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会法=独裁?/章龙炎

今年最后一天的国会下议院开会,通过了《2015年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法案因为赋予由首相领导的国家安全理事会更多权力,包括宣布历史认为受到安全威胁的“保安区”、抓人不需逮捕令等等。

从人权与自由角度来看,这当然引起一些人的十分不安,有的很有正义感的宣布:法案给予首相太大权力,会形成独裁。像马大副教授阿兹米沙隆还有领导一个全国人权组织的安比嘉的反应最容易预测,常常让我啼笑皆非。

他们一个是法律教授,一个是律师,从法案内容谴词用字的不明确,他们可以马上判断(俨然是未卜先知)新法将被政府滥用。这国安会法可成为一马发展公司及26亿政治献金课题的“替代课题”之一。

拟定可做不可做指南

说到法律会被政府滥用,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可是在我看来,任何法律都会被滥用,政府没有这方面的专利权,非政府组织还有不同老百姓及知识分子,有机会的话,很多也是会走法律漏洞,滥用法律所赋予的权利。

以联邦宪法第10条文为例。10(1)(a)条文阐明,每个公民有言论及表达的自由;10(1)(b)条文赋予所有公民不带武器的和平集会权利。可是,10(1)清楚告诉读者,这些权利受制于第10(2)、10(3)与10(4)条文,其中提到国会可以马来西亚联邦的安全利益、公共秩序或道德为理由,限制这些权利。

什么是安全利益、公共秩序或道德,可以有不同的解释。我建议像阿兹米及安比嘉这么有正义感,关心人民基本人权的有识之士,应该协助朝野政党国会议员,为他们提供一份构成国家安全利益、公共秩序及道德的清单,好让大家在将来对可以做不可以做的事情有个指南可依。

把责任推给前朝政府

同样的,对国安会法可能让首相独裁的条文,他们应该建议修改一些关键字眼,甚至可以建议要是国阵倒台,他们希望废除那一些法令、修改那一些法令或者增加那一些法令。这才是真正为国为民。

我说呀,他们就不要对国会反对党在最近的将来可以组织政府的希望太悲观;宪法可以修改,《2015年国安会法》当然更加没有问题。

还有,难道他们不担心,今日的反对党他日成为执政党,觉得他们以前批评到一文不值的法令太好用,当作至宝,把不废除的责任推给前朝政府吗?又或者这只是他们利用专业人士的优势,来混淆视听,以人权自由为托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