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尽人间美好/李忆莙

首届全球丰子恺散文奖在桐乡颁奖。桐乡的报章媒体都作了相关的报道。其中《嘉兴日报》还作了个〈文学在桐乡〉的系列报道,其中有一个标题我印象深刻,那就是:“文学给一座城市留下的力量——华语美文献大师。”

丰子恺诞辰117周年

那天是丰子恺先生诞辰117周年的日子。桐乡是先生的故乡,这是第一个以丰子恺命名的文学奖。由桐乡市政府和西安《美文》杂志社联合主办,每两年举办一届。

桐乡是儒雅江南,西安是底蕴深厚的古都。丰子恺的人品气节高山仰止,两地为此而交集,既是缅怀也是传承大师的文章精神和做人态度,并唤回现时人们对文学失去的尊重。

若说文学能够给一座城市留下力量,我认为应该是那个时期的一批文人精神的遗留。他们正直、真诚、胸怀坦荡;以笔墨构筑一个有情有义的温情世界而名重艺林,万古流芳。这是我此次桐乡之行的最深刻体会。

小孩提供创作素材

那天,丰子恺的女儿丰一吟携同家属也来了,她是先生作品中的模特儿。见到她,我心里不免一阵涌动,别有一番滋味。想到先生的作品,不论是文章、漫画,儿童是主要的题材。先生最爱孩子了,他童心不泯。所画的漫画充满童趣,其实画的大多数是自己家的孩子。那些为数上百成千的少儿生活漫画,几乎都是取材于他们。换言之,是家里的小孩提供了源源不绝的创作素材。记得在先生的一篇题名〈从孩子得到启示〉的文章中,以孩子彻底的诚实、率真、纯洁、不虚饰对比大人的虚伪、奸诈、不诚实,从而慨叹:“而我们呢,难得有一日不犯‘言不由衷’的‘恶德’!”

丰一吟告诉我,阿宝系列中的阿宝是她的大姐丰陈宝;瞻瞻是她的二哥丰华瞻;软软,她称软姐的,其实是爸爸姐姐的女儿。当然,丰一吟也是先生的笔下的人物。那篇写于1933年的随笔〈标题音乐〉就是为她而写的。还有一张画像,题有陶渊明的诗句:“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那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教诲。那时丰一吟12岁,坐在桌前很专注地用毛笔写字。

前排左起为丰一吟、李忆莙,后面站的男士是丰子恺的外孙宋雪君,为上海丰子恺研究会理事长。

珍惜人的本性

在〈给我的孩子们〉一文中,先生如此写道:“但是,你们的黄金时代有限。”先生喜欢小孩,是珍惜人的本性。作为先生的读者,我们岂有不认识丰一吟之理?而创意无限的瞻瞻,他用两把葵扇当脚踏车;脱下自己软软的鞋给凳子穿上,得意地大嚷:“阿宝两只脚,凳子四只脚!”这些漫画从此走入千家万户,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也因此,读者都认识了丰家的小孩。

先生有7个儿女,如今就只有丰一吟在世,86岁的丰一吟是一位非常亲切健谈的老太太。她言谈风趣,满脸笑容。徜若额头眼角的皱纹意味着是一页有故事书,却也是云淡风轻,一切都过去了。我与她坐在一起闲聊,她把手穿在我的臂弯里,很亲昵。

她不仅是作家、画家,也是翻译家,俄文造诣深厚。如今不时仍有写作、编书。去年才出版了35万字的《爸爸丰子恺》,以此书纪念父亲诞辰115周年。并对父亲的作品与人生作了概刮:经历世间磨难,写尽人间美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