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伊合作不易落实/南洋社论

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向伊斯兰党提议“巫伊合作”后,即时引起热议,但此建议能否有效落实,目前言之过早。

巫、伊领导人看来将在近期内会晤,尽管如此,这两个互相仇视了几十年的政党要化干戈为玉帛,甚至要抱在一起,却不是三言两语即可办得到的事情。

或许可以这么说,若非巫统内讧不断,而伊党则发生退党浪潮,“巫伊合作”的建议根本就不会出现,换言之,两党就算能够坐下来谈,心中也各有各的盘算。

伊党方面,虽说该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尚未正式接过纳吉所伸出的橄榄枝,但从其过往的言行推敲,他对“巫伊合作”应该会乐见其成,不过,伊党署理主席拿督端依布拉欣却未必如此。

一直以来,端依布拉欣不曾掩饰其对巫统领袖的不满,这是他跟哈迪阿旺最大的不同点,在12日发表的文告中,这位伊党二号人物坚决认为,巫统放弃民族主义,并与伊党共同承诺落实回教法,是“巫伊合作”的两大先决条件。

说实在,要巫统放弃民族主义,跟要伊党放弃宗教斗争一样困难,至于要巫统同意落实回教法,也不是那么容易。

之前由哈迪阿旺向国会下议院提呈的吉兰丹州回教刑事法私人法案,会不会成为“巫伊合作”的交换条件,是华社最关心的一件事,而民主行动党和马华已开始就此展开骂战。

纳吉提出“巫伊合作”建议后,最高兴的莫过于行动党,因为早前伊党提呈回刑法而对行动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和压力,顿时转移到马华身上。

1999年大选,马华曾通过炒作断肢法重挫行动党,但来到2008年3·08大选,尽管马华故技重施,可此一策略却失去了功效,在民心思变及行动党的护航下,华裔选民给予伊党前所未有的支持。

然而,在“回教国”恐怖组织的崛起下,断肢法的阴影今天再度笼罩非回教社会,华社对伊党提呈,涵盖断肢法的回刑法更是敬而远之,从这一点审视,“巫伊合作”一旦触及回刑法,即等同挑动华社的神经线。

对伊党而言,只要在“巫伊合作”上争取到回刑法的落实,就是一项空前胜利,但这个如意算盘确实不容易打得响,除了必须得到国会通过,巫统也未必可以毫无顾忌地接受回刑法。

而最低限度,在砂拉越州议席选举前,巫统应该不会让“巫伊合作”化为事实,以免在砂州演变成一项不利于国阵的课题。

不管怎样,虽说政治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政治的轴心就是权力,为了权力,政治人物的所作所为,很多时候是难以预测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