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黄舒彦

今日下午时分,天气格外爽朗,我忍不住想到外头去溜达溜达。打开铁闸,邻居大婶正打理着花草,听见有声便往我这处瞧。她的眼神在与我相对的那一刻闪缩了一下,虽然是0.001秒发生的事,但是我很肯定,她在一瞬间避开了我。我知道她肯定是故意的!因此,我特意朝她露了一个微笑以示招呼。她越是躲着我越是不让她躲,我逼着她与我交流。

在她也同样回我一笑时,我知道她正与我做戏,她不是真诚地想与我打招呼,她只想打发我,她只想逃离我。我不理她,朝外走去。

家里缺洗头液、洗澡肥皂,因此决定顺道去附近的小超市买。车子在交通灯处停下,隔壁列了几辆摩哆车,骑士戴着头盔把一大半的脸遮住了。我随意地看着前方,一顶火红色的铁盔骑士吸引了我。他穿着GIVI大衣,踩着夹脚鞋,一只脚随意地撑着地面。我知道他刚刚转身搔背的那个动作是假动作,我看见他的头明明是朝着我看。我看得真真切切,他肯定是厌恶的,不然为什么他要慌张转回身子。我知道我没看错,即使那个脸被头盔遮了一大片,我依然感受到那道眼神。

交通灯转绿以后我马上踏油走了。我知道他们为什么那样看我,我肯定是因为那件事。我顾不着脑袋浑乱,只想马上到达小超市,买了东西就回家。出门前的好心情因为他们而被打散了。停好车子以后,我拔腿跑到日用区,随手抓起洗头液、洗澡肥皂就往付钱的柜台走去。殊不知,等着付钱的人排了一条龙。我无奈地贴着尾端的人龙,低着头,脚尖贴脚跟地跟着往前趋。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他们以为我低着头就不会发现吗?那热辣辣的眼神几乎要把我的T衫射得一个洞一个洞的,还想我没发现他们揪着我看吗?

好不容易终于轮到我了,我将抓在手中的钱一股脑地往前递。又来了又来了又来了,我知道收银的柜台小姐那道眼神背后的意思,我也发现了她笑容下所隐藏的鄙恶。我恨不得抓起她的脸狠狠地刮,也不让她虚伪地朝着我笑。我知道她是在笑我,我知道那些人都在看我的笑话。我委屈极了,忍住一肚子的怒气及悲伤,我向她展露了前所未有的温暖笑容。我希冀从她脸上找到一丝丝的错愕。没有!想来她也是有备而来的。

拿了我那一袋物品后,我飞似地冲到车子,打开车门,把自己塞进那个狭小的空间。虽然隔着的是透明玻璃,但也足以让我心安。车子慢慢地驱向家的方向,心也因此慢慢地沉静下来。终于,到家了。我翻着家钥匙,要把前面的阻碍物打开,我急切地听见了家的呼唤。一个不稳,钥匙掉了。邻居大婶刚巧出来扔垃圾,我想她是故意的吧。故意来看我有多狼狈。我不顾她朝我点头,捡起钥匙打开锁后就躲进了屋里。我随意地将物品搁在桌上后便躲进了被窝。

久到我都忘了时间,直到母亲进来。母亲将一样东西搁在床头后说:“这是我在药剂房买的,他们说除痘痘最有效了,你试一下。”我心想,我再也不要出门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