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危机/陈俊安

法国巴黎恐怖袭击之后,人们纷纷谴责“回教国”恐怖组织。

但欧洲真正的危机并非恐袭所造成的恐慌,而是人口结构的变化!怎么说呢?人类学者有个坚强的论点,认为全球化所衍生的经济活动、人口迁移、技术转移,以及开放边界而旅游频密,已造成了生活结构的变化,这个结构性的变化,将导致原有的国家特色与文化难以为继。

为什么这样说呢?学者认为,一个国家文化的持续,与它的民族文化息息相关,但要永续此民族文化价值观,需有2.11的生育率。不然这个民族文化将因为人口萎缩,必然走向衰弱。

让我们看一看一个触目惊心的统计数字。

德国的出生率:1.8、英国的出生率:1.6、希腊和法国只有1.3,西班牙更糟,只有1.1。在欧洲31个国家的生育率总平均,只达到1.38。

人口迁移是最有效武器

哪不正走向衰弱?无可持续性发展的危机么?于是像英国、德国、法国,都大量引进外来人口,以填补其劳动力。可是,这些人占90%却是来自中东、非洲的回教国家。他们目前所占的比率是每5名德国人或法国人,就有1名是回教徒人口,在荷兰最糟,几乎一半人口是回教徒移民。

问题是,这些来自欧洲原殖民地的回教徒人口,生育率是8.1!远远超越了欧洲总出生率的1.38。以这样的趋势推算,到了2050年(还有35年),整个欧洲大陆将是回教徒人口占多数的国家!

也许巴黎恐袭,使欧洲人乍然觉醒,人口迁移,原来是最厉害的、也最有效的“武器”!叙利亚的难民潮,正冲击着、也考验着欧洲政治领袖在“道义”上与“国家文化防御”上的两难——宏观来看,这乱糟糟的世界,岂不也是人类所面临的最大困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