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币国际化≠维持强势货币

12月1日凌晨,国际货币基金(IMF)执行董事会在华盛顿宣布,经投票决定,人民币满足了可广泛使用的标准,IMF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的货币篮子。

这一决定将从明年10月1日起生效,这也是继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之后,IMF篮子货币的第五个成员。

IMF表示,人民币将在SDR货币篮子中占据10.92%的比重。

经调整后,美元的比重将占41.73%,欧元为30.93%。日元和英镑将分别占8.33%及8.09%。

现有SDR货币篮子将维持到2016年9月30日,含有人民币的新SDR货币篮子将于2016年10月1日起启用。

这是为了让SDR用户能有更多确定性和可预测性,并利用间隔的时间进行技术性调整。

IMF宣布表决结果前,离岸人民币在纽约交易时间涨幅曾一度达到0.21%;隔夜亚洲交易中一度大涨0.46%。

结果宣布后,纽约时间中午12点28分,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涨幅扩大至0.23%,报6.4181,再创盘中新高。

人民币加入SDR之后基本汇率制度不会改变,汇率双向弹性会增加。

针对外界关于人民币加入SDR后的贬值预期,央行副行长易纲称,不必担心人民币加入SDR就会贬值。

IMF对人民币纳入SDR的评估没有涉及人民币估值。人民币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

人民币加入SDR之后基本汇率制度不会改变,汇率双向弹性会增加。

中国有能力保证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为中国打开资本账户

加入SDR是国际社会对人民币国际化成果的阶段性肯定。

安邦(ANBOUND)曾指出,人民币纳入SDR对中国更为特别的意义在于,它将进一步为中国打开资本账户,并由市场决定利率和汇率赢得政治支持,倒逼中国的金融改革,把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改革不可逆转地推到市场化的轨道上去。

那么,在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是否要维持“强势人民币”呢?

从美元、日元国际化的经验来看,汇率的强弱并非决定因素。

美元成功国际化的重要原因是美国先后进行了“马歇尔计划”、石油美元、全球化,使得美元在全球范围内,无论是发达国家、能源国家、新兴市场国家中都得到了广泛的使用。

无力维持高速增长
日元国际化无疾而终

日元的国际化基本是失败的,尽管日元在广场协议之后持续升值,到1995年日元占全球储备货币总额仅为7%。

我们认为,日元国际化的失败,与其“雁行模式”无疾而终有直接的联系。

日本在1990年之后进入“失去的二十年”,无力维持资本和商品输出的高速增长,日元国际化趋势出现倒退。

对外贸易中按日元结算的比重在下降,至今日元也没有取得与日本经济相称的地位。

汇率的强弱会对国际化产生影响,但是其影响程度还不足覆盖汇率本身的变化。

以美元为例,2002至2008年为美元贬值周期,美元贬值幅度达40%,同时期美元占全球外汇储备中的比重同步下降,但是下降幅度仅为10%。

在美元资产大幅缩水的过程中,美元国际化程度仅有小幅缩小。

因此,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在于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和对外开放的深化。

其他国家采用某种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看重的是与该国进行经常贸易和资本贸易的密切程度。

如果两国关系紧密,那么必须持有对方相当数量的货币,从而降低两国间汇率波动和资本流动的风险。

如果为了促进人民币国际化而被动维持强汇率,损害本国经济,实际上不利于人民币国际化的长远发展。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汇率因素对人民币国际化影响有限,决策部门应当根据国内外经济形势灵活制定汇率政策。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

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 [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