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迷思/陆培春

发达国家G7峰会、亚太经合会议、东盟10+3峰会,联合国气候会议连续在全球召开,忙得日本首相安倍几乎天天坐747型珍宝首相专机,在地球上团团转,满天飞,连日本国会也不管,让要求讨论国内外重大议案的在野党无所事事,闲得发慌。

2006年安倍52岁荣登首相宝座,成为首位二战后出生的最年轻首相。他少年得志,经验不足,但有别于历任首相,竟野心勃勃要当名宰相,流芳百世。因此,凡有利给其政绩加分的外交活动,必自告奋勇抢先去做。

自第二次安倍内阁于2012年成立以来,他身体力行,出访国家近60国,月均一国,可怜岸田文雄外长,遇到这么酷爱搞外交的首相,风头被抢光,变成挂名外长,有人讥笑说,不如安倍首相兼外长,可免得岸田处境难堪。

散财抗华加重债务

以目前来看,俯瞰地球仪外交的特点,乃积极组织抗华联盟,即“围堵中国外交”也,跟其反共色彩浓厚的“价值观外交”政策相辅而行。在此重大策略下,中国周边国家都成了安倍极力拉拢的对象,大如印度和澳洲,小如越南、缅甸和菲律宾,远如南苏丹等非洲国家。中国所到之处,日本必跟进。

更露骨的是,安倍善于利用“敌之敌乃友”战术,跟正在与华闹翻的越菲等国眉来眼去,暗渡陈仓,使中国为之奈何不得。

安倍擅长施展银弹攻势,俨然财神爷,使受惠国纷纷投入其怀,让他满载而归。不久前,安倍访问与华为邻的缅甸,竟然把一笔多达1760亿日元(约620亿令吉)巨债(本利迟还的罚款)当烂账一笔勾销!

须知上世纪70年代,中国放弃战争赔款后,日本一年提供这个战争受害国的日元贷款,也不过500亿日元,且大部分需偿还。缅甸千余亿,等于一年援华额三倍多,显然非小数目!这无异是大出血,先花掉日本下一代的钱财来为自己脸上贴金。安倍比圣诞老人还慷慨、大方,用意何在?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

问题是,日本已非富甲天下的大富人家,虽仍名列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但国家债务高达1167兆日元,平均每人(包括不懂事的婴孩)负债832万日元(约29万令吉),可谓举债度日,使众多日人担忧退休后拿不到退休金,状况比随时破产的希腊严重,幸好没发生“信用危机”,日人还信任保守自民政府,没一窝蜂到银行提兑。

可见,日本是泥菩萨过江,不应打肿脸皮充胖子,慷他人之慨。换言之,安倍没资格当慈善王,到处散财。他为一己之利和给“地球仪外交”镀金,不惜浪费预算,让国民加重债务负担,对他们来说,如此抗华色彩浓厚的“金钱外交”,乃莫须有之虚荣。

安倍不应逃避现实

假如安倍来个日本人专长的“发想转换”,即改变想法,根本就不需舍近求远,搞什么“抗华大合唱”,就可轻而易举地收世界大同,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效益。

中国经济已走下坡,需要经济大国日本的经援和投资以解决当前困境,而日本亦同病相怜,也需要中国的市场与劳动力,两者原是难兄难弟,是争取双赢的一对,却因为某人的人为因素而变成仇敌,而存在与双方间的战争观与历史观等宿痾更有以致之。

战后70年,两国仍围绕这两大课题大闹情绪,争吵没完没了,可说是两地人民一大不幸、两国为政者努力不足,思想请假造成的恶果。安倍应认真听取受害者中方的要求,在老病上对症下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之,而非顾左右而言他,躲躲闪闪,加重下一代的精神包袱。

安倍不能只自我陶醉于“俯瞰地球仪”乃至“脱亚入欧(美)”,老是好高骛远,逃避现实,到处玩弄花招。作为一国之公,理应脚踏实地面对残酷现实,尽快在战争观和历史观上,与中韩两国达致共识,如果无法跟两国领袖开诚布公和促膝谈心,“俯瞰地球仪外交”岂不变成一场“缺陷外交”,陷入孤立境地?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