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水源受铝矿污染
关丹居民恐喝毒水

武吉莪小河变“红河”。

铝矿开采不停。

(关丹8日讯)疑自来水受铝矿污染,含有大量水银,关丹居民恐喝毒水。

关丹武吉莪(Bukit Goh)大肆开采铝矿活动,不但造成红尘满天,河流变色,现在连自来水也遭铝矿污染,被指含有水银。

根据记者到武吉莪一带实地考察,几乎当地所有河流和小溪都因开采铝矿而变成“红河”,污染的河水遭污染,武吉沙谷和武吉莪一带的水源很大可能已经受到重金属的污染。而输送给关丹地区的自来水,都是来自武吉沙谷过滤站及武吉莪过滤站的水源。

水银超标9倍4河流高危

根据彭亨环境局的报告,关丹4条河流因含超高水银成分,被鉴定为高危第五等级,包括铝土矿开采活动附近的廖河、马柏河、槟榔河及彭哥叻河,水银含量超标9倍或以上。

公正党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指出,武吉沙谷滤水站和武吉莪滤水站的水源都是来自武吉莪一带的河流,经过滤站后,提供自来水给关丹居民,疑水源遭铝矿污染,含有水银物质。

恐怕感染疾病

她说,武吉沙谷滤水站的取水点(Water Intakepoint)位于双溪峇都(Sg.Batu)与双溪绒(Sg.Rong)的交汇处,双溪绒上游地区却正在清洗铝土矿。

“武吉莪滤水站的取水点则位于双溪辽(Sg.Riau),该条河流旁边的双溪大威(Sg.Taweh)情况相同,造成双溪大威的河水流向双溪辽,直达有关取水点的上游。”

她继说,上述情况已经造成武吉沙谷和武吉莪一带居民对于食水品质产生疑虑,水源中可能带有如铝之类的重金属,足以导致当地居民感染疾病。”

傅芝雅:应从源头解决

傅芝雅对于关丹4条河流含超高水银成分表示担心。

“难以想象一旦发生水灾,含水银的铝泥溢满关丹河,在滤水站又无法有效过滤重金属,水源将严重受污染,接下来的隐忧是影响关丹市民的健康。

“既然有污染预兆可寻,就应从源头解决问题,采取行动遏制如暂时停止铝土矿开采等,避免引发如日本汞污染中毒大事件等。”

此外,她说,该党邀请自然环境委员会主席文德达博士前往连接上述过滤站的河流以及过滤站的水库抽取水质样本化验,以再度确认水质是否受铝矿污染。

武吉莪小河变“红河”。

长期吸入铝矿尘将致尘肺病

新山立康专科医院急诊医学部主任、急诊医学和内秆资深顾问医生谢伟祯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表示,呼吸太多铁质或铝质不会造成铁质或铝质中毒的问题,一般是从饮食的管道服食含量过高的铁铝矿物质,才会导致重金属中毒。

他指出,铝质中毒,将会引发脑部疾病。

他说,根据多项案例显示,长期生活在铁铝矿尘环境的人类,将有可能导致尘肺病,因粉尘沉淀在肺部,如果情况持续10年以上的时间,便会引发尘肺病。

他建议,倘若生活在铁铝矿尘中或工作环境中含有大量的铁铝物质,人们需要时时佩戴口罩,以避免吸入铁铝矿尘,这是一项预防措施。

“倘若自来水含有重金属物质,可装置RO逆渗透过滤器,可过滤重金属物质。”

傅芝雅(左)巡视铝矿区。

梦幻花园居民刘贵文:水污染肉眼难见

虽然自来水质还是呈白色透明,但铝矿污染水质还是极有可能发生。

即使是自来水受铝矿污染,但肉眼无法看出水是否遭铝矿污染。

一旦长期喝含有水银的水源,是否会对身体健康造成影响是居民所忧心的事。

铝矿承包商胡乱开采铝矿,已经破坏地面结构,更破坏河流生态,铝矿浆流向河流的情况更显而易见,武吉莪如今没有一条河流不是“红河”。

唯有装置名牌过滤器过滤重金属成分,才放心少许。

关丹居民Alex:饮自来水都怕怕

环境局调查出武吉莪一带的河流含有水银成分,的确令人担心。

每日饮的自来水都恐怕含有毒素。

武吉莪商家杨永胜:常咳嗽眼睛刺痛

我们不但每日饱吸红尘满天的空气,现在连喝的水也恐含有毒素,在呼吸和饮用双重的影响下,是否会导致身体健康受到危害。

我时常在充斥铝尘空气下工作,常咳嗽,眼睛刺痛,喉咙不适。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