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差再造出口新高/杨名万

目前正值巫统大会周,整个星期的焦点都在这大会。早在大会召开前,巫统老大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就先让党营电视台和其英巫报章联访,为一马发展和7亿美元(26亿令吉)政治献金消毒。

这看起来像政治新闻,但是受到最多困扰的却是财经,尤其令吉汇率成本区域受打击最大货币汇率。经过多月打击,令吉兑美元汇率跌得凶,最近这两个月终于看到遭汇率扭曲后的外贸出口,出现“卓越表现”。

上个月公布的9月份出口,是自去年下半年出口表现差强人意以来,首次报喜,取得显著的近9%增长,出口额更首次冲破700亿令吉大关。如果以传统“一步一脚印”在出口市场打拼,恐怕要冲破这700亿大关,难如登天。 

破了一关再过半关

这700亿大关可是经过长达七年600亿上下浮沉,再等到令吉汇率以更大幅度下沉后,才能成功冲破,创下历来最高纪录。

这佳绩才刚过,没想到接下来的10月份出口,再接再厉,又冲过“半关”,即750亿令吉,而以758亿历来最高出口额,再创新高。如果每个月都这样增加半百亿,很快就能够破800亿,千亿大关口在望。

当然这只是理想中和企盼,毕竟在经过汇率调整后,如果根据实际交易时的美元来计算,出口额不但没有向上冲破反而后退,当我国出口外贸9月份冲破700亿令吉大关时,今年9月的平均每美元兑令吉汇率其实比去年同时期下跌了34%,远远超过出口增幅8.8%。

至于今年10月份冲破750亿的“半关”时,平均每美元兑令吉汇率,则是跌了30%,同样和双位数出口增幅16.7%差距很大。

不管是9月份抑或是10月份,在将出口增长幅度扣除掉汇率落差后,如果以实际交易的美元计算,这两个月份的出口其实都处于双位数萎缩状态。

入口商面对沉重的汇率压力,入口通胀已经无可避免。

电子业决定成败

展望未来,外围经济瞬息万变,偏低汇率又将实际出口数字扭曲,让萎缩数字以大幅度增长呈现国人眼前,并成为今年下半年出口“增长特色”。

但是入口商却相反的面对沉重汇率压力,入口通胀已经无可避免,这连巫青团常年大会召开时,团长凯利也疾呼政府要设法停止通货膨胀乱飞现象。

刚公布的10月份入口数字如果和出口对比,更出现异常现象。

尽管出口取得双位数增长,入口却相反稍微萎缩0.4%,进一步分析,就会发现10月份出口表现卓越,主要是靠电子电器出口锐增22.7%,其次则是棕油相关产品,只增长5.7%。

然而,与此同时,辅佐电子产品出口所需的电子半制成品入口却锐减,从9月份的增长9.6%,逆转而成为萎缩9.7%,同时是造成入口总额横摆至稍微萎缩0.4%的唯一因素,如果政府当局未于以关注,我国出口恐怕会形成“成也电子、败也电子”局面。

其他入口产品尤其是国人所需要的消费品就以令吉汇率下跌的几乎相同幅度锐升逾34%,资本財货入口也是以双位数上升18.5%,这些入口锐增主要是因为令吉汇率走低所造成,不是入口量增加导致。

这不是健康现象,当政府高官在为着出口贸易取得“卓越表现”沾沾自喜时,是时候正视国内涨风正急速上吹,以及最近表现卓越的电子业出口也正露出喘息征兆。

政府高官筹措了庞大政治献金又要忙着解释的同时,莫忘了还有更重要的民困待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