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波全球化浪潮
亚洲引领全球贸易趋向

在过去150年,全球贸易活动经历了极大变化,面对两次世界大战和多次全球经济大萧条,贸易格局不断转变。 

从英国工业革命开始,出现全球贸易来往,再到美国崛起主导全球消费趋向,直到如今的全球化来临,全球贸易来往显得越来越紧密。 

展望未来,科技发达会促使全球贸易出现怎样的景象呢? 

汇丰最新出炉的跨时代研究报告《贸易风向》,预计未来35年的全球贸易活动会飙升3倍;而中国引领的亚洲市场,会成为下一波全球化浪潮的主导者,逐渐取代欧美,成为全球贸易重镇。

2050年取代欧美
亚洲称霸全球贸易

回顾过去数百年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全球经历许多大事件如世界大战、地缘政治、人口转移、经济局势等,贸易格局不断更动,也见证了贸易主力国多次“易主”。 

一个不变的现象是,从长期趋势来看,全球贸易额是趋升的;当然,这期间难免会受到战争或经济萧条的打击,而出现短暂的疲弱。 

以历史为鉴,未来的贸易方向和局势,肯定会经历新一轮的大转移,科技进步和人口形势变化,必将催生新的贸易“王者”。

汇丰在《贸易风向》报告,把远在150年前的1865年,到未来35年的2050年,描述为三波标志性的发展浪潮,第一波是1865到1913年,第二波是1950到2007年,第3波是2015到2050年。 

前面两波,首先是由英国的工业革命主导,第二波则是由美国走向繁荣的“黄金时代”开始,两国均成为个别时代的全球贸易领导者。 

而在未来的35年(2015到2050年),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景象?“谁”会成为新一波全球化浪潮的“主角”呢? 

汇丰绘制的第三波全球化浪潮世界贸易地图显示,随着人口形势转变和经济增长,贸易模式将全面转变。 

这份报告是由汇丰工商金融委托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分析和撰写。 

尽管近年的全球贸易活动有所趋弱,但估计目前或只是一个转角,全球贸易在未来几年将进入新一波浪潮,主要由新科技和各区域经济整合所支撑。 

报告指,科技不断进步有助于减少国际贸易障碍、促进文化交流、为创业者及新创公司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以及为“时刻联网(always-on)”的全球经济奠定基础。 

预估在2050年前,全球出口总额将飙升三倍,至高达68.5兆美元(约292兆令吉)。 

这扭转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放缓趋势,未来十年全球贸易额年增速料会在5%左右,高于自2011年以来的3%平均增速。 

瞄准中产消费市场

在未来的35年内,将会有30亿人跻身中产阶层,其中大部份将来自新兴市场,全球贸易活动将更集中在这些市场。 

汇丰环球贸易及融资业务管理主管斯托特达(Stuart Tait)称:“全球人口将继续增长,这意味将有更多人消费更多商品。”

企业也将能够采取新的科技来降低成本,同时,政府将降低贸易门槛。 

根据报告,全球贸易下一阶段发展的四大驱动力,为目前及未来的商业领袖带来机会:分别为持续工业化进程;运输物流成本大幅下降;贸易政策进一步开放;以及企业营运模式更趋灵活。 

全球贸易未来四大驱动力
●持续工业化进程

 

在18世纪的工业革命前,大部分人生活在自足自给的环境下,自己种植粮食和缝制所穿的衣服。 

随着工业和制造业增长,有效地推动现代化社会,提升过亿人的生活素质。 

报告指,在下一阶段的工业化时代,将从目前的大规模生产模式,改为大规模质量定制,如3D打印,以及更多成熟的商业运营模式,如反向创新(reverse innovation)。 

企业必须要考虑如何开发相对本土化的产品和服务。 

一些企业采用反向创新的概念,先在新兴市场开发本土化产品,之后再把产品推向发达经济体。 

企业执行员需要考虑如何和在哪里生产产品,并通过优化全球价值链,来符合区域客户需求。 

在发达国家,他们的经济已从生产原料活动,转为制造最终产品。 

●运输物流成本大幅下降

报告也指出,新贸易趋势将趋向于如何提高全球连通性,以及降低运输物流的成本。 

就比如目前的感应器和射频识别装置成本仍相对昂贵,但是随着这类产品更普及化,最终将会降低成本、提高产品运输的安全性,以及降低腐败和浪费。 

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和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倡议,还承诺支持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支出,将会降低区域的运输成本。 

互联网的持续蔓延,以及物联网在未来几年将扩大全球市场规模,这提供企业获得新客户的机会,并以更低成本满足客户的需求。 

感应器和智能产品的普及化,推动互联网增长,提供更快速和更廉价的通讯,以及快速转移资金或付款。

这些功能,可显著降低交易系统的脆弱性。 

根据历史,这种创新将提高贸易活动和降低成本,就比如1840年代发明的电报机,以及1950年的船运集装箱,促使跨国贸易活动更便捷。

●贸易政策进一步开放 

开放市场对每个人都是好事,不只是为未开发市场带来新产品和服务,也提升经济发展和生活质量。 

监管单位应通过自由贸易政策,来推动商业和宏观经济增长。

历史告诉我们,通过降低对出口或进口征税,以及互惠贸易的市场开发政策,可提升该市场的国际竞争和降低交易成本。 

稳定的国际贸易活动,也可显著地推动国家繁荣。

无疑,那些开放国际贸易增长的国家,经济发展肯定比那些封闭的经济体更快速。 

现有的多边和双边贸易洽谈,不只是降低传统的贸易壁垒,如关税和固打额,也可解决各国监管标准不一致的问题。 

●企业营运模式更趋灵活

传统的商业经营模式,将会在未来几十年内转变,如企业将采取更灵活的运营模式。

在未来,大型跨国集团将面对小规模业者的更激烈竞争,微型跨国公司更灵活的网络,可创造本身专有的价值链。 

几十年来,许多企业已经开发出更复杂的组织和经营方式,来服务全球市场。 

大多数企业如今都不只是在本身的国家营运,反而通过全球价值链,分散供应、制造和分销网络。

随着高科技不断增长,未来数年的供应链应变能力和反应能力都会提升。 

这使得能够跟踪产品从生产到存放的过程,以及为产品定制创造新商机。 

保罗斯凯尔顿

亚洲内部贸易更活跃

汇丰亚太区工商金融主管保罗斯凯尔顿(Paul Skelton)表示,贸易对全球经济增长和繁荣的贡献不容小觑,而亚洲走在科技和供应链创新的前列,掌握下一波全球化浪潮先机。 

报告指,大部分亚洲经济体可从成本竞争优势、人口发展优势,以及平均收入增长中受惠。 

该报告按地域划分,至2050年,亚洲占全球贸易的比重,将由目前的约29%,扩大至40%,若加上澳纽等地区,整个亚太地区的比重,将由目前的约33%,提升至46%。 

而此消彼长下,欧洲的比重将由目前的41%,下降至28%,北美的比重则由目前的11%降至9%。 

同时,亚洲内部的贸易活动将持续蓬勃,在全球贸易额的比重将由目前的17%,上升至2050年的27%。 

而欧洲内部的贸易活动,则从占全球贸易额的19%,降低至11%,因欧洲的老龄人口增长降低经济增长动力。 

报告指,中国自2007年起成为全球出口大国,透过领导全球工业生产演变成“世界工厂”,中国则将延续其世界主要出口国的地位。 

中国的贸易额从当年1.43兆美元(约6.1兆令吉),至2015年增加至1.94兆美元(约8.26兆令吉),估计至2050年,将进一步上升至11.75兆美元(约50兆令吉)。 

一带一路亚投行撑中国

报告亦指出,“一带一路”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亚投行)等计划,能够支撑中国基建的发展,让贸易继续增长,同时,中国可借着这些计划,持续扩大其在国际贸易的影响力。 

印度也具有强劲的增长潜力,增长速度可望超越中国。 

报告预测,在2025至2050年,印度商品出口的年增长率平均将达到6%,而中国则略低于5%。 

创新亚洲企业在高科技和高价值市场中崛起。

互联网带动贸易激增

根据报告,中国、印度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将努力保持增长动力,走向生产高增值产品和降低过度依赖出口。 

目前,只有人均收入高的成熟经济体,拥有较为普及化的互联网渗透率(占人口比率超过50%)。 

在2014年,只有18%的印度人口和50%的中国人口,可连接到互联网。 

在2025年,发展中国家的互联网用户,预计将会显著增长,尤其是高速增长的城市地区。 

发展中经济体将可从最新的基础建设和创新技术中受惠。

这促使许多创新亚洲企业,在高科技和高价值市场中崛起,如阿里巴巴、小米、联想、百度、塔塔和Infosys公司。 

中国如今每年花费2000亿美元(约8513亿令吉)在研发活动上,过去十年的开销超过4倍。 

此外,非洲预计将开始拉近该地区与全球市场的收入差距,主要受益于外来投资的增长,以及非洲国际与中国的贸易联系更紧密。 

但是,非洲现阶段仍停留在为亚洲市场提供原料的供应商角色。 

“我们估计到了2050年,一半的非洲出口仍属于原料产品,稍微低于2015年的64%。”

创新亚洲企业在高科技和高价值市场中崛起。

产品需求更个性化

至于成熟的经济体,则面临着较高成本,需设法善用数码技术,转向更高增值的制造模式,以满足全球消费者更高质量和更个性化的产品需求,同时需面对发展中经济体的挑战。 

北美和西欧经济料仅能稍微扩大他们的商品出口,预计在2025年至2050年间的年增率仅为2%。 

这些地区需要提供利好的商业环境,升级本身的基础设施,投资于研发,以及确保拥有足够的技能供应,如软件工程。 

他们还需要克服潜在的阻力,如各方的利益保护主义。 

虽然在成熟市场的经济增长减速,但经济增长动力还是相当显著,如欧元区经济在2020至2050年内,可能每年仅取得略高于1%的增长,但是这仍可在2050年扩大40%的经济规模。

全球贸易回顾
第一波全球化贸易发展浪潮(1865到1913年)

回到1865年,英国当时是全球市场发展的重地,通过工业革命领导全球,在短时间内,该国推动与印度的纺织品贸易、从澳洲进口冷藏食品,以及在欧洲地区开放贸易来往。 

工业化发展推动

在这个浪潮时期,主要驱动力来自物流成本下降和更有利的政策环境,通过工业化发展,提高新制造产品,推动贸易活动。 

在第一波的全球化浪潮下,全球商品贸易的价值增加了5倍,从1865年的670亿美元(约2859亿令吉),增至1913年的3100亿美元(约1.32兆令吉)。 

然而,这段扩张的步伐,被两次世界大战和二十世纪早期的大萧条拖累增长放缓,破坏了数十年的全球化进程。

第二波全球化贸易发展浪潮(1950到2007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球力量进一步转移至西部,同时,美国开始了繁荣的“黄金时代”。 

消费者开始发现来自外国商品的新口味和体验,以及他们对这些产品的需求增加,而创造巨大机会。 

在全新的工业化新形势下,日本和美国出口各类型的产品,如汽车、洗衣机,以及电视等, 

二战后的贸易自由化更活跃,全球各地政府热衷于接受新的合作方式,来取得更大的利益。 

降运输成本突破障碍

同时,贸易的运输成本持续下降,逐步突破出口障碍。

在1970年代的原油危机,导致全球贸易出现短暂放缓,一些亚洲发展中经济体抓住机会,以启动他们的工业化进程,通过出口导向增长,驱动经济扩张。 

到了1990年代,超级全球化的时代诞生,新一代跨国公司充分利用日益相互连接的世界,开发全球供应链。 

这些公司部署了新的操作模式(例如,平台基础,合作模式),成为这段时期的主要增长推动力。 

然而,这种势头在2000年经济衰退期有所放慢,不过,会将在未来几年继续扮演着显著的作用。 

在这一轮的全球化浪潮下,商品贸易的价值从1950年的4500亿美元(约1.9兆令吉),增长超过30倍,至2007年的14.6兆美元(62.3兆令吉)。 

全球化障碍

贸易活动持续全球化的过程中,必然会对一些政府、企业和个人带来重大挑战。 

因此,在未来的35年内,估计有不少可对贸易活动带来负面影响的潜在风险; 

●国家安全风险 

●恐怖主义 

●网络安全 

●大规模传染病 

●地缘政治的变数与动荡

●经济危机和经济衰退,或低增长时期 

●对当地经济和工业的监管要求

●各国重返保护主义

●气候变化

●对全球化负面影响的政治反应(如扩大市场不平等现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