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近雪地/练葵芳

普罗旺斯境内,千年修道院很多,大多数空的,没人住,仅供参观。

最出名的赛南克薰衣草田修道院,占地很广,也只剩下6名修道士,过着简朴隐蔽的生活。你运气好的话,到修道院后方的树林走走,可能可以看到一个衣褛飘飘的老修道士走过,他们是不看人的,也不说话。

还有一座山,海拔1200米处有个榉树林,林里有间千年小教堂,由一名八十几岁的隐士照看。

很偏僻,整座山就这么一间教堂,旁边一栋房子住着个隐士,在普罗旺斯,却是相当出名的,每年秋季,有些人会特地上来看红叶,我们也看过两三次,而冬季,大雪封山时,就非常安静了。

隐士自耕自食

依然有人上山,比如我们这一家,当然我们不是唯一的,还有其他人,车子不能往前开,就用走的,小雪橇载一堆食品用品慢慢拉。带着小孩,雪地难行,小的走不动,也坐小雪橇,让大人做牛做马拉着走,给隐士送东西,怕他饿死。

其实他真的饿不死,给他送粮食的人很多,多到有时他还回礼,送回我们一些蛋糕啊之类,他一个人根本吃不完又很快就会坏掉的食物,免得浪费。

隐士只是孤独,并不可怜。

事实上他虽然八十多岁,因为自耕自食,砍柴过冬,什么事都得自己做,心思又纯净无杂染,他是真正的童颜鹤发,健步如飞,散发一种平静的喜悦感。

冬天的山上,气温总是零下,隐士穿两件毛衣,就走来走去了。

踏雪玩乐

我们挣扎着走到他的家门口,也不需要聊天,没什么好聊的,留下粮食和日用品,就带着孩子走入大雪的榉树林,堆雪人,找个斜坡傻里傻气的爬上去又溜下去。

这游戏的吃力程度不可思议,踩着及膝的雪,每一步都要把脚重新抬很高,什么一步一脚印?一步一个洞啦,很慢很慢,很喘很喘上到高处,发癫似的大叫着,几十秒就溜下来了,又很慢很慢,很喘很喘的往上爬。

好累的游戏。

几乎要靠意志力才玩得下,但孩子很爱,我配合孩子,硬逼着自己学玩,学会欣赏这游戏,不随便说华人很爱说的“自讨苦吃”、“这么辛苦我才不干”、“我才不那么傻”……亲近雪地,与雪地游戏,必须回到孩子的状态。游戏,本来就是没有意义的,越没有意义越能放松。

最有意义是上学和读书对不对?上班赚钱也很有意义,游戏没有意义,幸好没有意义,千万不要有意义,你知道的,一旦要植入意义,它就必须变成竞赛。

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