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悬殊的M型社会/廖珮雯

自马币严重贬值,加上消费税的实施后,我国经济情况日趋恶劣,已导致市场货品、饮食全面出现负面通货膨胀的情况。但人民薪水却没有随着通货膨胀而调高,造成人民生活负担沉重。

人们每月辛勤工作,赚取微薄薪水,却无法负担日常必要开销,即使没有购买奢侈品,也被迫成为月光族。新山市民较国内其他地区人民更糟的是,有很多在新加坡工作、赚取新币的在地人士,只要在新加坡赚取薪水仅1500新币,换到来就有4500马币,比在新山工作的白领专业人士还高。

在马币币值下跌,进口商品价格高涨,还必须支付消费税的情况下,商家尝试吸引在新工作者,频频提高市场价,导致在新山赚马币的新山市民,面临更高的通货膨胀率,生活更加艰辛,低廉的月薪应付日常开销更沉重。

政府没拟长远规划

我国政府没有拟定长远规划,培育高科技人才,发展较能累积财富的高科技产品,不只导致人才流失,更出现人才真空。高科技工业和人才是相辅相成的,我国政府应善用人才优势,发展高科技产品,带来源源不绝的替代收入,而不需过于依赖天然资源带来的收入。

根据现有经济模式,我国商业活动停滞,商家营业额少、收益少,造成人民薪水无法提升,人们薪水普遍进入停滞阶段;若政府提高公务员薪水以促成私人企业调高薪水,将造成财政赤字。这形成一种两难的局面。

在资本主义社会,有钱人除了拥有更大资本、财富,还比穷人更有充裕能力拥有文化资本(cultural capital)。

名校毕业的学生成为大财团继承者,名校同学成为开拓企业的人脉,协助第二代继承者更快拓展事业版图,继续拥有巨大财富,而此财富(金钱、文化资本),又将继续传承给下一代,永远富有。

相反地,贫穷小孩往上层阶级流动,改变命运的几率更小。贫穷小孩在父母一辈拥有文化资本不足的情况下,继续陷入贫穷阶级,即使流动也无法达致上流阶层,连流动至中产阶级也要付出更大努力。同样地,中产阶级若在发展洪流中,无法向上流动,更可能被淘汰至中下阶级。因此,贫者愈贫,中产往下陷落,贫富更加悬殊。

在阶级流动停滞的社会结构下,有钱人更有钱,会出现富二代、富三代;穷人更加贫困,出现穷二代、穷三代。上一辈贫穷造成文化资本不足,直接影响下一代向上流动的命运,无法改变阶级结构。

M型社会描述原来以中产阶级为社会主流,转变为富裕与贫穷两个极端,中产阶级逐渐消失。相对于失业人士,政府较难对工作贫穷人士提供合适的支援。

贫穷问题延续下一代

而工作贫穷的家庭,因缺乏资源为子女提供念书教育的资源,轻易使贫穷问题延续下一代,造成世袭贫穷。

当工作贫穷(低薪)扩及高学历年轻人,代表社会制造出一整个失败的世代。一些年轻人拒绝工作,也因为努力没回报而拒绝充实自我,甚至选择不生育。低生育率会打击内需,造成恶性循环。低薪族群人数增加,显示以往的中产阶级已经往下转移,或往下流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