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良业:原地踏步必被淘汰
跨协将催生新企业

戴良业:应成立高层次理事会来探讨跨协的效应和影响。左为蔡文洲。

(吉隆坡12日讯)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总)总会长拿督戴良业强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的来临,促使国内中小企业加快调整步伐,掌握及开发8亿人口的巨大商机,跨协也必然形成新企业诞生,而原地踏步的企业将被淘汰出局的局面。

戴良业说,中总建议政府成立一个涵盖政府及私人界代表的高层次理事会,以探讨跨协所带来的效应和影响,同时研究如何促进投资和贸易,并强化我们的参与,以确保跨协得以带动增长和经济整合。

他表示,同时,中总将继续反馈研究,以及联同中总全马各属会、其他工商组织及工商界,集思广益,评估跨协的影响,然后为工商界拟定一份关于跨协的报告。

戴良业今日在中总召开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新闻发布会。

出席者包括副总会长拿督陈维年、拿督刘瑞裕、第二副总秘书蔡文洲律师、中央理事成员郭明发、陈保成、孔令龙、李有全、宋德祥、委员会顾问拿督杨天培硕士、社会经济研究组副主任张国林,以及社会经济研究中心研究主任郑志毅博士。

戴良业说,任何制造双赢的协议,必有得与失,跨协的损益报告显示,跨协带来的正面多于反面。

他说,中总近90%会员来自中小企业,所以中总将协助中小企业开发及掌握跨协下的商机,通过举办讲座,加强大家对跨协的认知。

他表示,跨协将开发拥有8.09亿人口的自由贸易区,占全球贸易额约30%,和全球生产总值的40%,预计将为马来西亚带来正面效应。

2机构分析效益
助工商界辨利弊

戴良业指出,在等待跨协明年初提呈国会批准之际,中总欢迎由普华永道咨询服务公司(PwC)及马来西亚战略与国际研究所(ISIS),分别就有关跨协潜在经济影响所发表的成本效益独立分析报告(CBAs),以及对于国家利益影响的研究。

“这两份报告确实让工商界和公众对于跨协的潜在成果提供了更多的认识和分析,并重申跨协将带来的利多于弊。

“这项贸易合作伙伴关系的优先元素是改善市场准入、跨境贸易,公平竞争环境,以及监管透明度。作为一个依赖贸易的经济体,我们相信马来西亚将能够进军跨协其他的成员国,特别是尚未建立任何自由贸易协定,即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和秘鲁这四个新市场。

戴良业(左六)与中总各负责人促华商掌握跨协所带来的巨大商机,左起宋德祥、孔令龙、郭明发、刘瑞裕及陈维年,右起张国林、李有全、陈保成、郑志毅、杨天培及蔡文洲。

出口业务将成大赢家

戴良业指出,中总预计,在跨协中受惠最大的主要是商品出口业务,如种植业、木材工业,以及电子电器业、纺织及制衣业的制造业。

他说,尽管我国的一些出口产品已列为零关税或偏低关税,但扩大放宽市场准入点,则主要在于减少非关税壁垒措施,比如对于物品、服务和投资的交易管制条例,以及消除繁文缛节。

他说,普华永道所公布的成本效益分析报告显示,预料马来西亚在2018年至2023年期间国内生产总值将额外增长1070亿美元至2110亿美元(8900.7亿令吉),相等于0.6至1.15百分点的增长。

“投资预计将提升1360亿美元至2390亿美元之间,在同个时段取消关税则能省下120亿美元。”

他说,相反地,如果马来西亚没有参与跨协,不仅放弃国内生产总值取得1070亿美元至2110亿美元增长的潜力,与此同时,还将面临国内生产总值损失90亿美元至160亿美元。

“尽管面临改变或转型,中总相信我们可以预先制止一些挑战,同时取得跨协所带来的好处。为了实现最大收益和转移潜在成本,工商界和政府皆须进行能力建设措施、短期调整和结构改革。

“无论企业大小,无论在国内或是全球,必须踏步前进。参与跨协是重要的,我们应适时且迅速了解跨协市场、鉴定商业伙伴,建设我们的能力,带动发展,以及时进入这个开放的区域网络。”

纺织制衣业成“黄金点”

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总)指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下,纺织及制衣业得利最大,跨协也提供参与全球供应链的计划,因此国内中小企业应调整甚至成为供应商,掌握商机,免遭他国捷足先登。

第二副总秘书蔡文洲指出,中国虽然非跨协成员,不过却可以通过马来西亚,进军高增值的纺织及制衣业。

“跨协下的纺织业,国内中小企业不应再停留于裁剪简单的T恤,而应发展为纱线布料的供应商。

“目前在我国,纱线生产不多,而纱线又是跨协成员国的首选,因此我国更应该捉紧这个商机。”

蔡文洲点出跨协的“黄金点”。

蔡文洲:劳力成本势将增加

蔡文洲说,可预见国内中小企业的劳力成本将增加,从而符合国际劳工组织的劳工标准。

他说,目前马来西亚已制定最低薪金制、职业安全与卫生等劳工单元,跨协下增添了劳工加入职工会、职工会领袖,甚至是工业纠察权利,因此可预见更多的劳资争议。

他说,企业将在遵守跨协劳工标准的公司进行投资和购买产品,反之,出现强制劳动及童工问题的企业,则被拒于门外。

他说,庆幸,马来西亚政府已有了劳工层面的方向。

他说,中小企业是跨协所影响的其中一个领域,必须调整,劳工成本预计将加重。

“中总和中小型企业公会合作,准备跨协对中小型企业的好处和挑战报告,及引领中小型企业跨进面临跨协。”

孔令龙:增产供应跨国企业

中总中央理事成员孔令龙说,大马中小企业应成为跨国企业的供应商,这也是自救的做法。

他指出,就如湄公河流域的区域经济合作机制,我国中小企业根本就无法和参与国家如越南、柬埔寨及寮国的劳力密集相比。

“在技术采用上,也比不上邻国新加坡,所以我们必须提升增值生产,这是非常关键的问题。”

他说,劳工是中小企业面对的重大问题。

他指出,在柬埔寨,有许许多多的职工会,即使员工只有5人,也要有职工会的代表。

他认为,如果要遵守国际劳工组织的劳工标准,中小型企业必须改变思维,可是在考虑着如何遵守这项标准及跨协条例的同时,生产力也极为关键。

“因此增加技术采用,有助减少依赖劳工,我们不能光等两年,到时什么市场都溜走了。

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研究主任郑志毅博士指出,国内中小企业面对基金、营运资金等问题。

他说,小型经济规模,促成“定型生产”模式。

他指出,马来西亚处于东盟6亿人口、跨协8亿人口,又接近一带一路倡议的优势位置,加上种族多元性及大小型工业,既有弹性也有机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