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2企业与MIMOS签三方备忘录
催化马中信息科技互动

(吉隆坡6日讯)硕吉系统管理有限公司与中国上海敞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大马国家信息科技研发中心(MIMOS)签署了一份三方备忘录,以促进马中两国信息科技交流及商务往来。

林德瀚:三方将一同规划及落实五个领域的十余项项目。

硕吉系统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经理林德瀚指出,三方将一同规划及落实以下5个领域的十余项项目,其中包括下列5项:

1.成立“大马-中国开放创新平台”,协助两国信息科技企业双向交流,营造良好商务往来环境。

2.促使两国在信息科技领域的联合研发及联合主办区域、全球信息科技大会。

3.落实技术与流程优化知识转移,特别是“中国制造2025”涉及层面,及因应全球工业4.0时代的崛起。

4.加速两国在人力资源上的知识汲取。

5.推进大马信息科技成果在中国大陆的应用。

他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解释,“大马-中国开放创新平台”是为未来催化马中高层次信息科技的互动平台。

高层次信息科技互动

“因为从过往马中的商务往来,局限在贸易、教育和建筑,不曾有过高层次的信息科技互动。这个平台具体项目计算有:CIO/CTO研习班、‘中国制造2025’研习班,联合信息科技研发,联合区域、全球信息科技大会等。”

林德瀚说,他于2009年至2011年曾担任大马国家项目供需链方案的顾问,其中包括首相署于2009年推出的“第二经济刺激配套”系列项目;此外,他自2000年就开始给中国市场提供服务,可说是非常了解马中两国的信息科技市场走势。

向神州推介大马科技成果

林德瀚指出,大马国家信息科技研发中心有许多优秀的发明成果,但这些成果都只用于政府部门间,并没有推出市场。

“例如,警方用以对付网络匿名犯罪的全球追踪系统等。”

他希望通过和中方的合作,可把大马科技成果推向神州大地。

林德瀚加入“中国制造2025”顾问团

林德瀚受聘加入上海敞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中国制造2025专案顾问专家团队”,该顾问团宗旨是依据中国工信部持续发布有关“中国制造2025”的多项细则,结合当下可行的信息科技与技术、涉及、研发、部署相关系统方案。

“该顾问团成员以中国人为主,外籍人士为辅;借鉴外国顾问的经验及视野,强化敞达的团队。”

上海敞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责创建及管理上海市产业融合孵化(闸北)基地,该园区属混合所有制经济形式,结构包括国营、私营等公司。

一同来马见证备忘录签署仪式的还有上海市企业信息化促进中心副主任王睿博士,以及上海市产业融合孵化(闸北)基地副总经理杨蕾等。

“三步走”战略

林德瀚解释,“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版的“工业4.0”规划,由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签批,并于2015年5月8日公布;该规划提出了中国制造强国建设三个十年的“三步走”战略,是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

“该规划旨在应对新技术革命的冲击,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实现高端制造业跨越式发展。”

王睿表示,该顾问团内有各行各业的人士,而上海作为中国制造业的领先地区,可把优秀的科技成果共享给顾问团队。

王睿:通过马中信息科技行业的交流,可促进更多的人文素养冲击。

马中大学生互相学习科技

通过硕吉及上海敞达的“学涯一带计划”合作方案,让马中两国的大学生有机会借此到两国进行信息科技相关行业的实习,互相学习两国的科技成果。

王睿指出,中国学生人数较多,学术基础较为扎实,但英语掌握能力有限,因此,通过上述计划则可到大马信息科技企业实习,针对性较强。

“大马学生也可到中国实习,对接工作由硕吉及上海敞达负责;学生在实习结束后,也可选择继续在该公司留任。”

由于大马正积极借由“国家物联网策略路线图”推动“智能制造”的生态系统转型,林德瀚希望通过上述三方的合作方案,可把合作提升至政府间的层次。

借鉴大马中小企管理

王睿表示,中国大型国有企业信息技术已发展得相当成熟及先进,大马推动智能制造时可以借鉴。

“大马中小型行业受英式管理模式熏陶,相对比较系统化;反观中国,除了龙头企业外,中小企业都是民营企业,更多是传统的家族式管理,在制度化及规范化方面尚有不足,因此可借鉴马来西亚的中小企业。

“通过上述合作,大马可把中小企业的理念往中国市场推荐,而中国大企业优秀的成果也可以带到大马。”

他希望通过两国信息科技行业的交流,可促进更多的人文素养冲击,把两国好的一面及值得借鉴的地方潜移默化地融入彼此当中。

发展信息科技遇“素养”挑战

对于在大马发展信息科技行业的情况及挑战,林德瀚认为,当我们说到“发展信息科技”时,视野不应该设定在地理局限,因为信息科技发展是无疆界的。

“特别是在互联网+的时代。”

互联网+是指将互联网和某特定产业链作出深度和阔度的集成优化。

至于有何种挑战,林德瀚认为,“个人素养”是关键。

“中国自清末年间到改革开放以来,经历连串磨难,让普遍中国人的求知欲都相当高;反观马来西亚人显得相对安逸。”

他认为,大马政治生态中的“抽水文化”也造成指责、归咎、推卸、谩骂的特质人种。

“如何将这些特质人种的思维改变为‘马不扬鞭自奋蹄’、‘自强不息’,以应对发展信息科技行业,是十分挑战的。”

他认为,至于机会方面,我国信息科技企业可借由“大马-中国开放创新平台”的模式下,通过ICONIS联盟,涉足中国市场。

“我是ICONIS联盟发起人之一,是资讯通讯科技(ICT)社区人脉与兴趣分享联盟,而我国正是缺乏把这个行业结合在一起的联盟。目前这个联盟仍在准备阶段,待规模扩大后,即会向社团注册局注册成立。”

盼出现“科技李敖”

询及我国面对网速等硬体设备的问题,在发展信息科技行业方面该如何是好,林德瀚认为,这涉及政府政策层面。而就信息技术方案部署来说,网速等硬体设备是最容易的一环。

“不过,当涉及官联公司的垄断时,这就不容易了。”

他希望我国出现“科技李敖”,以铿锵有力的论述,呛得有关单位开悟。

“只需把资料翻译成英文”

询及中国专才在向我国多元文化环境传授信息科技是否有困难之处,王睿认为,其实,信息科技系统就只有一套,并非如营销策略般,需要非常针对消费者的习性及喜好,因此,只须把科技资料翻译成英文即可。

独家专访:黄颖娴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