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了谢太宝/谢诗坚

谢太宝(1941— )今年74岁。在华侨中学毕业后,进入南洋大学深造(1958年),1961年毕业于物理系(第三届)。作为民办的第一所海外华文大学,南大给许许多多的华人带来无限憧憬和希望。

谢太宝后来虽进入南大当助教,但在1963年已从政,代表社阵在裕廊区参加大选。这一年是新加坡关键性的一年,也是左翼运动的转折点,代表左翼的社阵(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分裂出来)是在反对马来西亚计划的口号下与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决一生死战。

当时社阵在林清祥的领导下(他在1963年2月的冷藏行动中被扣捕,无缘领导社阵参加当年的大选),深信将会取代行动党起而执政。

即使在1962年的全民投票中,有70%选民投票支持马新合并;但社阵不相信此一宿命,也就动员10名南大毕业生代表社阵参加大选,他们是谢太宝(中选)、梁关飞、王发祥、林建生、林焕文(中选)、谢醒民、蓝织理、黄慧心、傅孙力(中选)及张庆禄,以加强胜选,另有5人是在行动党旗帜下参选。

援越抗美被控坐牢

这一届的新加坡大选是十分戏剧性的,提名日在马来西亚成立之前,即9月12日,而投票日定在马来西亚成立之后的9月21日(马来西亚于1963年9月16日正式成立)。

因此,投票结果对行动党有利,共赢得37席再度执政,雄心勃勃的社阵只赢得13席,有3名南大生中选,谢太宝也同时被社阵推荐出任马来西亚的国会议员,他成了南大生的佼佼者和政治新秀。

1966年,谢太宝卷入援越抗美的示威游行被捕,另外40人也被控上法庭。在法庭上,谢太宝的抗辩是激昂的,他指出援越抗美是世界性的正义行动,他们没有犯罪。

虽然法庭判谢罚款500元,另40人罚100元,但他们宁坐牢也不缴罚款。

1966年10月29日,谢太宝(总共有22名社阵领袖被逮捕)被扣留了。这一扣留竟是漫长的32年岁月。他入狱时只25岁,风华正茂;出狱时已是57岁,走向老年的人生征途。他用一生的青春献给了他的理想和斗争。

历尽沧桑孤单岁月

其后谢太宝在公开场合消失,提起他的人和认识他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我虽然与谢太宝同是南大生,但因年代不同而失之交臂。2011年,谢太宝首次亮相领取林连玉精神奖,我第一次在近距离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脸上的皱纹告诉我们,他是怎样一步一脚印走到今天,他显露历尽沧桑孤单岁月的无奈,与我们看到的年青时意气风发的谢太宝有太大差别。可惜人多,没有机会与他直接交谈,只能说许多人认识他,但他不认识许多人。

他在台上致词时说,南大是以300万华人的“胆和志”铸造而成的,因此南大精神是灭不了的。

4年之后,我参加南大生缅怀陈六使之旅,于11月22日晚在厦门第一次面对面与他在欢迎宴上交谈。这次晚宴的东道主是陈六使的孙儿陈智远,筵开近400桌。

瞻望未来不愿回顾

我们不但在一起合照,接下来第二天的形成和节目(开幕礼、参观陈嘉庚景点及陈六使纪念馆、集大学生的文娱晚会乃至宴会),我们几乎都在一起,也就有了零距离的交流。

我问他有没有准备写回忆录?他说还没有这个打算,因为他是一个喜欢瞻望未来而不喜欢回顾过去的人。

我告诉他,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人都会被历史和后人所遗忘,但有一种特殊的人是不会被遗忘的,恰恰他就是一位很特殊的政治人物。

虽然半生在监狱度过,也没有机会留下“为人民服务”的大政绩,但他一生的心路历程却铸成一座丰碑,成了“南大精神”的典范。只要提起南大出了个谢太宝,不论认识或不认识他的人;不论是他的同志或他的政敌,都不得不敬佩他的“牺牲小我”,不为寻求个利益的大我精神。(上篇)

作者谢诗坚博士(右)与谢太宝(中)在厦门相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