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牵引的故事

“名字”的学问大矣哉,的确值得多费些笔墨。写了两篇谈名论姓的小文,意犹未尽,再写几段给大家看看。

人家说,世界本无事,庸人自忧之,这话自有它的道理,但也有短板。事实上,很多事都是当事者刻意为之的。比如“冷战”,这个由英国政治家丘吉尔首先提出的名词,讲的是东西方两大阵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争霸的情势。冷战是相对于热战而言,虽有其历史因由,但你能说不是那些野心政客的霸权心态造成的吗?

说到丘吉尔,他同期的史达林、罗斯福不能不提。史达林是苏联、也是东方阵营的老大,罗斯福则是美国和西方阵营的领头羊;这3个人,加上中国的蒋介石,构成二战盟国的4巨头。中国大陆变色后,西方阵营的宣传,把欧洲东方集团称为“铁幕”,把在亚洲的中国形容为“竹幕”,这些特别的名词沿用了好多年,直到苏联解体方止。

对于外国人的名字,要怎样翻译,中国在30、40年代曾经有过论战。有一方主张译名须中国化,比如丘吉尔、罗斯福是标准译名;史达林就不对了,要译成“史大林”。另一方则主张,必须一看名字就知道他是外国人,这样能避免混淆。从现在两岸所施行的翻译习惯来看,就明白台湾是前者的推行者,而中国大陆则是信守后者的。

“黑化”敌方

以前,台湾媒体还有一记绝招,就是把译名当武器。苏联60年代,继史达林出任党总书记兼总理的,是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台媒把它译成“黑鲁雪夫”,以达到“黑化”敌方的目的。

谈到赫鲁晓夫,这个看起来有点老粗的领导人,他最出名的一件事,是在联合国大会上,在不满西方代表的发言时,公然脱掉皮鞋“脱、脱、脱”的猛敲桌子。当时苏联是全盛时期,政经武备俱强,他有本钱那样做。

赫鲁晓夫另一令世界震动的事迹,是几乎引起核战争的“古巴飞弹危机”。事缘当年苏联有一反制美国的战略动作,要在古巴设立飞弹基地,这使到美国当政的肯尼迪总统大为恼怒,派出战舰到大西洋边缘拦截,声称苏联运送导弹的船只要敢靠近,即将它击沉。

赫鲁晓夫命令3条潜艇,载着核弹埋伏在洋底,准备一有风吹草动,即刻发射。果然,命令来了,艇长要行动,副手以兹事体大予以阻止,僵持之际,取消发射的命令及时赶到,“古巴危机”因苏方承诺撤销计划,而使得一场即将爆发的核战,得以消弭。

“解密文件”传出秘闻

这是某方发出的所谓“解密文件”传出的秘闻,惟相关方并没有证实。事有凑巧,最近美方也有一项消息,指出60年代美军冲绳基地,曾接到总部密码,命令向4个国家:苏联、中国、朝鲜、北越发射核弹。

当时主其事的官员有疑问,因为其中3国对美并无威胁,乃询问密码是否有误。如是询问了两次,答案均为肯定,但主事官员仍然犹豫不决。待正要遵从命令发射时,更正密码的密码传至,地球又一次免去毁灭浩劫。这个垂垂老矣的主事官员,要在有生之年补白史实,但他的现身说法,也没有得到相关政府证实。

世事难料,真真假假,局外人可能永远无从得知真相。就像外星人一样,有人言之凿凿,有人一笑置之。说回译名,第一个踏足月球的美国人Armstrong,一般都译成“阿姆斯特朗”,独台湾译为“阿姆斯壮”,“阿姆斯”是Arms,“壮”是Strong,音意兼顾,既雅又达,实在是神来之笔。但如以台湾的中名化的标准,译为“安思壮”,简单明了,也不错。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