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人权斗士札西慈仁
佛法与生活无法切割

今天是“国际人权日”。因缘不可思议,原为今年的“人权日”寻找受访对象伤脑筋,那天出席“西藏文化节”竟遇见札西慈仁(Tashi Tsering),一直努力为西藏人权奔走的他,二话不说接受了访问。 

札西慈仁表示藏人的生活与佛法无法切割,从小就灌输佛教思想。

刚开始与札西慈仁交谈,发现他讲得一口流利的华语感觉很惊讶,原来他到台湾已16年了,并已入籍台湾。因此忍不住好奇询问是什么因缘促使他去台湾?

札西慈仁分享,父母当年跟随达赖喇嘛逃亡至印度,他是西藏流亡的第二代。当时台湾国民党政府对西藏的议题并不热衷,而他身旁的人多会选择到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他当时虽一句中文也不会,但他很想去台湾,去那儿努力改变台湾社会对西藏的认知。

申请成为台湾公民

“我27岁去台湾,那是1998年,非法在台湾逗留5年。5年后,刚巧遇上达赖喇嘛第二次赴台,台湾立法院讨论要送什么礼物给达赖喇嘛,结果决定让当时百多位非法居留在台湾的西藏人申请为公民,我很幸运申请成功!”

如此的好福报使他成为台湾公民,也提供了好因缘,让他能名正言顺在台湾创办与发起关心西藏议题的协会。2004年,他在3月10日推动“西藏抗暴日游行”,那是纪念1959年3月10日,中国政府掌管西藏,达赖喇嘛流亡出走的纪念日。每年的今天,全世界各地的西藏人都会以各种方式的活动来纪念。 

“2004年的游行只有7个人参与,但在不断推动下,2009年达3000多人,目前平均每年至少有1500至2000人参与。我在台湾也不断到各地的学校演讲,后来台湾的人权协会与我们接触,多个非政府组织也很支持帮忙,这点令我很感恩,不再孤军作战。”在这过程他学习与掌握了华语,也爱上台湾的食物。 

他表示,当年台湾或中国的年轻人都不太了解西藏的真正困境,因所接受的讯息皆来自官方,他在台湾的推动运动目的是希望让台湾年轻人或来台湾留学的中国年轻人通过交流,有机会了解西藏的“当前状况”。他欣慰经过多年的努力下,渐有成果。现他常受邀到处演讲,并从台湾丰富的民主成长过程中学习到不少东西。 

成为佛教徒其实不简单

札西慈仁与绝大多书数西藏人一样是佛教徒,他与在台湾发展的藏传道场保持联系。他表示对西藏人而言,宗教与生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无法切割。 

学佛要有同理心

“我们的生活与佛法无法切割,从小就灌输佛教思想,如慈悲心。看到他人痛苦,要去体会与要有同理心!佛教讲‘无我’,我们这辈子是西藏人,但下辈子或是别的种族(中国人)。因此我们现在为人权所奋斗,不只是为西藏人,是为一切的众生。就如吃饭,不只是为自己,而是吃饱后有力气去服务与帮助别人! ”

多年在台湾,札西慈仁也目睹藏传佛教在台湾蓬勃发展背后的一些负面现象,如信众只追求加持与灌顶,求财求福报但却不很了解佛理。 

“藏传佛教,当一个‘佛教徒’其实很不简单,不是名称上的称谓,或不吃肉,持几个咒语就自称‘佛教徒’,而是要了解‘无我’,愿意牺牲自身的利益,布施一切,以一切众生利益为前提,这才有资格称为‘佛教徒’。不然我们只可称自己为一个‘在学习佛法的人’,不然你可以很快的成为 ‘佛教徒’,但也可以很快就离开佛教!”

札西慈仁补充,佛陀强调他所说的一切要信众去思考,不要轻易的全盘接受,所以佛教是一个注重教育与独立思考的宗教,不能只执著外在的表象上。

从这点,札西慈仁认为学佛要去了解佛法,不能只停留在外在福报的追求上。

随缘惜缘推动社会运动

扎西慈仁这回出席“西藏文化节”是第二次来马来西亚,数月前他曾受邀出席由国内非政府组织举办的“反死刑论坛”,他本身也反对死刑。 

“如果我们认为人的生命很可贵,应尊重生命,哪我们又怎会支持一个通过用制度来处死人的死刑。若死刑真能解决犯罪问题,那么许多执行死刑的国家,其犯罪率应会下降,但事实却往往相反!” 

扎西慈仁认为,唯有通过改造与教育,才能解决人性的暴力与黑暗的问题。他表示台湾目前还保留死刑,但他会继续积极去参与在台湾任何有关废除死刑的运动,包括在海外的运动。

询及参与社会运动,情绪所面对的冲击很大,要如何调整情绪?佛法如何提供协助?

“我参与任何形式的斗争与运动,都不会抱着一定要达到什么目标的要求,只是尽力与努力去做,因此当不达标或面对挫折,基本上心情不会受太大的影响,会容易保持平静。外在的因缘条件我无法掌握,我只是努力于当下,光明磊落的去推动,接受好与不好的因缘到来,继续努力,永不放弃!” 

自焚不等同于自杀

西藏人自焚议题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有些人将自焚等同于自毁生命,扎西慈仁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身体固然重要,但肉体最后也会随老病死而离开,因此生命的重点应是生前付出与做过什么,如何服务奉献才是重点。 

“自焚不等同于自杀,当中有很大的差别,自杀的人无法选择,因自己身处困难,无法解决,但自焚的人可以选择,他可选择要与不要。” 

扎西慈仁表示在藏传佛教,在特定情况下,身体是可供养与奉献的。他举例佛经中佛陀以肉喂虎的故事。“自焚的人是以‘无我’的心态去利益正受苦的众生,希望通过他的付出,他人会拥有更好的未来。” 

扎西慈仁坦言每次听到自焚的消息,心都很难过疼惜。他不会鼓励自焚,但他无法去谴责与反对,因他明白那是基于一种深层绝望下的选择。他强调要停止自焚,只有掌握权力的有关单位作出改变应対才有可能。 

佛教尊重性别人权

适逢“国际人权日”的到来,特邀扎西慈仁探佛教对人权的态度与感受。 

“人权是现代人用的字眼,但其实早在2500年前的佛陀时代就有,只是当时没用这样的字眼。如佛陀强调人要独立思考他所说过的话,这就是一种尊重他人权利的展现。”另他补充当时佛陀允许各阶级,包括贱民与女性出家,这对当年的印度社会是强大的冲击,当中展现了尊重性别与人权。 

扎西慈仁分享在台湾多年,很感谢在那里学习到很多关于人权,民主与自由的养份,获得很多宝贵经验,他也很感谢台湾民众对西藏人权议题的关心。他同时深感台湾对人权的尊重越来越成熟与多元,例如近几年台湾开始推动“多元婚姻”。 

“达赖喇嘛今年也发表支持同性婚姻。他说,两个成年人若不是被强迫而是双方同意,那就应应被尊重。我们今年在台湾的同志运动也表态支持,胸口佩上‘我是同志’的徽章,不是说我们是同志,而是我们尊重同志应拥有平等的权力!” 

后记

在“认识西藏”讲座会上目睹扎西慈仁分享其父母一直梦想回西藏,但直至临终无法如愿,留下遗憾时,他泪洒当场。心想他对父母的恩情一定很深与很重,那份对土地对故乡的感情很浓。

分享会现场,多位听众一直围绕自焚的议题,他们虽同情自焚者,但始终认为生命是宝贵的,不应自毁生命。扎西慈仁强调自焚是一种对生命的选择,由于秉持佛教“不杀生”的崇高理念,他们宁可牺牲自己(不去伤害打压者),为受苦难的人争取更好的未来。我不在那个处境,无法体会那种绝望的氛围,但我想那份“选择”需要无比的“勇气”。

我只能默默祈愿,希望每一个众生的生命与声音都能被看到与被听到。 

札西慈仁简介

◆流亡印度的藏人第二代

◆现入籍台湾

◆曾担任藏青会台湾分会主席

◆担任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理事

◆台北市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会长

何谓西藏抗暴纪念日

◆或称“西藏人民起义日”。每年的3月10日,流亡藏人在世界各地纪念1959年在拉萨与中国解放军的武装冲突,过后,达赖喇嘛和8万西藏人流亡印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