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假期特别多/南洋社论

雪兰莪州足球队星期六在2015年马来西亚杯决赛中以2比0打败吉打队赢得冠军,雪州政府宣布星期一(14日)为特别假期。

特别假期特别多,有人欢喜有人愁,雪州内打工族一连三天假期,相信都会喜上眉梢,但马来西亚雇主联合会就眉头深锁,生产严重受到影响,企业界营运成本也加重。

打赢一场足球赛,放特别假庆祝,这种事例在我国已不是第一遭,正如大马雇主联合会所言,毫无预警的“特别公假”,不只严重影响生产流程,还加重企业界运营成本。雇主星期一若让员工上班,就必须付给双薪。如果让员工休假,可能造成生产线的延误。

企业界处在经济前景不明朗及竞争越来越剧烈的时刻,必须确保生产流程精准估算,这类突如其来的”变化球,将会影响工商企业界的营运。 

特别假期究竟有何意义,是值得大家探讨的课题。政府应该是配合非常重大事件才宣布特别假期,让人民同申庆祝其特别意义。

但从近年年一些球类比赛夺冠而宣布州属享有特别假期,虽然这是州政府的权限,但国家或一个州属因一个小小的足球杯赛宣布特别假期,是否太过轻率的决定,这种影响工商业活动的举措是否是明智与适当?

如果马来西亚能夺得世界杯或奥运会足球金牌,放假庆祝就足以彰显其重大和历史性的意义。

但看2012年7月22日,登州队在马运会中第二次夺得全场总冠军和2012年10月21日,吉兰丹“红战士”足球队闯入大马杯大决赛的这两个例子,两州政府宣布特别假期,除了予人笑柄之外,实际上根本没有意义。

说起足球运动,马来西亚曾是东南亚数一数二的强国,早年默迪卡杯足球赛曾是本区域最负盛名的一大盛会,东南亚各国强旅及中日韩甚至西亚国家如伊拉克而到南美洲著名球会也派队前来角逐,但这项赛事发展到今天,默杯已经变成是真正默默无闻的默杯了。

1970至80年代是大马足球运动的辉煌时期,1962年及1974年两夺亚运会铜牌;1972年代表亚洲打进奥运会;并且获得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1994年,大马足球坛发生大规模的打假球事件后,足球运动从此不断下滑,一蹶不振。今年9月3日,大马国家队在世界杯入选赛A组比赛中作客阿布扎比,竟然以0比10惨败给阿联酋,写下史上最大的耻辱,饱受各方的批评。

国家足球队水平江河日下,外战常遭羞辱得不成队形已是国人汗颜不已的丑事,但一州之队夺得国内的一个赛事冠军却要特别假期庆祝,真是令人啼笑皆非的讽刺。

政府是管理国州大事,凡事必须从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的角度考量,绝不可一时之快而令百姓无所适从。体育活动而宣布特别假期的事例已经发生多次,如果这种风气不加以遏制,将来难保不会出现更多可能更令人无法认同的特别假期。

大马能的口号,原来就是这么特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