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家债抑制私人消费/白文春

2008年美国次级房贷风暴掀起的全球金融海啸,迫使国家银行于2009年2月24日,将隔夜政策利率从2006年的3.5%,大幅度削减至2%的历史新低。 

随着大马经济复苏及恢复信心,偏低的借贷成本,加上政府促进消费开支及鼓吹居者有其屋的各项措施,推高了国内家庭贷款,导致家债大幅走高。

结果,家债增长率从2009年的11%, 于2010年激增至15%,虽然2011至12年期间稍微放缓,但13至14%的双位数增幅仍是偏高。

家债的飙升引起国行的关注,并于2012至13年祭出宏观的严谨放贷措施来严控家债问题。

自2010年展开的各项信贷管制措施下,银行领域的家债增长已逐步放缓。

但这些努力未见效,政府于是于2014年再推出其他措施来打压产业投机活动,并让房产价格冷却下来。

这些措施如今开始收效,家债增长率已于去年放缓至10%,接着再于今年首8个月进一步放缓至8%。

由于家债增幅远超经济增长率,我国家债率已从2008年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 60%比重,于2013年杪飙升至84%,接着再于2014年杪继续攀高至87%,然后于今年8月进一步扬升至88%。

银行领域高占家债81%比重,其余19%来自非银行债权人。

在自2010年展开的各项信贷管制措施下,银行领域的家债增长率已逐步放缓,从2010年的13%顶峰,于今年首8个月放缓至5%

这主要是因为非房屋相关的家债放缓,其增长率从2010年14%,于去年减半至7%,接着于今年首10个月再大幅减缓至区区2%。

有关非房屋相关家庭债务,包括汽车贷款、个人贷款、信用卡债 及购买耐用消费品的贷款。

房贷需求高涨5年保持双位增长

此外,配合政府促进居者有其屋的政策,银行领域大部分的家庭贷款是发放予产业市场。

国人急于购屋子自居、购屋作为抗通胀的保值工具,以及轻易取得房贷,造成房贷需求激增。

房贷需求看来也随着房价持续高涨,促使房贷 在2010至2014年的过去5年内保持双位数的强劲增长率,平均每年增长13%,而银行领一般需费时两三年来发放一年内批准的贷款。

结果,住宅产业房贷在我国家庭贷款总额所占比重,从2007年的49%,于2015年扬升至53%。

非银行领域家债飙升

过去两年增长率放缓至约10%后,非银行领域发放的贷款出乎意料的于今年首8个月强劲反弹至20%。

2013年之前,相比银行领域,非银行领域面对的管制较为宽松,因此可采取激进的放贷手法提供放贷。

然而,当国行2013年进一步紧缩房贷政策时,也在2013年金融服务法令下,进一步扩大管制由另一当局所监管的所有信贷合作社,以及两家大型零售信贷业者。

因此,我对 今年首8个月内,非银行领域家债飙升感到吃惊,这显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关信贷业者已找到其他门路继续加强放贷。这也显示,当局或需要采取额外措施,抑制非银行领域家债飙升的问题。

整体而言,尽管国人家债仍居高不下,但家庭贷款增长已有所减缓,显示情势目前暂时受控。

虽然家债处于偏高水平,现阶段预料不会造成太大问题,但由于家庭进一步举债的能力受限,预料它将令私人消费增长受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