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观望
谁能“万岁”到最后?

巫统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公开要求党主席拿督斯里纳吉休假后,两人不咬弦的情况进一步恶化,举行的巫统三臂膀代表大会,可说是先让双方来试水温,试探三臂膀基层代表的反映。

三臂膀主席或团长在上午发表政策演词时,纷纷都提到要忠于党老大,表达对老大的支持,这些言语或许在过去都曾出现,只是今年遇到这样的氛围,就更尤显重要,让人看重可能在基层激起的化学作用。

莎丽扎“忠诚度”最高

妇女组主席拿督斯里莎丽扎的“忠诚度”看似最高,从演词的一开始,就已经给话老二听,以歌颂自己副手的“安分守己”来揶揄慕尤丁的越轨,再到演词中不断的提到要忠于主席,甚至到最后要求妇女组党员站起来宣誓,高喊“纳吉万岁”。

莎丽扎靠向纳吉,并不令人惊讶,主要是纳吉过去对她很是支持,在国家养牛中心的事件爆出后,纳吉并没有对莎丽扎采取行动,即便最后莎丽扎辞去部长职,她还受委担任顾问。其妇女组主席职,当时虽然曾经面对副手拿督查美拉要求她下台,但最终她的地位也丝毫没有动摇。

凯利立场令人看不透

至于巫青团长凯利的立场,则令人看不透。凯利是前首相敦阿都拉的女婿,当初阿都拉是在时任副揆纳吉的“逼宫”下,先交出财政部,再交出首相职位。更何况,凯利在当选巫青团长初期,并没有获纳吉委任入阁,苦等4年后才担任部长。

凯利一直被视为是巫统的“开明派”和“敢怒敢言”的代表,在这是非对错的时候,其立场会对他在来届的党选中,有着重要的影响。凯利对党主席表示支持,是出于对这个职位的尊重,还是对纳吉个人的支持,不太明朗。

女青团影响力不大

三臂膀当中“辈分最小”的女青团,虽然说明要忠于领袖,但是也不见有强硬的表达立场。这或许是因为她们无法左右大局,影响力也不大,很可能只是“意思意思”的做个样子。

此外,慕尤丁在巫统代表大会消失了两天后,昨午出席巡视三臂膀开会。现场可见,巫青和女青的党员在慕尤丁进场的时候,都在高喊“丹斯里万岁”或是“慕尤丁万岁”,似乎早上高喊“纳吉万岁”是另一回事;而妇女组党员的表现,则没有另两个臂膀激动。

这情况说明了,慕尤丁并没有因为公开抨击纳吉,而受到党内的严重排挤。很有可能是因为慕尤丁在被开除副首相职位后,多了一份“受害者”的形象,赢得更多同情票。 

无论如何,周四开始的母体大会才是重头戏,三臂膀大会充其量只是试水温,谁能“万岁”到最后,还是个未知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