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会再做一次/拿督李耀明

看见他名片的那一刻,我可以感觉他已准备回答我的问题。

为什么写“陆军少将拿督莫哈末尤努斯(退伍)”而非“陆军少将(退伍)拿督”?似乎他的写法是正确的,意思是退了伍,但任务仍在。

他的命运

尤努斯生于1951年,在森美兰Bongekin小学读到四年级,考试转校林茂县英文学校。他是25人中成功的2人之一。

英殖民期间,学校分成英文、马来文、华文或淡米尔文源流。英校生在社会上才算是“有受教育”,其余则是马来校、华校和淡米尔校生。实际上,前者为政府培养书记和老师(在较“优越”的英校),后者则培养杂务、司机、医院助理等。

直到约1970年,《海峡时报》 还有刊登中五成绩。对,全国知道你的表现。

自然,他申请警察和武装部队。不幸的是,警察必须英文优等。他只是及格(7级)。1970年,他进入波德申Siginting军营的军官预备学员培训中心(OCTU)。

他还记得培训员入伍时披头四发型、嬉皮士紧身裤;退伍时平头、绿衣、蓝短裤的趣事。尤努斯说,个人主义必须留在部队外,身心上灌输为军人。

受委军官莫哈默尤努斯

那时淘汰率20%。25%进正规军(他是正规15),其余短期服役约10年。OCTU的10个月培训,每月获242令吉(45年前是大数目)。

他进入皇家军事学院(RMC)男学员部门读2年。其他人则送往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和澳洲波特西军官学员学校。

1973年,22岁的他受委少尉,派驻关丹侦查军团。

1976年,他受委上尉,3年后当少校,在古晋领导一个军连。 武装部队理事会规定,晋升这两个阶级必须通过考试。尤努斯两次均一考即中,仅28岁就升少校。

他为国服务,包括在PULADA陆军培训战斗中心当指导员、策略研究与国际关系主任(HOSSIR,继承阿都拉萨峇贞德)和我国驻韩国使节随团军方代表。

当上校时,最记得在首尔的5年冒险。妻子拿汀朱迈娜汉和10、8、6岁的三个孩子随行。

尤努斯欣赏韩国人的勤劳和自律,并指出虽然韩国人以科技和汽车产品闻名世界,农业也引人注目。

回国后,他晋升准将,领导双溪大年的第六军旅。2004年任少将,兼退伍军人事务团体(PERHEBAT)董事长, 该结构协助退伍军人培训技能过新生活。2007年退伍。

尤努斯也从国大获得保安与策略研究硕士。

美好生活

武装部队成员想学多少,就能获得培训。他们活在平行世界里。

为什么如此明显缺乏非马来人国际军官?

尤努斯说过数次,他从未想过军官的种族。他记得他的上司安德鲁·王(音译,下同)少校和戈菲里·郑少校。也可连续说出塞瓦拉惹、梁小明和赖中华少将,以及威廉·斯提文逊中将。他认为目前有至少10名非马来人准将在役。

他无法指责,但猜测大多是私人界的优渥薪水,让较少人选择军旅生涯,也因此较少擢升高职位。他在韩国时,拿督尤加林甘是大使,陈大兴是第一秘书。他们的妻子各为拿汀马丽·林和宾德·考尔。因此,宴会时几乎无可避免要解释大马种族构成。

附笔尤努斯注意到,培训非常重要的团体精神在80年代初消失。结果,也失去士气。

似乎平民生活的发展渗透到了武装部队的世界。

问及在武装部队的37年,尤努斯说,如果时光重来,他肯定会再做一次。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