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

文戈

不知何时开始,交换课程已成为大专学生趋之若鹜的胡萝卜。高等学府都热衷与国外大学签署学生交换备忘录,也鼓励学生到外国交换。每年面试新生的时候,总有学生询问是否提供交换课程。可见有无交换课程已成为学生选校的条件之一了。

学期初系里出现反常状况,有些班仅寥寥数人。查实发现原来一大批学生出国交换去了。近年来我们频频面对学生剧增的现象,从来就无学生骤减的问题。因学生出国交换而造成班级人数不达标,还是第一遭。深究之后才知道是学生获批准出国交换的日期比系里提呈课程的时间晚得多,课程上去成了定局无法更改。这当然也有内部协调机制的问题,说来就话长了。

不可或缺的养料

总之近年来明显的变化就是,本科生到了三年级,都想出去交换一个学期。由于分配额有限,自费外出的学生越来越多。交换期间修的课都得与校内课程配对,但常因无法配对致使学分无法转移。就有学生因此错过必修课而影响毕业的时间,引发后遗症。也有人说,什么交换课程?说白了就是抢在在毕业前到外头去休息游玩一个学期呀。是否如此,学生自己知道。自费交换的,常常得跟父母伸手。然而如今父母培养龙子凤女,不都希望孩子能到外国看看,吸取一些不同的经验吗?当胡萝卜成为不可或缺的养料时,你能让孩子营养不良吗?

不说我们系的学生,近年来我们家族下一代纷纷蜕变为大学生,自然也赶上了热衷出国交换的时代。以前与妹妹们闲聊常听她们谈接送孩子补习啦课外活动啦,现在常听到的是,孩子放假没回来,去哪里交换了;或与朋友到哪里旅行去了。没想到空巢期来得这么快。前阵子跟二妹网聊,她说大儿子马修,念大专的时候也想到挪威自费交换。当时报出来的费用让她心中翻了两下。此事后来没成,原因是马修惯常打工的餐馆需要他超时工作。鱼与熊掌,他选了鱼也。

如今当父母不容易

蔽三妹的幺女在首都私立学院念大专,假期中到英国剑桥交换一个月,修一门课并深度游剑桥。其时正值马币贬值,不管去哪里,都是刮肉刨骨的。澳洲的二妹说她粗略计算过,养一个孩子到他大学毕业大约要100万吧,她说的可是澳元呢。想想,与此相比出国交换实在只是小菜一碟。我妈还说说,幸好QQ是早一年去澳洲毕业旅行!QQ是三妹长女,如今这大妞已经工作赚钱养自己了。

每当妹妹们告诉我养孩子的种种事体,我这门外汉就说,不要怕,养到他们能养自己就轻松了。注意,关键字是“养自己”。这一天来到之前,要挺住,老姐精神与你同在!如今当父母实不易,以前惯说养儿防老,时过境迁,如今的说法是:防不防老还不知道,只要不啃老就好了。反正人养我我养人,也算是一种交换吧。

文戈

文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