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遗老街又传罪案
“木桶老人”遭抢劫毒打

陈卓添以简单胶布贴着伤口,却无法止血。

(马六甲8日讯)世遗老街区又传罪案,这回是88岁的木桶制作老人陈卓添在光天化日下遭抢劫及殴打,劫匪行径令人发指。有“木桶老人”称号的陈卓添是在豆腐街从事手工制作木桶手艺,今早在工作地点被一名印裔吸毒者打抢,对方穷凶极恶,不只抢走钱财,更推倒及打伤他,导致他伤痕累累。

15岁开始学艺的陈卓添(88岁,来自于绒巴西)是甲州仅存的木桶匠,其手艺更被列入甲州文化遗产之一。

他是于今早10时许抵达豆腐街后巷的木桶店,准备换上工作服时,突然被人抢走欲更换的工作短裤,对方拔腿就跑。

他顿时追去对方往后巷前往板底街的方向,被对方推倒在地,对方还拿着两三尺长的木棍,打他双脚直到流血,才从板底街方向离去。

陈卓添的伤口。

抢走现金及手表

他说,对方从估里街的方向而来,抢走三四十令吉的现金及手表,留下其工作的裤子在现场。

由于对方推到他及用棍打伤其双脚,陈卓添躺在地上约半小时后才慢慢起身,回到店内整理工具。

适逢马六甲华堂青秘书林姃潓到访其店,陈卓添才透露本身的遭遇,前者协助联络豆腐街商家林善初及拿督丁伟强,并亲自为陈卓添清理及包扎伤口。

林姃潓表示,到访时,陈卓添的脚只是用普通胶布贴着,无法止血,膝盖后方也破皮流血,之后她协助清理伤口及包扎。

根据现场观察,后巷处留有床褥和躺椅,相信是吸毒者逗留的地点。

豆腐街治安尚可,后巷却成为吸毒者聚集的地点。

劫匪吸毒 常出没后巷

陈卓添指出,有关印裔抢匪过去一年经常在该后巷出没,另有几个吸毒者也场聚集在后巷吸毒及吸强力胶,却没有这么凶恶。

他说,该抢匪短发,身材瘦小,身高约五六尺,经常在后巷吸毒。

陈卓添每天早上八九时从于绒巴西骑脚车前来开店,直到下午一二时才打烊,今早比较迟开店,不料却遭人抢劫。

他说,尽管家人叫他退休不要继续制木桶,不过为了生活有个寄托,而继续营业。

劫匪从后巷逃至板底街方向。

市局要求拆贮藏室空间缩减三分之二

尽管该箍桶工作间已被列入文化遗产,并也获得甲旅游局设立指示牌吸引游客参访,惟处在小巷的工作坊空间不大,贮藏室也被拆除后重建为原本的三分之一,可收藏的东西有限。

陈卓添指出,州政府去年展开美化工程,更换屋瓦,但是每逢下雨依然漏水。

他今年5月份也接到市政局的通知,要求拆除其设立于后巷的工作间的贮藏室,他拆除后,改建为小贮藏室,比原本的空间减少三分之二,今年10月中也接到当局来函,指他置放木材在后巷形成阻碍。

陈卓添收到两封市政局的通知,其中一封要求拆除工作间贮藏室(左),另一封则要求清理后巷的木材。

木桶常失窃

当地治安不靖,该店在过去两年,平均每年有价值约200令吉的木桶失窃,让他无可奈何。

他希望警方多加强巡逻,防范罪案发生。

木桶老人的工作间位于后巷,贮藏室被拆除后重建,面积为原本的三分之一,空间有限。

盼警方加强巡逻减少罪案

商家丁伟强指出,当地为旅游区,警方应该加强关注,确保治安受到控制,避免影响甲州形象。

他说,当地过去两年曾发生攫夺案,但是随着警方巡逻后,罪案减少,但是相信是经济不景气,平静后一阵子,治安问题又浮现。

他不齿有关抢匪的行为,除了抢劫木桶老人的钱财,还以木棍殴打老人家,希望警方给予关注。

“我家的报纸经常失窃,派报员丢报纸入内后,有人悄悄地把报纸勾出门外取走,而附近的车辆若没有上锁,也会成为目标。”

他说,由于吸毒者聚集后巷,商家不敢打开后门,希望警方巡逻后,能起减少罪案发生。

居民不敢开后门

豆腐街后巷治安亮红灯,一些居民都不敢打开后门,避免成为匪徒的目标。

就居当地逾50年的商家张桂兰(75岁)指出,豆腐街街道很平静,有关顾客谈天说地至凌晨3时才回家。

她说,虽然有吸毒者经常出没,只是听闻后巷今早发生抢劫案,平时都是周遭的街道有罪案发生,包括板底街、打铁街及鸡场街,相信是因为豆腐街比较少游客经过。

后巷成毒窟

商家林善初指出,后巷成为吸毒者的毒窟,有10余个吸毒者聚集甚至度宿,他多次向警方反映,惟警方却没有采取行动。

他说,毗邻板底街的一间民宿近期被吸毒者潜入并偷走员工的手机,所幸警方逮捕匪徒归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