恼人的垃圾

垃圾是个政府头痛的问题,不容易解决。

人口越多,制造的垃圾也越多,政府没有很好的规划,以及投资足够的资金,垃圾问题将没完没了。

在我家一公里外,有个露天的垃圾场,约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用篱笆围着,垃圾车把这地区收集的垃圾倒在那里,任由日晒雨淋。垃圾场入门处有一个看守,拾荒者在捡可卖之物,牛只在垃圾里找食物。幸好,这垃圾场没把臭味传来我的住区。

离我家约15公里处,还有个大型的垃圾场。它离怡保约8公里,占地十多英亩,处理怡保及附近地区的垃圾,每日垃圾数量以吨计算,据知是利用新方法处理,不过,偶尔难闻的垃圾臭味还是飘到两三公里方圆内住区,令人深感厌恶。

在我附近的一个新村在两三年前曾经进行堆肥计划,由私人组织发起,政府赞助,几间大学也派讲师及学生参与,做研究及试验,向村民宣传,灌输知识,结果是虎头蛇尾,行之不得,而半途而废,平白浪费了许多资源。失败的个中原因是有关执行者重理论,行之却不得法,集中处理不成,不如教育村民自行做堆肥,成效较高。

垃圾除了传出臭味,也造成地理环境及水族生态的破坏,影响深远。我住区后的一个美丽的大矿湖,沟渠水都导到湖里,如今一半已被沙土垃圾等填平,令人无法不感到担忧。这住区发生水患,与这湖的蓄水能力不足有关。居民把大件垃圾丢入湖中,建筑工人也因贪方便,把屋子装修后的残遗物丢弃该处,令人惨不忍睹。

今日不努力,日后必然祸及后代。大马人乱丢垃圾习性不改,环保意识不加强,政府推行垃圾分类及堆肥计划,只会事倍功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