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MDB到26亿
慕尤丁全力炮轰纳吉

巫统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

巫统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

(吉隆坡7日讯)被禁止参与巫统全国代表大会总结的该党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周一晚在大会前夕的演说会上,开足火力,目标鲜明地抨击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课题、26亿令吉课题和巫统领导层的领导能力!

他说,1MDB的营运出现问题,导致政府和国家领导牵涉其中,该公司亏损也导致政府被逼代为承担庞大的债务,更导致人民对国阵的信心大幅度减低。

“乡区居民本来不了解1MDB课题,听到许多消息后都变得很了解,并对国阵产生了不满情绪。”

他说,1MDB会出现问题,全因公司领导层的过失所导致,因此,这些领导层应负起责任。

他也质疑1MDB早前脱售外国资产的资金,为何这些原可减少其债务问题的资金要存放在国外,而不是用于填补该公司的债务。“调查单位须尽快完成调查,以厘清来龙去脉和了解该公司的资金到底花在何处!”

他也促请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接受调查期间应请假休息,避免外人以为后者在干扰整个调查。

慕尤丁周一晚在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和党副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陪同下出席“和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同在”演说,这是由雪州巫统甘榜双溪拉骚支部、Marhaen青年之声、马来之意崛起联盟和大马青年团支部联盟所举办。

26亿献金影响国阵

慕尤丁感叹,除了1MDB课题,首相的26亿令吉政治献金也导致国阵政府的影响力大幅度下跌。

他指出,首相声称这笔资金是用于协助党应对全国大选的经费用途,但这笔资金的来源却导致巫统陷入备受指责的窘境。他坦言,巫统是需要资金,需要的是来自正当管道的资金。

他指出,1MDB和26亿令吉政治獻金课题被THE EDGE大肆报道,政府也对该报馆采取了行动。该报期间挑战政府起诉该公司,并以法律管道来厘清事实。他说,政府最终都没有对该公司采取法律行动,这点让他感到非常不解,因为若政府认为报道是错误的,那就该采取法律行动对付它。

抹杀发言权

针对本身遭巫统最高理事会禁止在党大会发言,慕尤丁感到无力感,并形容此举抹杀了他的发言权。

他指出,党章并没阻止党员在代表大会上发言的条例,因此,党员有权在大会上发言。

他透露,在禁止的消息发出后,许多支持者和网民纷在社媒上为他打抱不平。他的面子书留言中,最多留言的内容是“要求首相辞职”,但这些都是民众的意愿,并非他的意愿。

他说,身为党署理主席,是不会要求党主席辞职的,他将会从旁协助党主席,以盼望能带领党继续迈进,而不是让党的形象继续下跌。

对党效忠不变

慕尤丁说,他在巫统已45年,任老二6 年,年年受邀为妇女组、和女青团开幕,但这次不知为何最高理事会议决,要他不受邀去为臂膀的大会致词。

“之后收到许多要求,要我在大会开始前发表一点‘使命’言论,或许这就是今晚大会会举行的原因。”

他表示,虽然欲扮演署理的角色和作用“被阻”,或许也因不再是副首相,但他依然对党效忠不变。

他说,许多支持者要他继续在真理路上抗争,要他继续讲真话,千万别退缩。

国安法对付平民?

他说,面对百货腾涨压力,虽然政府有派一马援助金(BRIM),但无法全面帮补,这些在在使人民面对生活压力。

他形容,我国似乎生活在“恐惧”的氛围内,如动用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扣捕平民百姓而非恐怖分子,国安法案赋予首相颁布某区为“保安区”的权力,也已获下议院通过。

“我对援引该法案保卫国家没有意见,担心的是法令会否被滥用而倾向滥权。”

人民要求1MDB具透明度

1MDB课题上,慕尤丁强调,人们要的是其调查结果具透明度,及公司管治频和解决负债上,不受干预。

他说,在公司管治上,一定要解释究竟1MDB如何在一个异常的管理下,作出如此大笔的投资,更何况是贷款资金促使公司亏损,加上公司没有良好的现金流量,才会导致堆积数十亿令吉的贷款。

“做出如此高风险考量的他们理应为此负责,若有诈骗或严重犯罪的成分,那涉及者一定要承担后果,因为调查行动已开始,一定要马上解决。”

他说,国家银行、皇家警察、大马反贪会及总检察署一定要在不受干预或插手的情况下进行公正的调查。他说,这一路来发生的事,严重有损首相领导的良好声誉,及影响人民对政府的信心和信任。

他说,1MDB效应影响我国的投资环境和情绪,而经济学家也坦承令吉走贬因素之一是因1MDB的效应所致。

“迄今,我们仍不晓得26亿献金捐赠者的真正身分,而且有人指户头已关闭但仍有一些余款存在海外。
若属实,这些钱既然是给巫统的,我要求党主席把钱归还予巫统,并根据巫统党章来处置。”

提1MDB无恶意

他说,他无恶意提起1MDB,但这是人民要提的问题,而有人告诉他勿触及首相和党主席地位的课题,否则他将会被对付、失去党职及被踢出党。

“那就保持沉默好了,那问题会自己解决的,若我说了,等下就会为党增添更多问题。”

纵使他告诉党主席、巫统最高理事会、内阁,甚至用所有党管道来传递他的劝告和叮嘱,但问题依旧未解决。

“我想,如果我慕尤丁或敦马所言也不能解决问题,或许党各阶层的300万名党员发出一致的声音,要党领导人作出对的决定,可能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可以很好地解决,巫统会继续巩固。”

他要求党员勿继续保持沉默,使党背负各种课题的讥讽。他希望党员善用巫统大会辩论重要课题的好机会,勿逃避讨论党问题,例如据传被禁辩论的1MDB和26亿献金课题。

他感叹,他的命运与前副首相敦慕沙希淡不同,后者在马哈迪年代也曾持异议,但敦马未曾禁止慕沙希淡在巫统大会发言,而他本身目前虽仍是合法的署理主席,却被禁止履行职责.

巫统须“高德行”能者领导

他说,巫统须变以得民心,须关心人民,去除金钱政治,由高德行的能者领导。它应放眼为未来政党而不是过去式,而且须有利民、不分种族和宗教的国家议程。

“巫统不变,人民会使它变,我宁见它经历这痛楚的大手术,而不是在未来的未知数中,昏迷慢死。但变革过程仍未见,如果我们认真,就须尽快改变巫统。”

“恕我直言,我们须把成为巫统毒瘤的人推倒!这是为救巫统、马来民族及国家,除掉毒瘤。我已兑现我的任务,可能我面对开除党籍,但一切为了爱党。”

“代表大会上,我或因被认为是大罪人而成抨击目标,但我相信我没错。如果明哲保身,我沉默就安全了,或许我还是副首相。不过,这么做对党国不公,如果我只想到自己的官俸爵位,可能我早已接受首相的优渥献议,而保持静默。”

慕尤丁也向敦马致敬说,“他从不气馁也不放弃,敢为党、民族及国家说真话。敦马,你并不孤单!”

他也赞扬巫统草根领袖、支区部母体及青年团开始敢于发声。“继续发声吧,不要因施压而退缩,领袖应活在精神斗争上,而不是向恐惧低头。真理最终必胜”

“我们没有选择,我们不能左右摇摆,更不能退缩,只有一个方法,我们才能看到党国进步。国家未来属年轻一代,以一种具协同和团结的力量去决定国家的未来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