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宴难再/黄浩宁

全球气候高峰会议在巴黎召开,在法国总统奥朗德忙于招呼各国领袖的同时,外头却有逾200民众示威,一方面要求世界首脑正视全球暖化问题,一方面则抗议法国政府打压示威活动,甚至还与警方起了严重的冲突。奥朗德为法国民众丢人现眼的举动表示愤怒,扬言要对付示威者。

近来法国很不平静,主要原因当然和之前发生的恐袭事件有关。浪漫花都异化为暴力血城,令人扼腕。惶恐度日的法国人民,选择用书本来慰藉心灵,以求在最大程度上摆脱苦闷情绪。

已故美国作家海明威在上世纪20年代撰写的作品《流动的盛宴》成了他们的精神支柱,里头有一段他们熟悉且引以为荣的话语: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浪漫只是虚渺幻境

海明威带着他的第一任妻子哈德莉于1921年年底来到巴黎,他们当时过着清苦朴素的生活,海明威说那是一段“很穷却很幸福”的日子;今时今日的法国人民经历了由恐袭带来的大悲大痛以后,也许会更加向往这种恬淡的生活。

钱不多,但无需担心遭人抢劫;娱乐场所不多,但有很多时间与爱人共聚;在街上散步显得单调,但绝对不会遇上突如其来的恐袭。应该承认,真正的浪漫建基于人们踏实安全的感受,没有了踏实和安全,所谓的浪漫只能是虚渺的幻境而已。

全球暖化问题折磨着法国乃至全世界人民,不久前奥朗德明确表示,不管是恐怖主义还是全球暖化,归根结底是人的问题。无独有偶,《流动的盛宴》中也存在这样的话语:“对你的愉快心情构成障碍的总是人……”

双方表达的意思虽不完全一致,但是,他们都注意到人的某些表现会带来的负面结果。我恳切希望这次的气候峰会,各国领导都能拿出诚意,和衷共济,在减排绿化等重大议题上达致应有的共识,为化解气候危机作出贡献。

安全稳定逐渐消失

“然而,在那些日子里,春天最后总是来临,可是,使人心惊的是它差一点来不了。”海明威的这番话,可以用来反映20世纪20年代的巴黎,不过,能否用它来说明现在的巴黎,就不得而知了。

恐袭阴影笼罩世界的各个角落,极端气候波及地球的任何一端。春天、浪漫、安全、稳定似乎成为快要消逝的名词形容词。胜地不常,盛宴难再。那曾经流动的美好,不知还能保存多久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