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雪

云温达斯(Wim Wenders)的新作《拥抱遗忘的过去·Everything Will Be Fine》是一部非常沉静的电影。对白不多,更多是用镜头和时空来带出主角的感受。这部电影是这位德国新浪潮时期闻名的导演在阔别剧情片7年后带来的作品,但并没有得到好评。

我对这部电影的感觉很奇妙,没有特别喜欢,也不觉讨厌。最大的问题是我并不关心主角,即作家汤马士(Tomas)的遭遇,我继续看只是为了另一个角色,孩子的母亲洁蒂(Kate)。

故事是这样的,作家无意中撞死了一个小孩,电影便是叙述那其后12年的故事。

电影中的场景构图还是很有云温达斯的风格,如广阔的雪景,总令我想起《公路之王·Kings of the Road》的沙漠。又譬如,从外面拍进屋子或咖啡馆内的场景,也像极了《暴力启示录·The End of Violence》。

两个极好场景铺排

但电影中还是有两个极好的场景铺排,即电影开端的意外和结束时的和解。

我们一开始便在等待一场事先张扬的意外。在叉出歧路的一天,驾车的作家的电话响了,是女友的电话,他不愿接听。电话再响,他打算接听时,我们看到小孩从雪堆滑下,然后车撞到了什么。他慢慢地下车,发现一个小男孩完好地坐在车前。我们便松了一口气。

然后作家带着吓呆了的小孩回家,得知他的名字叫基斯杜夫(Christopher),还让他骑在自己的肩上走回家。门铃响了以后,母亲手上拿着一本她读得正入神的书,母亲一脸恍惚,听着作家叙述险些发生的意外。她旋即问孩子,尼古拉斯(Nicholas)在哪里?我们便知道了,还有另一个孩子。

然后镜头便拍着母亲和作家跑到车前,一声哀嚎在安静的雪地里响起。如今落单的孩子,不发一语地在屋子里玩着车子。

我喜欢这个场景,我们从未见过那个死掉的孩子,未曾见到他的血,但我们却被他的死深深震撼着。镜头在这端,母亲和作家在远远的那端,我们像个路人,在旁观着他人的痛苦。

冬天的场景,总有着什么说不上来的凄清。仿佛雪地本身也是一个角色,在那样的悲剧发生之后,沉默依然,无动于衷。

就像世界对待个人悲剧的态度:就算生离死别了,世界依然自行运转,人来人往,花依旧盛放凋谢,叶子依旧由绿转黄转红,然后从树上掉下来。

由于这样的开端而满怀期待,以至于最后落空时,不免感到,难道离开德国后的云温达斯便失去了灵光?

如果,如果剧本再强一点,或许我们不至于失落,而能更关心主角事后的际遇,也更能体会片末那个特写凝镜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