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供应/李永安

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亚洲股市一片哀怨。

当时的主流观点认为事件源自索罗斯(George Soros)的罪恶行为,直到我读到一篇保罗克鲁曼(Paul R. Krugman)的《亚洲奇迹之谜》文章,才对这件事情有了新的见解。

保罗克鲁曼是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2008年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1995年,他对当时亚洲非理性的繁荣提出警告,认为亚洲在90年代的经济繁荣是因为政府疯狂的刺激政策所致,经济增长缺乏生产要素(Factor of Production)的提高。

好比一家企业这些年的盈利都是粗放型或蛮干而来,在这过程中企业的生产技术并没有大幅度地提高,所以企业的盈利是脆弱,它将经不起风浪。

很多时候,人们在考虑生意的逻辑是这样,如果办公区里上班的人很多,但附近没有太多餐厅供人们用餐,就会认为在这里开家餐厅是可行的生意,也就是发现有需求再生产供给,这不错,但远不止这样。

很多非凡的生意和产品是有了供给后,人们才发现自己对产品的需求,经济学称之为有效供应(Effective Supply)。

苹果的智能手机出现后,人们才发现有必要在手机还没坏前就该把它扔掉,这就是有效供应。

我家附近有家大排档,就是普通的大炒,生意非常火爆。

大排档的招牌菜是清蒸非洲鱼,非常普通的菜品但做的很好,远近闻名。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客人在那里几乎每人都会各点一条蒸鱼,这在华人围桌用餐的习惯里并不常见, 产品可以制造出以往没有的需求,这种现象叫“有效供应”。

极致产品受落

亚洲航空(Airasia)廉价航空服务的成功也是一个有效供应的例子,在它的出现之前,很多人可能从未想过可以如此频繁地出国旅游。

更不要忘记亚洲航空快速发展的几年,我们还活在“911事件”的阴影下,经济形势也不怎么理想。

苹果(Apple)的智能手机出现后,人们才开始发现有必要在手机还没坏之前就该把它扔掉,这也是有效供应。

客户并不一定永远是对的,有效供应就是客户还没有需求之前,创造出产品从而刺激客户前所未有的需求,这是由供应拉出需求。

这些非凡的产品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它们挖掘出客户考虑购买产品的关键要素,并将这种要素发挥到极致。

客户购买产品时,他们真正在意的是什么,这个东西就是关键要素。

客户对出国旅游的关键要素是高昂的费用,超乎想象低廉的价格将让客户疯狂地消费,这就是亚洲航空的成功。

当智能手机的智能程度超出消费者的想象时,他们开始讨厌有按键的手机。

了解消费者和产品之间真正的关键要素,勇于打破局限,提供出乎客户意料之外的产品或服务,极致的产品将让消费者为之疯狂。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