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骑马

在关丹骑马居然是件非常流行的事,上网一查,就有好几间马场——看来简丰皆可,从专人训练到业余消遣,都可以安排。

曾经骑马是战场奔驰,非常粗犷而勇猛的事;或者是牧牛的人家驱逐牛羊的那个最佳伴侣;可能是我们幻想中浪漫的树林慢跑;还是英姿岚岚的骑警。

然而在马来西亚,这总是外来的文化,也就总是带着比较高的标签价码,不是寻常百姓的消遣。靠近吉隆坡一带应该就只有Awana Equestrian Center可能还比较平民化吧!

不说不知,在关丹骑马居然是件非常流行的事,上网一查,就有好几间马场——看来简丰皆可,从专人训练到业余消遣,都可以安排。我想这倒是吉隆坡比较缺乏的。

这样一个景, 不知为什么,就是让人释放了许多压力。

放给大众

那时我乱走在关丹的路上时,突然看到一座丹绒隆坡马场(Pusat Equestarian Tanjung Lumpur),一下好奇就跑了进去,居然是开放给大众的一个场所。有替私人养马的驯马师,听说有皇族的良驹在此,想来也是不简单。

在沙场上骑着马的是孩子,帅呆了!马场里的沙看来都不是随便哪里铲来的,混着一些干草,那孩子跟着训练师的指导在绕圈子,一下快一下慢的轻快步,随着马的节奏点一下,支撑一下,看来挺容易的,其实就算只是在休闲沙滩上骑过马的人都知道,那颠着颠着一下的,节奏一个不对,就要伤到腰部的。

骑马不像开车,车倒没有脾气来和你过不去,驯马师说呢,骑马除了有使用缰绳、鞭子、脚、腿、胯等的综合运用,最重要的还是他们说的“马感”。

孩子们练习完毕,牵着自己的马回马房。

人马默契需要培养

人和马之间的默契,需要培养,还要顾着那匹马的脾性。那匹被关在一边的矮种马,看来温驯的自在吃草,可驯马师说这马是只小辣椒,很懂得分析骑马人的能力。一旦感知到骑马人不善骑马,就要来捉弄,反而不好骑。

马场上的孩子学着操控马,他得学会用缰绳和身体来同时传达指令,看那训练师在旁边带领着,我想还真不容易。问起来,这孩子每个周末都会来练习,他们有自己的马,练习结束后,也还会逗留一下和马说说话,替它擦擦背。这样的安排除了得缴交养马费,也还要交会费,可是如此能消磨时间,总是强过玩电脑和手机吧!

到了夜晚, 马儿就回到马房休息了。

被笑声打扰

马匹被带回马房前,得和它冲个凉。驯马师说一匹成年马大约重500公斤,如果被压倒,不是开玩笑的事。他把一条水管让那马儿踏着,在旁边挑战着我们来拉,马儿纹风不动的,我们却用尽吃奶的力也没有办法拉动一分,只怕那马儿还在冷笑着呢!

这里我们还在玩笑着,那边有匹马儿却闹脾气了,看它仰天立起,往回头路拉扯,一下就把缰绳绑着的铁门给拉出轨道,旁边的那位年轻人一下被门打到,吓了我们一跳,这就见识了马的力量——马力。那跑开的马儿也没有走远,可能是我们的笑声打扰了它。后来他们说起,原来这马不爱打交道,有点怕生。

只是来路过,也就没有马可以骑,不过在蓝天下,看马儿跑,看它吃草,居然莫名的舒服。突然想起那部电影《情深说话未曾讲· The Horse Whisperer》。真有点能力,这样的运动或者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马具的使用, 与旷阔的马场, 是为了让学习者可以学会操控马匹。

林霖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