均衡发展发掘各州优势
优质城市化晋高收入国

自工业革命以来,经济社会发展史证明,一个国家的城市化,是走向现代化的必经之路。

城市化与人均收入有着相等关系,是国内整体民生的质量、基建设施完善、工艺科技资讯往高价值链发展,以及经济均衡课题的关键指标,显示一国人民的文化与素质程度。

我国若有志成为高收入国,有效地进行城市化是重要策略之一,让国家的经济发展均衡、更具包容性,以及有素质地永续发展。

城市化关系着大马的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

75%人口住城市

我国曾连续超过25年写下年均7%的经济优异增长表现,目前正经历着从工业化走向服务业的第三经济文明阶段。

在城市化方面,目前我国有接近75%的人口居住在城市,相比1980年代,仅约42%至50%人口住在城市。

对比东南亚和亚洲其他发展中国家,我们至今是区域间发展中国家最城市化的地区之一(截至2014年,印尼的城市化率达53%,泰国达49%,中国是54%,印度32%。参考图表1)。

从各州的城市化率来看,以雪兰莪(89%)、吉隆坡(100%)、槟城(80%)、马六甲(73%)和柔佛州(68%)的城市化率最高,这些州属都属于半岛西海岸区。

另外几个城市化较低的州属是吉兰丹、登嘉楼、彭亨,以及西马的沙巴和砂拉越(参考图表2)。

工业和制造业集中
有利人民资源共享

城市化率是用以衡量一个国家城市化程度的指标,通常是以一个地区,或国家的城市人口和镇人口占全部人口的百分比来表示,反映人口向城市聚集的过程和程度。

在人口学上来说,城市化说的是将乡区人口转变成城市人口的过程,即是乡区人口不断向城市迁移和聚集。

在地理上来看,城镇化的意思是将乡区或郊外地方转变成城镇的过程。

从经济角度的话,则是将乡区的传统经济形态,转变成城市化和现代化的生产方式。

人民能共享资源

在发展城市的策略上,各国因地理、文化、人口等因素不一而有所不同。

城市化的好处,可以让工业和制造业集中在某个区域,运输方便,人民能共享资源,政府建立基建设施等成本相对廉宜,民生素质例如医疗和教育随着发展,住在城市的人因此能够享有乡区居民所没有的各种便利。

自1980年至2014年,大马的城市化增长,与人均生产总值增长有着相等的关系(参考图表3),证明一个国家越城市化,人均生产总值也一样越高。

过度集中发展城市
延缓内需扩大速度

不过,直至2005年后,我国人均生产总值的增长超过了城市化的增进速度。

城市化的策略工作,应该因地制宜,像在马来西亚,各州的地理、文化教育水平、资讯和物资传达速度都没有太大隔阂与差距。

因此,我国的城镇化策略,不是要把人民从乡区往城市赶,无需过度聚集在首都或大城市,而是要均衡发展各个州属,发掘每一个州属的优势,加强城市化率较低的地区的生产与发展能力,在各州制造出更多内需。

城市化代表繁荣和商机,但是过度集中发展一个城市,将衍生各种问题,例如高环境污染、城市屋价高涨、罪案等等。

这不但影响城市人生活素质,也形成一些住在城市,但是条件较弱的一群人落入入不敷出的局面,或买不起房子而居无其屋,间接也延缓内需扩大的速度。

相当于生产总值1至1.8%
交通堵塞经济损失200亿

大马城市化带来的一项问题,就是交通与堵塞。

根据世界银行在今年6月发布一项对大马经济的观察报告,我国因交通阻塞而延迟造成每年200亿令吉的经济损失。

若交通问题得以解决,所避免的损失,相等于为国家增加1%至1.8%的国内生产总值,这包括节省能源消耗、二氧化碳等成本,尤其在吉隆坡,交通阻塞的成本相等于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1至2.2%。

若交通问题得以解决,所避免的损失,相等于为国家增加1%至1.8%的国内生产总值。

均衡发展避免文明问题

因此,均衡发展各州,是一项有效提升现代化发展空间,并避免制造文明问题的方式。

至今,我国的沙巴和砂拉越州相较其他州属,仍落在后头。

2014年,沙巴州的贫穷率高达4%,比全国0.6%贫穷率高出3.4%。尤其沙巴的乡区,贫穷率更是高达7.4%。

在基建设施方面,2012年,沙巴和砂拉越的道路覆盖范围分别是87%和86%,比半岛的98.6%为低。

沙巴仅79%的地区有干净水供,88.7%的范围有24小时电供,在砂拉越,82.7%的地区有24小时电供。在半岛,接近100%地方有电力供应。

开发高附加值商机
寻找永续发展机会

在城市化和发展乡区的的政策上,政府转型计划(GTP)、21世纪乡区计划、2006 年规划的“国家都市化政策(NUP)”,以及马华的新型城镇化计划,目标都是要发展特定乡区,把各项提升工作纳入重点规划里,例如提升农业、旅游业、种植和家庭工业的附加值,发展新型的综合型工业与农业。

其中政府转型计划,目标就是在2015年为沙巴和砂拉越的水供、道路与电供覆盖范围提升至95%。

除了政府的提升工程,国人和企业家,在这个能源与原产品的革新时代,需致力提升科技与工艺的运用,开发新式与具高附加值的商机,方能与城市化进程相呼应,找到永续发展的机会。

若要在城市化获得良好增长,需在各个州属开发高附加值经济活动。

各走廊吸引回乡发展

此外,随着时代进步,若要在城市化获得良好增长,我国需在各个州属开发高附加值经济活动。

政府在第九大马计划中,宣布设立5个经济特区走廊,即东海岸经济特区(ECER)、依斯干达经济特区(Iskandar Malaysia)、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SCOR)、沙巴发展走廊 (SDC),以及北部走廊经济特区(NCER)。

各个特区和走廊,将依据各区域的产业与条件,制定不同的发展策略与产业群聚政策,吸引外来投资,吸引更多原本聚集在城市的人回到乡区发展,共享与提升乡区工艺科技。

这包括发展原有的资源,开发新的行业,带来商业发展和就业机会,提升乡区的繁荣与现代化。 

新加坡以组屋为主要居所,解决了新加坡人的居住问题。

80年代全面城市化
新加坡成最佳榜样

邻国新加坡,早于1980年代获得百分百城市化。

新加坡的城市化过程中所面对和处理的方案,是当今中国在城市化过程中所学习的主要对象之一。

城市化带来的所有问题,如水资源短缺、交通拥堵、住屋类型参差、城市垃圾等等,新加坡都遇过。

至今,新加坡以组屋为国内主要居所,清楚分类,明确规划住宅、商圈、校区等等,人民得以向有公信力和公道的政府单位购买房产,虽然土地相当昂贵,但至今新加坡人95%拥有住房,解决了新国人的居住问题。

另一个就是缓解城市交通的问题,这是所有城市面临的问题。在新加坡密集区域,有商区也就有住屋、公园、市场、菜市、饮食中心、快铁,让人口就近就业,有效缓解交通。

同时兼顾经济增长与良好城市化进程,方能顺利地使到国家朝高收入国方向迈进。

结论提升公交应付拥挤

公共交通建设与提升,也是我国政府近年致力扩展的部分,以应付巴生河流域日益增多的交通与拥挤问题。

2015年财政预算案中,政府宣布了兴建第二捷运路线和第三轻快铁路线,链接全城大部分地区,让市民利用共同交通便利,朝向国际化公共交通系统发展。

城市化关系着我国的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我们需要的不只是城市化,而是优质的城市化,涵盖文化、文明、绿化和人性化成长。

能同时兼顾经济增长与良好城市化进程,方能顺利地使到国家朝高收入国方向迈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