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地方选举考验政府
佐科经改成败看今朝

印尼269个地区星期三同步举行地方首长选举,约1亿选民将选出9名省长、36名市长和224名区长。 峇厘岛登巴萨的一名女选民投下手中神圣一票。(欧新社)

(雅加达9日综合电)印尼269 个地区今天同步举行地方首长选举,这次的选举对本届政府极为重要,因为当选的地方领袖将左右总统佐科经济改革的成败。

除雅加达与亚齐,印尼全国将同步举行地方首长选举。有9 个省将举行省级地方首长选举,221 县举行县级地方首长选举,以及36个城市举行市地方首长选举。印尼大约1亿零46万名选民今天投下神圣的一票。

逐步公布选举结果

此次选举结果将于明天至本月19日逐步公布,选举委员会将先公布区长竞选结果,之后再先后宣布各区域和各省份的选举结果。

在印尼的分权制度下,地方领袖能获超过三分之一的国家预算,同时还有权分发土地使用许可证。

佐科就任总统后,就一直将如何加强经济作为优先项目,他目前正尝试通过发展较落后地区的基础设施来刺激印尼经济,但今年大部分国家预算发放至区域后就没有下文,打击了佐科的经济发展计划。

新加坡华侨银行经济师黄敬庭分析:“政府预算花费缓慢的部分原因是选举带来的不确定性,一些地方官员不愿推动新的基础建设工程,因为他们不确定接下来谁会是他们的老板。

“新一届市议员上任后,希望可以推动明年的基础建设工程。”

黄敬庭指出,外界将密切留意此次选举是否会对印尼的政党动态造成改变,尤其考虑到目前主要反对派戈尔卡党正对于是否加入佐科的执政联盟意见分歧。

分析指印尼地方选举结果,直接考验总统佐科(左)和副总统尤索夫·卡拉的政府经济改革前景。

地方领袖直选险遭国会拿掉

印尼这次地方选举是民主进程的又一里程碑。印尼1999年首次举行全国大选,并于2005年举行第一次全国地方首长直选。

印尼国会议员去年9月原本投票通过,回归由地方议员自行挑选地方首长制度,但在总统佐科及人民等极力反对下,国会今年1 月才推翻这项动议,表决通过保留地方直选制度。

苏哈多1998年下台之前,地方首长由总统委任,地方议会只是给予形式上的核准。

苏哈多下台后的2005年,印尼开始实施目前的地方直选制度,产生了许多改革派领导人,包括总统佐科、梭罗市长蒂里,以及万隆市长利德万。

2014 年9 月26日凌晨,印尼国会通过了地方选举法修改案,包括省长、市长、县长在内的地方行政长官,将由目前的人民直选产生,改为由地方议会选举产生,即间接选举。

结果公布舆论哗然

结果公布,舆论哗然,选民直选地方行政长官的权利被剥夺,多数评论认为这项修改是民主的倒退,将使印尼自1998年以来的民主改革成果毁于一旦。

从投票议员的所属政党派别来看,民主斗争党、民族觉醒党、民心党全部支持人民直选方案,这正是在刚刚结束的总统选举中拥护佐科的阵营;支持地方议会间接选举的包括戈尔卡党(专业集团)、大印尼运动党、国民使命党、繁荣公正党、建设团结党,这些党在总统选举中则是支持普拉博沃的“红白联盟”。

一对夫妻在投票后,展示沾了墨汁的尾指。(欧新社)

确保公共建设不停滞
佐科考虑出台新政

印尼总统佐科2014年10月就职后,把复兴经济作为首要任务。据新华社报道,由于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等因素拖累出口,印尼政府把提高国内生产总值的希望寄托在开展发电厂、海港、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上,以增加公共开支,吸引投资。

不过,印尼经济放缓的势头没有好转。政府官员预计,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跌至2009年来最低。

路透社报道,佐科考虑出台政令,确保公共建设项目得以完成。

据《雅加达邮报》报道,雅加达警方和检察官办公室11月25日与土地管理、财政审计、国家采购等部门签署合作备忘录,以协助这些机构在“不违反现有法规”的同时“用好预算支出”。

大雅加达特区省长锺万学说,这一合作机制下,行政机构官员可咨询预算资金使用合法性,“再没有理由不敢用分配给他们的资金”。

佐科今年8 月上任还不到一年便首次改组内阁,主要是安抚市场投资人,当时投资人忧心政府政策转向,放手让经济增长放缓至6 年来的低点。

有分析指佐科年底可能第二度改组财经内阁,出台新政。

印尼政府肃贪政策遭官员施以“回马枪”,许多基础建设拨款无法下放。(新华社)

首都雅加达的地铁建设工程。(新华社)

20万军警护选举安全

印尼今天269 个地区同步举行地方首长选举,全国进入一级戒备状态,约20万军警保驾护航。

印尼警察总长行动助理翁贡查约诺星期一说:“警察总长指令周三全国已进入一级戒备状态,防范在民主盛会可能发生的骚乱事件。

“军警将联手出动19万2209 名安保人员,其中警方在省级方面出动4万7105人员,县市级方面出动13万4104 人员。而军方仅出动1万1000人员。”

警察总长则说:“至于何时结束一级戒备状态,视以后的情况而定。

“意思是说,警方已在大本营或各本营准备了四分之三的力量作好一级戒备工作。”

雅加达郊外一处选举中心人员星期二在整理票箱。

贪腐定罪也可参选
“烟霾省份”换领导

雅加达一个非营利国际发展组织亚洲基金会的项目总监通利表示,这次选举的缺点多,包括候选人背景及条件不尽理想、缺乏女候选人、曾因贪腐被定罪者能参与竞选、利用假候选人以让现有领导人轻易连任、竞选成本昂贵和候选人未必能获得政党认可等,这些问题都可能导致地方领导人在当选后出现舞弊行为。

争选票大派“糖果”

据印尼安塔拉通讯社报道,当地警方先前就在爪哇省逮捕了8人,这些人涉及制造伪钞用于选举使用。据了解,许多候选人为争取选票向选民大派“糖果”如分配土地,导致印尼林火问题恶化。

本次的省领导层改选中,许多都是印尼“烟霾省份”,持续数个月的印尼烧芭烟霾困扰着印尼大部分土地及多个邻国。

将选出新省长的9 个省包括苏拉威西省、班古鲁省、占碑省、廖内群岛、还有北苏拉威西省、中苏拉威西省、北加里曼丹省、中加里曼丹省和南加里曼丹省。

一名行动不便的男选民,星期三在万丹省南丹格朗县塞尔邦的一个投票站投票。(欧新社)

印尼刮起反腐风
官员避责不花钱

2015年还剩不到一个月,印尼多地政府却突然发现,本年度财政预算中原打算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等的大笔资金还没用出去。

印尼今年经济增长大幅放缓,亟需依靠增加公共开支提振经济。然而,新华社报道,在政府大力打击腐败的背景之下,不少官员因担心成为调查对象竟然选择“不作为”,拖延落实一些公共项目资金。

雅加达预算支出剩半

路透社4日报道,印尼今年国家和地方政府预算中的多笔开支没有落实,包括用于学校、医疗设施、市政清洁、停车计价设备等的资金,总额高达数十亿美元。

新华社获悉,首都雅加达今年的预算支出总额接近500亿美元,但截至11月只用了约40%。当地官员预计,今年的预算最终只能用掉一半,剩余部分留到下一年。

雅加达市政府财政与资产管理委员会负责人布迪·哈托诺说,这座城市一个涉及数百万美元、数十所学校的建设项目因为“行政问题”被推迟到明年。

所谓“行政问题”,是指批准使用这些资金的文件没有获得相关官员签字许可。官员拖延批准使用资金是因为担心被卷入腐败调查,“我们的工作人员都非常小心和害怕”。

印尼近年加大反腐力度,除专门机构“根除腐败委员会”外,警方和总检察署也加强腐败调查,包括前内阁部长在内的不少政府官员都因涉腐被捕,并受到指控。

由于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等因素拖累出口,印尼政府把提高国内生产总值的希望寄托在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图为亚齐农民在稻田耕作。(欧新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