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安何在(1):揭粮食危机元凶

粮食危机和食品安全,是21世纪攸关人类生存的两大议题。 

人口急速增长、农地缩减、环境污染、气候变化极端,被视为主要元凶。

纪录片《喂不饱的地球·We Feed The World》却在分析及呈现饥饿的地球和难民死亡议题的严重性之余,进一步凸显背后所隐藏的“共犯结构”,点出全球食品产业、滥用资源及分配不均,是大多数国家不愿承认和面对的“祸首”。 

极端气候导致天灾频仍,水灾及旱灾持续不断,成为全球粮食危机的元凶之一。

粮食危机
>>>>>>>>>>>极端气候重挫农业生产

人口增加,农地缩减,气候变化、分配不均、浪费食物——都是粮食危机的元凶。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11月杪表发出警告,干旱、洪水及其他极端气候,在过去30年来日益频繁严重,将提高发展中国家粮食安全威胁,加剧粮食危机。报告指出,从2003年至2013年,极端气候持续恶化,全球自然灾害造成频繁,因此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1.5兆美元(约6.3兆令吉),超过澳洲一整年的国家生产总值,农业受创尤甚,损失等同于3.33亿公吨的谷物、豆类、肉、奶和其他大宗商品。 

水灾旱灾严重歉收

每次灾害发生,发展中国家人民可获得的热量吸收平均减少7%,亚洲在农畜产品上的损失最大,价值高达480亿美元,占农畜产品总产量的2%,非洲受损的多是其他相关类别,价值140亿美元,占整体产量的6%!

相较于1980年代,自然灾害几率几乎多了两倍,对于打击饥饿和贫穷形成巨大阻力。全球148个国家因此在12月的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承诺,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在2030年前降低温室气体的排放量,但这样的共识,并不足以将全球气温的升幅,限制在工业革命前的摄氏2度。

世界粮食计划署及联合国粮农组织综合资料则指出,埃尔尼诺现象(俗称圣婴现象)日趋严重,今年更持续不止,成为史上记录最强,影响全球各洲,加剧粮食危机。

中美洲的洪都拉斯、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和尼加拉瓜的降雨量低于平均值,农作物歉收,联合国指大约230万人因此需要粮食援助;巴布新几内亚发生1997年以来最严重旱灾,导致农作物歉收;东南亚的印尼旱季持久,造成10月至11月间林火在列岛狂烧;马拉维超过280万人在未来的几个月,由于严重的水灾和旱灾,将面临粮食危机;埃塞尔比亚发生10年内最严重的旱灾,农作物大量死亡,严重歉收,大约820万人需要粮食援助! 

燃油涨价成本上扬

摊开世界粮食危机地图,多数分布在亚洲、非洲及中南美洲国家,其中中亚及西非区域国家情况最严重。这些国家的共同性包括土地贫瘠、气候干燥、水资源较为缺乏、经济状况不佳及污染问题等等。 

因人为温室气体排放造成的全球气温升高,导致极端气候活动变得更加频繁,重挫农业生产,导致粮食危机日趋严重,粮价飙升是必然的结果。原因在于,气候变迁导致粮食供需失调,能源危机导致许多粮食被拿去生产生质燃油,燃油涨价造成食物成本上扬。由此显示,粮食、水、气候、石油,每一环,每一节,都息息相关。 

虽然温度上升对北方的加拿大及俄罗斯稻米种植有利,但不可能将这些稻米运到赤道附近,去喂饱非洲的贫穷国,因为路途太远,不切实际,只会加剧碳排放和粮食供应成本上升。资料显示,90%的稻米都是在种植地就消费掉了,过去25年,全球稻米的消费大于生产,若再加上囤积,问题更加严重。 

温室效应威胁稻米种植

气候和环境变迁,也改变了农业种植的面貌。在澳洲,原本生产水稻的地方,变成了葡萄园或燕麦种植地,科学家开始研究减少用水的耕作方式,但农民已将水权卖给葡萄园,所以澳洲的稻米生产,减少了三分之一,严重冲击澳洲的粮食供给。 

温室效应严重,造成海平面上升,影响到种植稻米的三角洲,缅甸就是其中之一,水稻面临海平面上升导致洪涝的威胁。原本每年输出60万吨稻米到孟加拉和斯里兰卡,却因天灾而减产,导致几个国家的粮食供给出现问题。 

另外,中东地区的饮用水,到2050年将剩下一半,所以必须决定是要留给人喝,还是拿来种农作物,成了一项争议。 

不要以为,任何全球问题都有联合国和各种国际组织负责和支援,再大的组织毕竟能力有限,当情况日趋严重,僧多粥少是必然的结果,联合国世界粮农计划署近年就开始出现资金不足的情况,不得不减少部分国家或地区的粮食和相关补助的配给。 

食物安全 
>>>>>>>>>>> 每年42万人死于食物污染

资源匮乏的饥荒迫切,粮食充足的忧心食物安全。在粮食问题面前,大家共求的,都是一份“安心”。 

食物安全,涵盖环境因素所导致的食物污染,以及人为的加工食品和黑心食品。 

世界卫生组织早前你首次发布“食物传播疾病的冲击”报告,每年约有6亿人因吃了遭受污染的食物而生病,造成约42万人死亡,其中三分之一是年轻孩童! 

严重影响生活品质 

这份报告列出31种不同媒介、造成食物受污染及导致数十亿人生病或数年后罹癌等严重疾病。报告指出,全球每年有仅十分之一人因吃下遭细菌、病毒、寄生虫、毒素或化学物质污染的食物而生病,不止造成每年近50万人死亡,透过食物传播的疾病,也对幸存者的生活品质带来严重影响。

该组织食物安全部门主管宫城岛一强调对这项问题掌握确切数字的重要性:“我们至今仍在对抗无形的敌人、无形的鬼魅,希望受量化污染食物带来的影响能有助促使各国大力提升食物安全。” 

问题是环环相扣的,人口越来越多,粮供开始紧张,为降低成本和加速生产,非法滥伐及开发土地、滥用农药、消除虫害,接着研发基因改造,增加粮食产量,应付燃眉之急,再有生产方为降低成本而违反守则,食物安全问题层出不穷。 

食品安全事件,时不时成为媒体焦点,每每揭露,则全球恐慌,搞得人心惶惶、草木皆兵,对食品工业的信心一再受重挫。加工食品对人体健康所造成的影响,更是21世纪的热议话题。尽管一再提醒和警告,但情况却令人愈加担忧,全球食品安全系统的新威胁不断涌现,从种植地的污染到食品生产链、销售和消费市场,无一不存在“良心”与“黑心”的挣扎。 

平均分仅约49.3分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依据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银行等权威机构的官方数据综合得出的“2015年全球食品安全指数”报告显示,109个被评估的国家平均分仅约49.3分,美国以89.0分位居第一,新加坡和爱尔兰以88.2分及85.4分位列第二和第三,中国以64.2分排名第42位,排在其后的分别是南非(64.5分)及俄罗斯(63.8分)。 

这份调查报告是以食品价格承受力、食品供应能力、质量安全保障能力等3个主要方面为指标。但是,尽管美国的食品安全排名第一,却也是全球基因改造食品的龙头,引起不少反弹和长期争议,人们所要求的“食品安全”,远不止是上述几项指标,最重要的是对人体健康的长期影响。 

明日:农业是国家生存的根本,但我国农业发展最吊诡的政策却是“农夫没有土地”,成为农业发展最大败笔和阻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