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安何在(2):以物易物平衡发展

农业是国家生存的根本,我国农业发展最吊诡的政策却是“农夫没有土地”,成为农业发展最大败笔和阻力;矛盾的是,农业发展也是全球暖化的肇因之一,排放的温室气体比汽车、卡车、火车和飞机全部加起来还多。一般以为,增加农耕地就能缓解粮食危机。事实并没这么简单,粮食危机所涉及的问题,比人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和棘手。 

巴西是全世界大豆生产供应最多的国家,国家将大量的雨林面积砍伐,种植经济效益较高的农作物。然而,国内多数民众仍深受饥荒和粮食不足的危机所扰。由此反映,巴西的粮食生产运作模式转变,非但没有改善日益严重的饥荒问题,政府未善尽对雨林面积的保护,却造成另一个更大的问题——对永续生态环境极其威胁的破坏。 

巴西只是全球的其中一例。许多国家的农业种植,总是脱离不了经济效益的考量,即使农夫本身,也以经济利益为种植物的首要考量——咖啡市场价高,农夫则竞相种植咖啡,其他任何农作种植也是同样的情况。 

以物易物存有风险

在应对粮食危机方面,各国政府深知农业发展是根本之道,但却面对不同的环境因素和人为问题,最重要的是,必须平衡发展农业与环境保护,才能确保永续未来。 

为了确保粮食供应,各国纷纷与粮食出产国签订密约,比如乌克兰和利比亚签约,划定10万英亩的土地,为北非国家种植燕麦;埃及和叙利亚也签署以物易物的协定,埃及提供叙利亚稻米,交换叙利亚的燕麦。 

中东和北非人口不断增加,直接影响饮用水,专家估计到2050年,中东地区每人的饮用水将只剩下现在的一半,在“把水留给人喝”还是“用来种农作物确保粮供”之间难以抉择,自己在当地种植农作物,成本太贵,比如东非的吉布地,用太阳能暖房种稻,地面水灌溉,海水冷却,种出号称世上最贵的米,完全不符合经济效益。因此该国采用两种方式,一是进口粮食,完全不种,一是到其他国家种植,比如沙地阿拉伯到巴基斯坦和苏丹去种植,收成后在运回国。

埃及原本另有策划,在撒哈拉沙漠的绿洲开垦良田,并在1997年开始开垦,希望能种出50万英亩的良田,结果只开出3万英亩,而且没人愿意移居该处。 

就算要跟其他国家购买粮食,也有不少风险。首先是主要的粮食比如稻米、燕麦和黄豆,主要出口国如阿根廷、越南及俄罗斯等,都在限制出口,引起各国关切,竞相签约,希望先保住自己的粮食供应。可以想见,这样的谈判利益必然归卖方市场,所以俄国、乌克兰、哈萨克等国在粮食 的占有率不断上升,而且价钱很硬,没有任何折扣,遑论讨价还价的余地。其次,一旦签约国之间其中一方发生内乱或外战,必然先保住自家粮仓,任何的签约都将失效。以目前的国际局势来看,专家对未来可能发生“粮食战争”的担心并非毫无来由。 

紧急白米储备计划

亚洲国家也在加紧行动。早在2008年,泰国就表示将和寮国、缅甸、柬埔寨及越南共同成立“稻米轮出国组织”,与此同时,东盟10国的贸易部长也同意在东盟之下设立“东盟紧急白米储备计划”,因应区域内可能发生的粮食危机。“稻米轮出国组织”的实际成效,专家各有不同意见,因为这类组织若要成功运作,必须靠彼此间的互相信任,如果稻米价格升高后,有国家私下偷卖,那有关组织就失去其功能。另有人指出,稻米的收成和石油的开采不同,稻米产量难以控制,要想让这个组织发挥和石油输出国组织一样的影响力,并非易事。 

近年还出现备受关注的“新圈地运动”,即到别的国家麦买地,开采能源与矿产,最主要目的是生产粮食或种植可转化成生物能源的作物,网站Land Matrix是目前记录和分析这类跨国土地交易的最大档案库。 

根据该网站的报告,目前全球用于跨国交易的土地,已有半个西欧的面积,买家以韩国、印度、中国和沙地阿拉伯等粮食问题特别严重的国家,最大卖家则是印尼、刚果和柬埔寨等几个国家。 

逾60亿美元投资农业

从宏观层面来看,粮食危机间接引起农业资金流动和商机。联合国呼吁富有国家增加对贫穷国家的帮助,要在国际合作伙伴的支持下,增加对农业的公共投资,并提供有利的环境,让外国人愿意投资农业。与此同时,世界行业也推动一系列的救助计划,特别拨款12亿美元“快速反应经费”资助贫穷国家买种子、肥料、灌溉及学校午餐。截至2009年,资助金额已达60亿美元。 

另外,当澳洲科学家在研究用水较少的耕作方式,亚洲区域的科学家则研究在早上天气较凉时开花、结实更为丰硕的新稻种。这些分头进行的科研工作,对农业的进步和国家及国力的消长,都有长远的影响。 

不是所有的地都能种稻,但可以发展房产的地绝对很多,为何一定要利用青葱稻田的景色,为房产披上黄金甲?

我国最大的蔬果生产地金马仑,除了土地和外劳问题,也面对过度开垦而导致生态失衡及土崩等问题。

大马 >>>>>>>>>>> 农业发展欠缺机制

我国政府在农业发展方面,有何对策? 

话说得好听,也道理十足——许多国家如美国、俄罗斯、澳洲、纽西兰和日本,都是农业强国,美国人虽鲜少吃米,却是全球第五大的白米出口国;农业强国可控制粮食供应,除了确保人民不会饿肚子,也能捍卫食物主权;有人认为农业是畜牧、肮脏及老人家从事的行业,如今农业已摇身变成很酷的行业,可以创造财富。 

但实际上,我国的农业政策,非但没有长远打算,还背道而驰,虽表现重视,却欠缺实际而有效的行动和政策。 

提升农产品生产率

我国农业自1970年代转型发展工业以后,农业发展脚步就停滞不前,直到1997年金融风暴之后,政府才重新看重农业的经济角色,并在2008年将农业列为国家关键经济领域(NKEA)的主要发展项目。 

为实现农民、渔民及畜牧业者晋升高收入群,我国农业的未来发展将着重于现代化和机械化,包括创新研发及采用现代化措施,将粮食次领域转型为高收入且持续性的行业。政府的目标是畜牧、渔业、蔬果和稻米种植等行业实现5.4%的年增长率,在应付2020年国内达到1480万吨粮食需求的同事,也能提高务农者的收入,以及提升供给自足率偏低的农产品生产率。 

在第11大马计划下,我国农业将继续以2011至2020年国家粮食政策(NAP)的愿景和目标为主,包括提供营养且可负担的粮食需求,以及确保供给源源不绝的原材料给资源领域。此外,政府也将根据农业领域的种种挑战,比如气候变化、欠缺完善的行销机制、成本上涨等等,策划及实施针对性的改革,将传统农业转型为商务农业,在应对粮食供需问题的同时,兼顾农业经济发展。 

但是 ,我国农业发展最大的人为问题是——农夫没有农地,等于万丈高楼无地基。 

发展房地产牺牲稻田

人口持续增加,耕地面积非但没有增长,反而随着环境的恶化而缩减,那是全球情况,而在我国,耕地减少的另一原因,却是用于经济发展,最显而易见的就是房地产“吃”掉了我国最主要的粮仓——稻田。 

最不可思议的是,我国虽有上万公顷的农耕地,但超过60%的农夫不获土地权,只能长期向政府或地主租用,其中又以菜农为最,从二十多年前就已多次提成备忘录,要求政府关注农夫没有农地的问题,同时要求政府直接分发土地给种植者,而非将土地权发给大集团,再转租给农夫。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或地主有权随时收回土地另作用途,导致农夫不敢投资农耕技术发展,也造成我国的农业技术发展总是“慢三拍”,市场开拓和粮食产量也无明显进展,反而进口粮食数据上升。 

进口粮数据激增3倍 

根据资料,从2003年至2012年,我国在10年间的粮食进口量达2218亿令吉,平均每年进口量约221亿令吉!1998年经济风暴时期的数据则显示,我国粮食进口量为100亿令吉,2010粮食进口粮已达300亿令吉,数据提高3倍! 

进口粮食导致资金流失,影响经济成长,最大的隐忧是过度依赖进口粮食,等于让人掐着脖子求生,潜藏随时断粮的危机。 

农地问题并不难解决,难的是政府的意愿和执行力。讽刺的是,当农夫哀求土地而不果,却有不少农地拥有人任由土地荒废或作为其他用途。 

养燕业大好时,人居及燕屋林立,稻田“残缺不全”。

国家的强大不是仅靠军事装备,粮食才是国家的“武器”,甚至可以控制整个市场的供应链。——现任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沙伯里

明日:

打着“解决粮食危机”旗帜而研发的基因改造食品,引起无休止的争议,反对者视之为洪水猛兽,科学家及食品业内人士则另有说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