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搞笑部门”-教育部/刘彦运

若论哪一个部门最搞笑,相信非教育部莫属!如果让民间评估各政府部门的绩效,然后再搞一个年度颁奖礼,笔者相信,“最佳喜剧效果奖”颁给教育部,可谓当之无愧!因为我国教育部在年杪的最近两个月频频制造“喜剧效果”,让公众及华社“惊喜连连”,大开眼界!

首先是国小2016新学年的国小六年级历史课本“乾坤大挪移”,该历史课本有关“大马州属”内容的地图,竟将马六甲州的地名简介,错置在大马半岛东北端,即吉兰丹州上方,与泰国接壤。

这项低级错误在社交媒体引起广泛的负面回响,教育部虽然表明将回收有关课本修正,然而,这类令人“喷饭”的常识性低级错误不能不让我们对教育部课程编写组或有关课程纲要负责人的素质产生质疑。

掌管全国教育素质的重要部门,竟然允许出现这类错误,我们不禁要问,教育部的课程委员会难道没有校对组或审查机制,任由出版商及印刷商随意作业,然后仓促让课本“出街”?我国百年树人的程序竟然这么草率?

王保尼非主要人物

第二项令我们觉得搞笑的是国家语文局(DBP)出版的华小六年级历史课本中的“向领袖致敬”单元,特别向1963年参与成立马来西亚的领袖致敬,然而课文提及的成立马来西亚的幕后功臣中却独漏马华代表、时任槟城首席部长的王保尼。

课文提到的领袖包括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时任副首相阿都拉萨与时任外交部秘书长嘉沙里沙菲宜,以及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东马领袖则有沙巴第一任州元首慕斯达法、沙巴第一任首席部长弗亚史蒂芬、砂拉越州第一任首席部长卡隆宁甘、砂拉越保守党主席朱加及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主席王其辉等。

王保尼平反机会不大

教育部长拿督马哈基尔的解释是历史课本只列参与成立马来西亚的主要人物,王保尼不属于主要人物,因此课文无需修正。看来教育部长的历史知识也不“咋的”!

根据我国著名时事评论员谢诗坚博士在其评论中表示,在1961年,当东姑提出马来西亚概念时,就与英国磋商如何开展工作。英国方面认为,应成立一个委员会来调查和鉴定东马人民的意愿是否要加入马来西亚。王保尼就是“葛波委员会”的主要成员。

代表华人及马华公会的王保尼后来亲赴东马视察,并顺利完成任务。如果连宣读独立宣言和促成马来西亚成立的人物都不是重要人物的话,那么马来西亚很多政治人物或政客就更没有资格列入历史人物榜内。

当然,话说回来,教科书独漏王保尼事件如果是单纯的因编著者历史水平不够而遗漏,教育部大可及时修正。问题是如果有关方面对历史人物“选择性失忆”,那就另当别论了。我们只能慨叹“弱党无外交”,虽然马华领袖第一时间向教育部反映问题,然而以马华在国阵中今时今日的地位,为王保尼“平反”的机会不大。

教育部第三项“笑料”是计划统一国小及华小的国文课本。这意味着,今后华小及国小将统一使用同等水平的国文课本。看来我们的教育部长太“看得起”华文小学的华裔生了,以致部长阁下认为语文的学习无需区分第一语文和第二语文。

如果是这样,笔者倒想建议部长阁下何不一块统一国小及华小的华文课本,让国小生在学习华文时也使用华小的华文课本,省时、省事,还节省成本!且看国小生是否能够适应!

教长应参观国际学校

众所周知,语文教育区分母语第一语文及外语第二语文是语文教学的标准常态。不论是汉语、英语还是马来语,第一语文及第二语文的教学重点、语法重点及教学方式差别很大,凡是搞语文教育的都明白这个道理。

国际学校不论是英语教学、马来语教学还是汉语教学,都有两套教学系统,即第一语文及第二语文。课本及教材完全不同。举个例子,汉语教材就分为基础汉语及高级汉语,基础汉语的对象为友族同胞及外籍学生;高级汉语的对象为华裔生。笔者建议部长阁下到国际学校参观,了解语文教学的重点,再来发表“伟伦”,以免内行人说外行话!

经过马华领袖及各界争取后,部长阁下虽然承诺国小及华小国文课本不再划一,不过,我们希望主管全国教育的教育部能够认真看待及检讨今次教科书频频出错的问题,并严厉追究责任,避免再度出现“笑声不断”的低级错误。政府部门如果没有树立起严格的惩罚机制,难保不会再度出现状况。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