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顿一周还是一团糟
巴士不准时车资天天变

在车站置放服务路线列表以及巴士上张贴旧服务编号后,市民等不到巴士的问题已经稍有改善。

(蒲种8日讯)巴生谷巴士网络整顿一星期后,仍面对乘客诸多投诉,诸如一些路线的巴士公司服务比以往差、有的乘客等不到巴士;更令乘客莫名其妙的是,车资竟然天天不同,而且来回收费也有别!

据了解,巴士网络重组后,之前乘客投诉如车站置放服务路线表及巴士上张贴旧服务编号的情况已稍有改善,但是服务及管理偏差还是引来诟病。

痛批整顿太仓促

《南洋商报》抽样访问各地领袖或服务中心助理,发现他们也接获部分乘客投诉,同时本报也通过各巴士公司及陆路交通委员会面子书,发现乘客“怒火中烧”,纷纷留言批评当局整顿路线过于仓促。

当中遭乘客投诉最多的是,原有的巴士穿行路线等不到巴士、巴士不准时,也有者投诉车资“变相”贵了,巴士服务变差了。

在Metrobus与Setara Jaya的面子书,许多乘客感到混淆,纷纷咨询蒲种区与士拉央区的巴士川行路线。

此外,陆路交通委员会的面子书有超过120则留言,当中可以看出乘客对巴士重整后不满。

巴生谷巴士网络整顿惹来民怨,市民接二连三在面子书上留言批评。

乘客巴士公司面书留言“路程短车资更贵”

根据乘客在面子书上的投诉,巴士车资有“乱乱开价”之嫌,当中有乘客反映从柯拉娜再也到布城车资收费为3令吉10仙,惟从双威往布城巴士车资却是3令吉50仙,后者路程较短,惟车资却比前者更高,要求退款。

另有乘客指以往从蒲种特易购去布城,车资为1令吉,现从蒲种特易购去布城,车资却是2令吉50仙。

另一方面,来自增江北区乘客投诉苦候1小时仍没巴士,而新街场轻快铁站乘客也反映往帝沙沙登的巴士迟到,市民被迫搭德士上班。

留言乘客也纷纷投诉,巴士不准时兼车资贵了,更令他们不满的是,上到巴士却挤满乘客。

持快捷卡可退款

乘客不满巴士整顿后的服务,因而有者要求恢复原来的巴士川行路线。

比较吉隆坡快捷通巴士服务,由美罗公司负责川行的路线暂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

而吉隆坡快捷巴士也证实,没有快捷巴士服务的服务区走廊,持有30天快捷卡(MyRapid Bus 30 Days Pass)的乘客,可前往中央艺术坊巴士总站柜台咨询,要求退款。

蒲种夜晚等不到巴士乘客被迫步行回家

《南洋商报》记者也在巴士重整一星期后,走访蒲种一带。

区内原由快捷通巴士提供服务,现由美罗巴士服务。

受访的乘客直吐苦水,他们说,美罗巴士比快捷通巴士肮脏,而且司机不耐烦,经常催促乘客。

有者投诉在夜间等不到巴士,结果乘客需要步行回家,巴士服务可见一斑。

也有乘客揭露,自本月起,车资经常不同,每天落差数十仙,向售票员投诉,对方竟也说不清楚,令乘客气煞。

此外,有一名乐龄乘客致电向本报投诉,以往因为快捷通巴士有乐龄人士优惠价,但是如今美罗巴士却没有类似服务,让她有感“变相”起价,需承担更沉重的车资。

退休人士·林亚娣(来自蒲种14里)

乐龄人没半价优惠

我经常在周末乘搭巴士到中央艺术坊,以参加乐龄人士活动,以往因为乐龄人士有半价,所以一趟车资才1令吉,如今美罗巴士却收费3令吉。再者,收费来回不同,往隆市去收费3令吉,回来却2令吉50仙。

我希望当局正视我们这些乐龄人士,提供我们搭巴士的优惠。

退休人士·张先生(蒲种绍嘉娜居民)

晚上11时没巴士

我女儿在蒲种乌达玛永旺购物广场上班,但巴士网络整顿后,女儿晚上11时下班,却一直等不到巴士。结果她只好步行回家,花了45分钟时间才回到家里。

教师·谢裕玲(来自蒲种乌达玛)

日夜收费不同

我之前买了一触即通卡,一心以为这样乘搭公共交通时能有优惠,迄今只用了1次,没想到现在美罗巴士不接受电子付账了。

我之前从蒲种乌达玛搭去蒲种市中心特易购,车资只是1令吉,即使是美罗巴士公司,车资也一样。

但这几天不知为何,车资不断在增加,第二天车资是1令吉10仙,第三天就变成1令吉30仙,连巴士售票员也说不清楚。

我的朋友投诉白天收费与晚上出现双重标准,从蒲种往中央艺术坊上午收费4令吉50仙,到下午变成3令吉50仙

巴士脏臭,司机也不耐烦停站太久,老是催促乘客快下车。

销售员·张国彬(来自蒲种柏兰岭)

车资涨10仙

我经常出门搭巴士,但不是长期乘客,因此没有购买电子卡,而是以现金支付车资。

从蒲种柏兰岭到蒲种乌达玛,车资从1令吉涨至现在的1令吉10仙。

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

领票根方便投诉

蒲种市民应坚持向巴士售票员领取车资票根,以向巴士公司、陆交委会或者呈交到金銮区服务中心,以便要求陆交委会交待此事。

乘客投诉不获票根

据知,目前美罗巴士公司没有电子收费,市民车资负担加重,而市中心一些购物广场上班的职员晚上等不到巴士情况至今没改善,他们被迫联络家人前来接载。

我的服务中心接获市民投报,指巴士公司根据区(Zone)向乘客收取车资,还有的乘客支付车资后却不获票根。

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助理·赖俊权

转站乘客添不便

自巴士网络重组后,服务中心接获4宗投报,我们也已在上周四致函陆路交通委员会以交待区内详细路线,但至今并未有答覆。

致函陆交委会

所接获的投报路线包括从甲洞泗潍中央花园往甲洞大街,以及从泗岩沫达南往吉隆坡中央艺术坊。

据知,上述两个公共巴士路线在重组前,是直接乘搭到目的地,但重组后乘客发现巴士不再直抵,而必须转站乘搭才能到目的地。

甲洞泗潍中央花园往甲洞大街,必须在甲洞特易购广场站转车,而泗岩沫达南往吉隆坡中央艺术坊同样需要转车。

不仅是巴士抵站不准时,以往乘客只需等候15分钟就有一趟巴士,但现在等了1小时也未必等到巴士,至今仍未解决。

甲洞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余保凭

原有巴士服务取消了

我近期也接获2宗投报,居民反映孟加拉拉区原有巴士川行接载乘客,惟近日却完全没有巴士经过该区。

我将会前往益善区巴士总站,向巴士公司了解详情。

莲花苑区州议员·张菲倩

花园区没巴士

如今虽然巴生谷公巴网络整顿,但依然是快捷通巴士行驶,因此并没有太大转变。

就安邦来说,在数年前因快捷通常改换路线,花园区早已没有巴士行驶,只有大路才能乘搭到巴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