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债3千 泼漆又盯梢
阿窿骚扰新屋主

黄亿俊(左起)、林道祥与李女士召开记者会,要求大耳窿别再骚扰。

(新山5日讯)一名地产代理去年买下一间排屋之后,开始接到自称是“大耳窿”的人士打来的电话骚扰,他怀疑是前屋主的女儿借了大耳窿未还,连累他遭殃,迟迟不敢入住。

除了屋子遭人泼漆,他也因发现有身分不明者在门外徘徊而觉得安全备受威胁,因此不敢搬进新房子。

28岁的黄亿俊2014年6月期间通过同事介绍,向李女士买下她位于高雅花园的双层排屋,岂料之后接获自称是“大耳窿”的电话骚扰,对方表示前屋主的女儿欠钱未还。

他表示,今年10月26日晚上9时45分左右,他与太太及父亲前往屋子查看装修进度,忽然听到门外两声巨响,发现身分不明人士用玻璃瓶装了油漆扔进屋子内。

“我立刻联络前屋主李女士,她说女儿去了印尼,对于女儿是否有借大耳窿,她表示不清楚。”

迟迟不敢搬进新屋

他透露,自称“大耳窿”的人士联络他,说是前屋主的女儿欠下3000令吉未还。

他说,上个星期日,又有4名不明人士到他家门口徘徊,邻居听见该4名男子以淡米尔语交谈说:“就是这间了”,对方可疑的举动导致邻居也感到害怕。

他苦笑,大耳窿若是为了3000令吉的债务,又泼漆又找人来查探该住所,似乎有些奇怪,毕竟3000令吉不是一个大数目。

他补充,目前有关屋子因前屋主有遗嘱问题,双方还在办理转名手续。他认为,转名手续事小,家人的安危事大,导致他迟迟不敢与家人搬进这刚买的屋子。

黄亿俊今日在马华巴西古当公共服务投诉局副主任林道祥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前屋主李女士亦出席解惑。

银行转账收据为证前屋主称女儿已还钱

前屋主李女士(60岁,退休人士)戴着口罩与帽子现身记者会,她表示,女儿声称已还钱予大耳窿,亦有银行转账收据为证,她认为,对方看她是弱女子,而有心敲诈。

她说,24岁的女儿在澳洲半工半读2年,今年3月期间回马,之后通过友人向大耳窿借钱,导致她与新屋主被骚扰,女儿现在已被她赶回澳洲。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向大耳窿借钱,她说要帮朋友,她的话我也不太相信!”

她表示,自从发生大耳窿致电骚扰,与屋子被泼漆等事件后,她警告对方已向警方备案,进而惹怒对方恐吓她说“会做一些事情”来向她报复。

“报警之后,该名叫Ken的大耳窿发了一封短讯给我女儿说:你们两母女,好嘢!”

拟卖屋后移民澳洲

她透露,该房子是她已故丈夫留下来的遗产,原本是计划卖掉后移民澳洲,惟至今因遗嘱问题尚未办好转名手续。

她说,现在大耳窿事件未解决,女儿闯出来的祸又连累他人,她自觉对不起新屋主,也承诺自己不会一走了之,会留下来等问题解决。

林道祥表示,一般上大耳窿不会因为区区3000令吉挑战法律,他促请对方如果有心解决问题,就亲自出来面对,或联络他019-778 6843,不要再骚扰无辜的新屋主与李女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