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有感/彭瑞芳

上个月,柔州因为赢了球赛而宣布公假,球迷欣喜万分。昨天,雪州也因为赢了马来西亚杯而宣布假期。我没有受益,却想到有关假期的利弊。

假期,是很多人期待的,既不必工作还可以睡到“太阳晒屁股”,然而,当假期多到干扰机构的运作时,大家就开始讨厌假期了。

社会大我精神消减

学校假期前两个月因为烟霾,教育部为了学生的健康着想而学校无端多了8天假期。开始时学生乐坏了,到后来学生因考试时间受干扰而一再拖延,让他们有“考试何时了”的悲叹。毕业生在校的仅存日子化为乌有,教师工作无法如期完成,大家都在第四次宣布假期时强烈表示不喜欢假期了。

学校假期,州政府宣布公假,大部分父母还是要工作,孩子也不见得可以乖乖呆在家。假期对某些人来说也许是好事,但肯定意义不大。

在许多国家,喜与悲都是宣布公共假期的理由。然而,人们在享受假日时是不是有感受到举国的喜悦或悲哀?还是沉醉在自己的世界,管他是喜还是悲,有假期就好?如今社会小我膨胀,大家都注重自我,大我精神渐少,甚至荡然无存的世代,我想应是后者居多,也就让假期失去了原来的意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