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历封面为饵 不法徒频游说
诱嫩模拍裸照

李小姐(前排左起)向张天赐、吴小姐、郭朴进讲述本身被骗经历,后排左起为陈源垄、周小姐、吴致磊及阿兹祖。

(吉隆坡14日讯)熟悉模特儿业界的不法集团,冒用著名模特儿公司信函以拍照年历封面工作为饵,诱骗多位自由业年轻女模拍裸照。该不法集团声称要聘请年轻女模拍摄年历封面的女性内衣照片,在与女模接洽时要求她们传上个人照、内衣照甚至是裸照。

由于嫌犯很了解模特儿行业,对话用词也非常专业,因此受害女模怀疑嫌犯是同行。

遭冒名的模特儿公司及被骗的嫩模除了报警,他们也今天通过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召开记者会警惕同行,并呼吁更多受骗者现身,协助调查。

对方要求传送裸照

遭骗拍下裸照的嫩模李小姐(17岁,高中生)说,本月3日晚上,她收到一名自称“艾妮姐”的WhatsApp手机应用程式短讯,获悉有一份优渥酬劳的模特儿拍摄工作,因而联络短讯资料上的一名自由摄影师。

她说,该名自称是“艾米”(Amy)的自由摄影师,随后通过WhatsApp联络自己,对方开始是要求传送不同角度的脸部及身形照片,并指她已获得该份工作。

“我们定下12月6日,在隆市一间酒店进行拍摄工作,但接下来数天,‘艾米’先后要求我传送身穿内衣裤、G string裤(T字裤)及全裸照给对方。”

忧裸照遭有心人利用

李小姐说,一开始自己对传送全裸照有所顾忌,但“艾米”随后传给她一间著名模特儿公司的确认信,信上阐明该公司将于拍摄日期安排另4名模特儿到场,她没有怀疑就传送了4张裸照给对方。

“艾米直到拍摄日期当天,仍要求我传多几张全裸照,但我没依据指示,直接去到进行拍摄的酒店,被酒店方告知并无此拍摄工作。”

李小姐说,她与其他到场的自由业模特儿及模特儿公司代表获悉被骗后,担忧裸照可能已遭有心人利用,因而报警。

凭经验判断有问题另一模特儿没被骗

一名有6年模特儿经验的吴小姐(23岁)同样遇上“艾米”要求她传送裸照,凭经验判断该拍摄工作有问题,才没有被骗。

她说,与李小姐的经历大致相同,但“艾米”在要求她传送裸照时,她便开始与对方理论。

“我们(模特儿)的职业操守有规定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因此一听到要拍裸照,就觉得有问题了。”

吴小姐说,对方一开始还传送其他模特儿的裸照及模特儿公司确认信给她,还软硬兼施指要她拍下照片,她向该模特儿公司确认后,才揭穿不法分子的谎言。

吴小姐指她本身也接获不法集团传送的裸照,要她拍类似的照片,以获取拍摄工作。

今年接4宗投报

张天赐说,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去年共接获2宗模特儿被骗拍裸照的投报,今年包括李小姐在内则是4宗,另3名受害者因有要事,无法出席记者会。

他呼吁其他受害者现身向他投报。

马华法律顾问郭朴进律师说,警方及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目前可援引刑事法典第292条文(公开展示猥亵物)及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233(1)(a)条文调查此案。

大马模特儿及模特儿机构协会副主席阿兹祖说,一般上,模特儿接获任何拍摄工作,都会有一套职业操守规则,该协会的存在就是要保护属下近20个模特儿机构及模特儿行业。

用词专业疑圈内人

由于嫌犯通过WhatsApp跟模特儿公司及自由业嫩模联系时,所用的词汇非常专业,也对模特儿行业相当了解,因此怀疑可能是圈内人。

ML模特儿公司(ML Model)董事陈源隆(32岁)及市场营销代表周小姐(23岁)说,他们也像其他受害事主一样获悉该拍摄工作,并按照对方要求,在拍摄日安排4名模特儿。

周小姐指出,公司还发出一封确认信函给“艾米”,对方也会不定时和她更新拍摄资料,因此一开始并不觉得哪里有问题。

她说,当有其他自由业模特儿询问她是否需要拍摄裸照时,她才察觉有问题,直到拍摄日迟迟不见“艾米”的踪影,才确定被骗。 

疑嫌犯分饰两角

“艾米”及“艾妮姐”是同一人?疑嫌犯一人分饰两角来诈骗!

据受骗事主及模特儿公司判断,“艾米”及“艾妮姐”极可能是嫌犯自导自演的两个分身。

据李小姐和吴小姐透露,她们由始至终不曾与“艾米”及“艾妮姐”使用电话联络,所有有关拍摄工作的资料及照片,都是通过WhatsApp进行。

吴小姐说,曾多次拨电给“艾米”,但对方总是诸多拖延,以身处地区很嘈杂、不便接电话等理由拒绝通话,因此无法获知对方身分,包括对方是男或女都不清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