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实爆裂的季节

1978年旅新摄于南大建校纪念碑(左起白岩﹑冰谷﹑慧适夫妇,右一为淡莹)。 照片提供/冰谷

我在前篇说过慧适重视他的诗作,早期创作也以诗歌为主,在组织海天社之前与萧艾、忧草等创立了槟榔诗社,他们3人的诗作经常在槟城的《星槟日报》与《光华日报》副刊上出现。这是在60年代前后的事。

3人之中,以萧艾最年长,出道也较早。慧适与忧草同龄,两人都侧重诗歌写作,而文坛却给予他们的散文予以佳评,而诗歌却缺少谈论及关注。尤其是慧适,一些重要的文学大系和文选的录取都以其散文为考量,而且收入数量之多名列前三名,证明他的散文在马华文坛上矗立的分量。

马新第一部文学大系编选者赵戎在《新马华文文学大系散文2》(新加坡教育出版社,1970)中录取了13篇慧适的佳作,仅比入选之最的王葛少一篇。赵给慧适的散文整高的评语﹕“他的《海的召唤》与《幸福门外》,尊定了他在散文界的不朽地位。”(导论,p.7)慧适被选录的散文,都是源自这两本文集。接着赵戎又写道﹕“……慧适的文笔,是一派清新的,活泼而流畅,在暑热的天气里,读来有新凉的感觉。”(导论,p.7)

具有特色与代表性

对慧适散文的评析,辛金顺主编的马来西亚潮籍作家散文选《别在耳边的羽毛散文选1957-2014》(马来西亚潮州联合会,2015)有更清晰透彻的解剖。

他说:“至于慧适的散文,在60、70年代曾以典雅和优美的言语作为情感输出,相对于当时现实主义质木无文的作品,其散文表现了情与意的结合,套用了情景相融和象征技法,展现了一种抒情的诗意。这类唯美感情的表述,放在那个时代的散文场域,无疑具有一定的特色与代表性……。”(刻录与铭记—主编序,p.26)。

从这段文字显然道出了慧适散文的风格和文字技巧,也确认了慧适的散文在马华文学界是经得起考验和值得留传的。

慧适生前出版过12部作品,包括由他组稿的合集《橡实爆裂的季节》(香港艺美,1961)、《四月·我们》(槟榔,1962)与书信《梁园写给慧适的信》,散文集除上面提及的两部,还有《划向灯火》、《海真迷人》、《没有鸡啼的黎明》,诗集有《牧歌》、《桨上的月色》、《Thank Of You》和小说集《这就是爱情》。

处女作发表地

《橡实爆裂的季节》这本合集,不但发表了慧适的处女作,同时也是萧艾、杰伦(史灵)、雨川(俊发)、陈慧桦(鹏翔)、周唤、鲁莽、冰谷(林成兴)等多位后来成名作家的处女作发表刊物。

慧适借《学报》与《蕉风》的马新青年作者野餐会的机缘,认识了各地的作者而向他们征稿,收集后将作品寄到香港艺美图书公司出版。书中收集的新诗、散文或小说,今天翻阅难免流于粗糙和青涩,但若以激励角度而言,其对青年作者的后续写作是种催化剂。

然而,慧适由组稿而酿制出来的这部《橡实爆裂的季节》,种子从爆裂到撒落,如今已在大马的土地上开花结实。也许,慧适当初也没料到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