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假阳具性侵少女
“男人婆”控21罪

(新加坡7日讯)36岁“男人婆”女扮男装与13岁女邻居“谈恋爱”,多次戴假阳具与女生性交,女生直至报案时,都未发现对方原来是女儿身。

这起性侵未成年案件发生在2012年3月至2013年底之间,地点在东北部一带的组屋单位内。

被诊断有性别焦虑症状的被告祖尼卡共面对21项控状,包括20项性侵罪及一项猥亵儿童罪。

控方指被告是在获得未成年少女的同意下,用假阳具或手指性侵对方。

案发时,女生介于13至14岁。为保护未成年女生的身分,法庭谕令媒体不可报道她的名字及其他可能透露她的身分的资料。

身材高大似男人

目前39岁和无业的被告今早在高庭认罪。她身材高大、一头短发,双眼炯炯有神,说话时声音低沉,一副男人模样,难以看出是女儿身。

案情显示,被告与女生是在2011年认识,他们两家人是邻居,住在同一层楼。女生并不知道被告是女性,因为被告以男性名字自称,并声称是来自印尼。

女生放学后,经常到被告家里与她聊天,两人开始互有好感,产生感情。

2012年1月21日,被告与女生乘坐德士前往樟宜海边出席家庭聚会时,被告首次亲吻少女脸颊。

同年2月,被告把女生带到自己的厨房,与她接吻,接着带她进睡房,脱掉女生衣服,亲吻她的胸部。被告为此犯下猥亵儿童罪。

小情人反目报警揭发女儿身

同年3月,被告与女生单独在住家里,被告问女生是否愿意做爱,女生答应。被告于是戴着假阳具性侵女生,但后者并不知道是假阳具。

之后,被告与女生经常性交,被告都是戴着假阳具或用手指性侵女生;被告也会用棉被盖住女生的下体,女生由始至终都没察觉实情。

被告也叫女生替她“自慰”,而女生就隔着被告的短裤,替对方“自慰”。

去年3月21日晚上,被告与女生吵架,女生事后向家人坦承与被告的性关系;女生与家人商量后,决定报警。她事后到医院接受检查时,告诉医生她是与一名“男子”发生性关系,她直至警方调查后,才知道被告原来是女的。

控方吁法官判被告坐牢8年。法官择日下判。

瞒骗“妻妾”“生下”女儿

被告在床上“瞒天过海”,再用假护照与假身分,前后与两名女子结婚,还“生下”一名女儿。

被告在接受心理卫生学院的检查时透露,她在2000年认识“大老婆”,她当时用一个假的男性洋名,并自称是来自印尼。

两人交往四五个月后,第一次发生性关系。

持假护照结婚

被告当时告诉对方,她在印尼看过医生,求助于医生让自己的“阳具”变大,但条件是,性伴侣不能看或碰她的“阳具”,否则就会缩回原型。因此,被告与女友上床时,通常都是关灯。

女友一度出轨,与其他男子上床后怀孕,但她以为是被告的孩子,于是把怀孕的消息告知被告。

被告不但没生气,反而觉得这是天赐良机,让她能“名正言顺”地结婚。

被告在印尼弄到假护照,以假身分与女友注册结婚,“生下”女儿,女儿今年13岁。

被告之后又结识另一名女子,坠入爱河,再娶“小老婆”。

两名老婆都是在本案发生后,才得知自己的“丈夫”的真实性别。

母重男轻女患性别焦虑症

根据心理卫生学院的报告,被告患有性别焦虑症(gender dysporia)。她有成为男人的强烈欲望,自小偏好穿着男装,也想拥有阳具。

被告向心理医生透露,母亲在成长过程中严格,一直想要个儿子,相对于自己的女儿,更关心家族中的同辈男丁。

12岁那年,被告开始来月经、胸部也逐渐发育,让她深感遭自己的身体“背叛”。

底裤塞袜当阳具

17岁时,她更开始在底裤内塞袜子,假装自己有阳具,直到后来服用荷尔蒙药物、停经之后,她才改戴假阳具。

被告也透露,开始工作后,她曾做过销售、货运装卸和机器操作等工作,但都不长久。

每当老板提出要长期雇用她,她都会为了避免身体检查而婉拒,以免女儿身曝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