬煎篇〉,追读他与何师母恋爱的过程,但无狂恋的描述;在自然发展中,他俩“默恋淡如水”。比如,他在〈相片风波〉里头写道:“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认识了显敏。她的两个哥哥显溢和显重,都是政大的同学。她原是要来重庆大学的。因为由湘入渝的路上,碰上了胜利,就误了行程,到重庆已是10月。大学的考期早已过了,显重便介绍她暂时在联合征信所工作。我们的宿舍相距不远……我和显溢很熟,和显重更好。显重好动,常来重庆。我和他们兄妹有时去看戏,有时去跳舞,愈玩愈亲密。遇着胜利大厦有舞会,或是电影院有好影片,间或我也约显敏一齐去。慢慢地,我们算是谈得来的了。晚上她有空,我们去逛地摊。……”“几个月来,我和显敏一道玩,一道吃,一道散步,一道谈天,可从没有卿卿我我的,更说不上谈情说爱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