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与政治/陈嵩杰

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殿下一声令下,柔佛明年成为全马首个禁电子烟的州属,这起史无前例的宣布,一般舆论都叫好,但也有议论认为这是王室立下,变相干预政府行政权的不良先例。

这个课题也触及王权,是否应当针对民生,甚至在牵连政治的争议上,有发言权的核心问题,以及君主立宪下的王室,在涉及人民权益问题上,是否应该只须保持中立,就可被视之为有典范的君主立宪制。

担心干预立法程序

维护苏丹体制也是巫统创党的主要斗争之一,苏丹王室制在政治上是一道不可逾越的界线,过去霹雳州政权变天,以及雪州委任大臣事件,都说明了这一点,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因此,即使苏丹表面不必参与政府决策和行政权利,但王室拥有的影响力,只要愿意发挥影响力,眼前柔佛州政府采取行动,禁止电子烟的措施,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事例。

当然也有论者担心,今天禁电子烟事件例子一开,以后苏丹是否会根据个人的喜好,来干预立法程序;这种担心也不是没有理由,柔州也的确发生改周五为周假,反潮流的事例。

早前,柔州建议通过授予苏丹委任州房屋管理局董事成员的权利,后来在舆论反弹下,柔州政府在法案三读通过前,再修正条文,讽刺的是,敢敢呛声的还是前首相马哈迪,这也算是政治制衡的作用,结果苏丹有行政授权的条文是收回了。

发挥有利民生效应

我再说明这些事例,不只是议论王室应干政,或保持中立的事件,至少我认为王室如能在有利于民生的议题发挥正面的效应,那确是好事,应受到肯定。

只要出发点正确,禁烟是为了全民的利益,适当的“干政”,并起催化作用,这令人不得不佩服,柔州王室勇敢迈出第一步,采取禁烟的激烈措施,打破中央为了讨好选民而不敢禁烟的政治旧框架,并让只为选票的政党政治,起一个警惕的良好示范。

我们必须承认,至少国内的政治现实,往往都是泛政治化,禁电子烟明明无关政治,这是涉及人民健康的大事情,卫生部长已表明政府反对电子烟的立场;但仍有巫统部长玩弄政治,为了讨好选民而唱反调,柔州苏丹“干政”的非常手段,无异让这位部长自己打面,踢到自己设下的铁板,而收敛他这种也是属于“干预”其他部门行为的嚣张态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