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慕斯达法公园列海洋保护区
居民传统智慧获传承

现代科技遇上人类古老智慧,不仅没有冲突,反而互助互辅,有助拟议中的敦慕斯达法公园被设立为海洋保护区。

海风和海流微妙的变化一直影响着居住在沙巴州古达Maliangin群岛上的居民,当中包括49岁的渔民沙基伦(Sakirun bin Abdul Rashid)。许多像他经验丰富的渔夫能够通过观察浪潮的变化,就能猜测到水里的鱼儿种类以及撒网的最佳时机。询及如何预测坐船出海的吉凶,沙基伦的回答:“我们捕鱼的人自然会知道,我们懂得几时是收网或安全回航的好时机。”

目前在研究及评估沿海居民传统智慧以及其保存价值的科学家数量一直在增加。很多时候,渔民单凭传统智慧就能轻易知道撒网的最佳地点和即将捕获的鱼类品种,这种智慧的奇妙也就成了科学家进行研究的重点。

此外,科学家相信通过科学数据和传统智慧的结合可以使海洋保育工作带来更多的好处。 

生态宝库之一

沿海居民对生态的传统智慧指的是某族群通过口传方式流传与自然环境有关的知识、经验和信仰。这方面的知识将随着时间、社会和当地生态系统的变化而更改。这种知识一般已累积数代的长期观察和经验。 

类似的智慧也在世界各地被记载着。像是在澳洲,当地土著曾通过观察而得知澳洲肺鱼的迁移。另外,斐济渔民凭着观察而发现隆头鹦鹉鱼已绝种以及海龟捕猎者发现绿海龟每年将回到同一地点产卵的现象,都显示着当地人的智慧。 

通过掌握这些丰富的知识将迅速提升科技及传统智慧的结合。这独一无二的智慧也列入由联合国的粮食及农业组织在1995年所制定的渔业行为守则。 

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WWF-Malaysia)的海洋计划主管罗贝卡朱敏(Robecca Jumin)透露,“作为当地和传统生态智慧的一个宝库,沿海居民对环境的深入了解可协助人类利用科技了解海洋生态系统”。 

这包括提供一些知识,例如:鱼类品种和数量、植物种植、捕捉限制(禁捕期和渔获大小限制)、鱼类特性和气候预测。她补充,在缺乏海洋生态学科学数据的情形下,当地人和科学家有必要为了永续性资源管理而交换资讯。 

▲经验丰富的渔夫能通过观察浪潮的变化预测撒网的最佳时机和地点。

蕴藏丰富海洋生命

基本上,沙巴州沿海地区居民正提倡永续性地运用天然资源,而正拟议中的敦慕斯达法公园就证明了这一点。敦慕斯达法公园是由超过50个岛屿和小岛所组成,它的面积将近100万公顷,一旦在宪报公布后,敦慕斯达法公园将成为马来西亚最大和东南亚第二大的海洋保护区。它也将是沙巴州的第一个多用途公园。 

敦慕斯达法公园蕴藏丰富的海洋生物,它是儒艮(学名Dugong dugon)、濒危海龟、以及鲸鱼的家园。它含有各种的栖息地,像是红树林、海草床和珊瑚礁。 

当地居民在保护这些栖息地方面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是因为敦慕斯达法公园不但拥有丰富而多样的资源,它也有着多元的当地和土著文化,并由巴瑶族,Ubian,Suluk,海上巴瑶族,Cagayan,杜顺邦宜人和苏艾人(Sungai)组成的多元族群社区。其中农民也在敦慕斯达法公园的社会结构上占有重要位置,他们包括龙古斯人,基马拉岗人(Kimaragang),Tambanua,Sonsogon,毛律人和卡达山杜顺人。

传统和现代智慧结合

 

作为一个海洋保护区,敦慕斯达法公园的建立主要可归功于传统和现代天然资源管理智慧的结合。 

“敦慕斯达法公园将通过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合作来形成管理机构。利益相关者们积极参与宪报公布的程序及该公园合法于宪报公布后的保育工作,以确保敦慕斯达法公园的有效管理。” 

罗贝卡指出,为了保护海洋和海岸生态系统以及管理它所包含的丰富资源,作出决策及分享数据是必要的。当中大马世界自然基金会内的组织已通过研究科学领域来发掘当地的传统生态智慧。 

“过去的6年,大马世界自然基金会已协助在敦慕斯达法公园内建立了当地社区群组,包括Maliangin岛社区协会(MICA),Banggi青年俱乐部(BYC),古达海龟保护协会(KTCS)及古达渔船船主协会。这些利益相关者参与了该拟议中公园分区规划的设计过程,并提供他们在过程建立时的重要讯息。社区成员也参与了临时指导社群,因为增加他们对该程序的了解是很重要的。” 

慕斯达法和阿旺(右)两兄弟。

渔业是经济支柱 

敦慕斯达法公园是8万名沿海地区居民谋生的地方,因为渔业是该地区的经济支柱。在2008年,敦慕斯达法公园的渔获逾3万8000公吨,批发价值超过1亿8900万令吉。

2011年的一项研究估计敦慕斯达法公园现有的渔业价值高达5亿6100万令吉。因此,拟议中的敦慕斯达法公园或多或少也会影响着世界其他地区的环境问题。 

先进的科技使到该地区的栖息地退化和面对过度捕捞的威胁。这种情况若不加以制止,将会破坏海洋生物和耗尽该区的渔业资源。 

来自马鲁都(Kota Marudu)之Taritipan村,现年分别是34岁和42岁的渔民兄弟阿旺沙列亨(Awang Sallehen bin Awang Harun)和慕斯达法(Mustapah bin Awang Harun)目睹着环境的恶化。他们都是该村渔民青年组织(KUBENA)的成员。

教导渔民保护环境 

这个组织的宗旨是改善当地年轻渔民的生活,并教导他们保护环境。该组织拥有50名年龄介于15至50岁的会员。慕斯达法强调,维持该村的环境主要是为了捍卫渔民的长远利益。 

“村民比任何人都了解我们的环境,当我们的渔获减少或河流被污染时,我们是能直接感受到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Taritipan村位于马鲁都县的马鲁都湾,人口约2200人,环境四周被河口和红树林环绕。阿旺沙列亨深明保护全村天然资源的重要性,因此发起多项以社区为主导的倡议,例如红树林再植和置放人造渔礁来协助恢复鱼群数量。 

一年后,他们也亲眼目睹河里的鱼儿数量增加了。“我们依据‘Tagal’系统来规定捕鱼的区域和时间,并落实捕捉和释放活动。此外,我们也有孵化石斑,红鲷和亚洲鲈等鱼类。

因此,钓鱼爱好者纷纷慕名而来,甚至也吸引了本地大学的研究人员,因为他们认为本村的红树林具备作为各种鱼类繁殖地的潜能。” 

然而,渔民青年组织也面对那些外来赚快钱者而引发的问题。慕斯达法感叹说,“这些寻找经济利益者是不顾环境保育的课题。他们长期地进行炸鱼和以氰化物毒死鱼类等破坏性的捕鱼方式。敦慕斯达法公园在宪报公布后将可促进生态旅游和其他方面,并将进一步保护我们的生计和环境。” 

露兜树叶子可以为当地妇女提供额外经济收入。

大自然启发

敦慕斯达法公园Maliangin和Banggi群岛的居民喜欢以露兜树叶子(pandanus)编织垫子。因此,这些群岛的妇女世世代代以来擅长编制,而她们对露兜树叶收割、染色和编织的技巧也受到肯定。

Maliangin和Banggi妇女组织制作手工艺品的灵感一般都来自美丽的大自然。Banggi青年俱乐部的秘书莎马林沙基轮(Sarmalin Sakirun)透露,该项计划要求他们学习老一辈妇女的技巧并教导较年轻的群体掌握编织技巧。“慢慢地,更多村民开始意识到这类项目可帮助妇女赚取额外收入应付家庭开销的需求。”

手工艺品替代捕鱼

 

此外,这名26岁的青年说,生产手工艺品可减少当地人依赖捕鱼来作为主要的收入来源。“我的家人大多数都依赖捕鱼为生。我的父亲是渔夫,多年来,他和我的叔叔都对渔获的减少和珊瑚受到破坏而感到忧虑。因此,让本地社区独有的编制露兜树叶技巧能够传承下去是很重要的,同时可改善叶子染色的方法和销售产品的营销策略,将可减少对大海谋生的依赖。” 

莎马林也提到让岛上青年有机会提升本身能力的重要性,这是因为大部分的青年都希望迁移到城市寻找更好的工作。“我发现本地青年具备保护环境的领导素质。所以,我们需要他们留下来领导我们的社区和协助守护我们的文化和生态遗产。” 

她也分享了当地居民长久以来感到骄傲的地方:“我们拥有美丽的岛屿和令人叹为观止的珊瑚,美味的食物和最棒的夕阳景色。”

▲青年俱乐部成员进行海上巡查活动。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