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战火持续
空袭医院避难山洞

采奇与同事于空袭发生后翌日前往海丹,但因医院范围内倘有未引爆的炸弹,故无法进入。 Yann Geay / MSF摄

在中东国家也门,沙地阿拉伯联军与胡塞武装的冲突持续,其中,于10月26日,沙地阿拉伯联军的空袭,炸毁了无国界医生在海丹(Haydan)支援的一间医院。

针对平民和医院的轰炸显然违反了国际人道法,无国界医生已要求联军就在海丹发动空袭时的情况作出解释。而参与救援任务期间曾于每周数次前往海丹的无国界医生项目统筹采奇(Miriam Czech),分享她在海丹被袭后所目睹的情况︰

空袭过后,海丹的大街、房屋、店铺都被夷为平地,基本上犹如空城,靠近大街的建筑物,很多都受到空袭波及。海丹本是山谷中的一个小镇,但自我今年9月首次到访以来,已改变了很多。这个小镇以室整个地区,都曾多次遭联军的飞机轰炸。

被空袭炸轰前的海丹医院外貌。 Yann Geay/MSF摄

空袭持续不断

我们支援的医院的员工告诉我,6月和7月期间,飞弹便曾落在距离医院250米外的地方,击中几间房屋、一间学校和市集。但10月时,空袭更愈演愈烈,10月12日那个星期尤其严重,他们甚至建议我们不要前来。

我们最终在之后的一星期去到海丹,只见好几条村落都被严重受损,海丹镇内房屋和市集都被破坏。几日后,我们按惯例去运送药物,并监督改善卫生和废物处理工程的进度,其间,空袭不断,几乎每日都有10至15次。

遭空袭后,海丹医院只剩一片颓垣败瓦。 Yann Geay/MSF摄

海丹和邻近地区都日以继夜地遭轰炸,26号晚上轰炸更持续了两小时。无国界医生支援的医院在第一波空袭中遭彻底摧毁,急症室、诊症室、妇产病房和住院病房,通通只剩下瓦砾。

幸好,当晚医院内没有病人,第一波空袭时,员工们刚巧都不在这几个病房和部门,因此能及时躲避。空袭后几日我与员工们见面时,他们仍处于惶恐之中,但仍然希望返回医院工作。毕竟海丹医院是当地唯一仍运作的医院,服务人口有近20万人。

医院本来都十分繁忙,空袭发生前的那一星期,便有16宗分娩,急症室也接收了150名病人,其中76人是冲突受害者。医院亦设有门诊部,由卫生部人员负责,每周约100宗诊症,包括医治约60名营养不良儿童。但由于轰炸愈趋频密,令人们都不敢外出,因而前来求医人数较正常的少。

找食物走出山洞

医院遭空袭后翌日,我们在街上看见载满了人的车辆不断驶离海丹,居民都害怕,逃到海丹附近的山洞里躲避,有些人更告诉我,一个山洞内居有几个家庭,连睡觉、甚至坐的地方也不够,他们也只有为了找食物才外出。

其实不只是海丹,整个萨达省也遭受空袭,路上都停满被炸轰的车辆,或是满布被爆炸造成的大坑,几条连接通往省内主要城镇萨达的大桥都被破坏,在萨达省的另外两间医院都先后遭炸毁,另外几个小镇和村落都同遭轰炸。总之,整个地区都遭受狂轰滥炸。”

接连遭受空袭,海丹街道和建筑物都严重受损。 Yann Geay/MSF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