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存在感/郑喜文

公司曾邀请全体职员参与类似“寻找自己”的激励课程,在该课程当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必须“被迫”公开分享自己的梦想,或志愿。

结果有点令人吃惊。

其中,一逾30岁,在柜台接电话的女职员说,她的梦想就是把学贷PTPTN给还清,实际上怎么操作呢,就每个月要存多50至100令吉。

其他有的说是瘦身,有的想买更大的房子,有的要升迁。

比较激动人心的是一逾50岁的资深女职员,目前在晚上和周末时间修读硕士。

如果把学贷还清凑合算是一个梦想,尽管动力不大,惟压力也不会太大,她就这样,也打算这样简单的过她下半辈子,她的烦恼离不开那几百令吉的范畴,是好是坏?只能说人各有志。

能力越大责任也大

能力越大,所承担的责任就会越大,就像债务,当你有能力负担60万的房子时,你的债务大概不会低于40万。

当你终于有能力承担100万令吉的债务时,你会感到开心,还是更趋向于沉重?

没有责任,肉体一身轻,是否就如所想象中的自由轻盈?当你的零责任是出于零能力的时候,你的自由可以在哪里享受呢?

说走就走的背包旅程没有你的份,在海边也只能吹风而不能留宿,烦恼的门槛太低,200令吉足以让你懊恼一阵子,何来的轻盈?

思维没有一定的高度,你无法享受那轻盈的自由所带来的美好,零责任未必是件好事,没有存在感的时候,人也许更容易选择放弃。

梦想责任可以救人

伦敦一名对无线网络(WiFi)过敏的15岁少女,于3年前开始头痛、疲倦、皮肤问题等困扰,其父母认为是电磁过敏所致,并要求学校让女儿在没有WiFi的房间学习,惟遭到拒绝,随后,女儿在一棵树上吊自杀。

女儿在遗书中写到:“我在许多人眼中微不足道,我的生命依然,只是宇宙中的小小光点”、“对什么都缺乏兴趣,因此也失去希望”——这真的是过敏的问题所致的吗?

过敏症的确会令人身心疲惫,然而如果你有自己的梦想,如成为一名漫画家,难道过敏症会阻止你涂鸦?

15岁是一个可以任意妄为、目中无人、不计后果、不求回报的追求梦想的热血年纪,如果在自己所喜欢的领域找到乐趣,还会有“微不足道”的感叹么?

写到这里,不得不提起近来一连串的自杀事件,本地17岁男演员、被冷落的小学教师、北海一45岁男子悬梁自尽,而七旬母亲则卧毙床上——很想知道,他们当初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责任,可以救人一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