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基建:减缓塞车
公交导向城市舒适干净

吴政平(右)与何华武(中)欢迎赛哈密为中国高速铁路展暨技术研讨会主持开幕,并互相握手问好。

(吉隆坡14日讯)国家基建公司总执行长拿督阿兹米指出,“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发展模式(TOD)将有助于创造一个更干净的环境和生活方式,因这将减少人们花费在交通阻塞上的时间。

他说,所谓的“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发展模式是在以公共交通为主轴,周围会因此而随之发展起来,设有商业、住宅、休闲等,以期能创造更持续的发展城市,同时也能加强城市与城市之间以公共交通作为衔接的方式。

“吉隆坡中环车站就是其中一个TOD 的例子,它是意外的成了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发展,因为在中环车站成立初期,这只是一个车站,但如今四周已有商业大厦和住宅大楼的林立,而且也是多种公共交通工具集中的地方。”

他也说,作为隆新高铁中,吉隆坡终站的“马来西亚城”也将会以这种模式来发展,该公司也将会探讨可提供的巴士服务,以及如何与其他轻快铁路线衔接。

阿兹米今日是主讲“衔接=大众的舒适”时,这么说。

他强调,衔接十分重要,因能确保社会、经济和其他方面的可持续发展,而国家基建也一直在努力提高各种公交之间的衔接,包括在梳邦再也将火车站与柯拉娜再也轻快铁的延长路线衔接,以及在USJ 7 站将双威快捷电动巴士与轻快铁路线衔接。

筛选14企业面试

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丹斯里赛哈密透露,共有14家企业受邀就吉隆坡-新加坡高速铁路(隆新高铁)计划发表看法和意见,其中一家为中国铁路财团。

马新两国日前刚完成了隆新高铁信息征询书(RFI)的程序,共有226家企业表示感到兴趣,到截止日期时,共获得98家企业提呈相关信息,经过筛选后,只邀请14家企业前来进行面试,提供看法和意见。

不过,赛哈密指出,目前一切还是言之过早,包括何时开始竞标及竣工的预测,都不适合在现阶段作出任何揣测,因马新双方还在协商。

“现在说什么都太早,也不公平,除非有了定案。”

赛哈密说,一开始马中领导同意兴建隆新高铁时是预计2020年完成,但是经过商讨后因许多问题需要解决,而将完工的时间表推迟至2022年,因此这一切还是有赖马新双方再商讨,直至有所定案后方能公布。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于2013年访问新加坡后宣布,两国同意启动共同建造跨境高铁的计划,并定下在2020年竣工的目标。

不过两国领导人于今年再次举行会谈后,宣布将工程的完工时间推迟至2022年。

80%车厢来自中国

赛哈密早前在致词时指出,中国积极参与我国的铁道建设工作,我国大约有80%的列车车厢都是来自中国,包括吉隆坡至巴东勿刹电动火车、轻快铁等。

他强调,火车、地铁等公共交通不仅是作为衔接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工具,更是能推动经济的发展。

他指出,虽然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学院已经成立,但还未启动,因此他在两周前拜访中国交通大学时,已与对方商讨如何协助该学院皮安排课程内容、培训、技术训练等事宜。

赛哈密(右起)、阿兹米和努依斯迈在参观后中国高速铁路展后,就中国的铁路发展互相交流。

高铁较乘飞机快近倍

根据最新研究,从吉隆坡搭飞机到新加坡总共花费的时间是4.2小时半,搭高铁只是2个小时半!

大马高铁机构(MyHSR Corp)总执行长努依斯迈努依斯迈指出,人们目前可通过4种方式从吉隆坡前往新加坡,分别是乘搭火车、巴士、自驾及乘搭飞机,分别耗时9个半小时、6个半小时、5个小时和4.2个小时。

“乘搭飞机使用的4.2个小时是包括了从吉隆坡前往机场、出境、候机、飞机飞行的时间等,而乘搭高铁前后共耗时2个半小时,包括了从吉隆坡前往高铁站、出境直抵达新加坡的站点。”

他认为,在隆新高铁启用后,过去搭飞机的民众会改为乘搭高铁,不过他相信航空公司有能力去应对乘客减少的问题。

他今日是在“中国高速铁路技术研讨会”主讲“南部走廊的隆新高铁项目”中,这么说。

“我们是在提供多一项选择,如果想要短时间抵达新加坡的,可乘搭高铁,若不可选择其他交通工具。”

布城设站存变数

隆新高铁会否在布城设站点,可能有变数。

我国在去年10月曾公布隆新高铁的7个站点,分别是吉隆坡、布城、芙蓉、爱极乐、麻坡、峇株巴辖和努沙再也,不过大马高铁机构(MyHSR Corp)总执行长努依斯迈指出,布城是否会成为其中一站还是个未知数。

“如果没有在布城设站点,那么下个站点就是芙蓉。”

他强调,在敲定隆新高铁路线上,会着重于4项要素,即90分钟为限(从隆抵新)、最低的建筑和征地成本、本地发展计划以推动未来成长、及最小化的土地处理成本。

努依斯迈也指出,马新双方耗费长时间在隆新高铁项目的规划阶段,旨在降低项目的风险,避免工程延误、成本超资、造成社会及环境的负面影响、高额的维修及运作成本等问题的发生。

他说,隆新高铁项目在第一阶段的可行性研究耗时3年进行,而目前正在处于2A阶段,即商讨合约,包括决定高铁的技术要求、营运模式、管制和安全等问题,预计明年将会进入2B的竞标阶段。

“我们花很长的时间在规划的阶段,就是为了采取所有需要的步骤,以免提高项目的风险。”

他也透露,从研究其他国家落实的高铁项目中发现,高铁的落实并不会对城市造成巨大损失,反之会带动经济发展,或最不济的就是没有带来多大变化。

他举例,日本横滨就是在高铁的推动下发展成为日本最大的生物科技中心;而没有取得多大变化的则有西班牙普埃托利亚诺。

身穿中国铁路制服的服务员一列排开,笑容可掬地介绍在展览会上展示的列车。

中国12万公里铁路冠全球

中国铁路国际公司总工程师朱哲驯说,中国的高铁至2020年将长达12万公里,形成最现代化的铁路网络,傲视全球。

他说,中国高铁客运及货运量年增长10%,并且形成“高铁经济”。

他说,铁路是中国国民经济的大动脉,并表示中国近来年加快对铁路的建设,目前拥有世界先进的高铁技术,安全可靠,它对促进中国经济发展及改善生态环境贡献良多。

朱哲驯今天在“中国高速铁路暨技术研讨会”上主讲“中国高铁特点与隆新高铁技术量身定制的思考”。

他认为,隆新高铁一旦建成,势必带动两国工商活动,并表示在中国多条高铁,诸如北京到上海的高铁除了加强两个城市的联外,更促使当地产业的增值,同时带周遭地区的发展。

“可以说,因为有了现代化的高铁,不同城市与地区的人们能够分享优质源,并在新冒起的经济纽带中,享有更美好的生活。

“何况高铁具有占地少,使用较少资是源的优势,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可获得很高的回酬。”

提供上网及柜台购票

铁总运输局调查中心副主任庄河主讲“高铁运营管理”时说,中国高铁以不同的列车满足不同的需求,同时提供上网购票及服务柜台购票等多样化方式,非常方便。

他表示,中国对高铁有优质管理监控系统,对突发事故及灾害的防控工作也做得非常好。

庄河说,中国高铁持续发展,目前的京广铁路时速350公里,路长达2298公里,为世界最长的铁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